返回栏目
首页90后 • 正文

90后詩人剖析90后詩人:要警惕一味地模仿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青妍

原標題:90后詩人剖析90后詩人:要警惕一味地模仿

首屆草堂詩歌獎專為90后設立了“青年詩人獎”。逐步成為青年詩人“主力軍”的90后詩人,有哪些人入圍?他們的詩歌有怎樣的點或弱點?他們又在關注什麼?

近日,成都商報記者專訪了入圍“首屆草堂詩歌獎·年度青年詩人獎”的6位90后詩人。

李柏榮 1997年出生,山西呂梁人,現讀於南通大學文學院秘書學專業大二

馬驥文:1990年出生,現居北京,清華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出版有詩集《唯一與感知者》

王二冬 原名王冬,1990年出生,山東省作協會員,計劃出版首部詩集《東河西營》

記得 本名李夢凡,1998年出生,江蘇人,現居上海

李世成 布依族,1992年生於貴州晴隆,現為《山花》雜志編輯

樹弦 1991年生於貴州石阡,苗族,現居貴陽,寫詩兼寫小說,曾獲第三屆淬劍詩歌獎

入圍詩人談入圍

成都商報:請談談你的入圍作品,

以及入圍的原因?

李柏榮:我入圍作品是組詩《一些愛著的人事漸漸變淡》。能夠入圍,我覺得源於這組作品中的現實主義內涵,它們都是建立在我所經歷的人事變遷與情感之上。這些人事和苦難是我詩歌寫作的基石,也是我真正想去書寫和關注的東西。

馬驥文:《古爾邦集市》之所以入圍,我想可能是評委們覺得它們不是太惹人討厭,還有可讀性吧。說實話,這對於我已經足夠了。

王二冬:我一直在努力構建自己的文學坐標,入圍作品亦不例外。這組詩關注當下中國鄉村現狀,關懷留守老人、鄉村醫、外出打工、耕地毀壞等問題。將切身之痛寫入詩歌,不回避問題,不虛構田園,應是其入圍的原因。

記得:很驚訝,完全沒想到能夠入圍。那些詩寫得比較早了,基本上都是十六七歲時寫的。所以我覺得可能年齡佔了一點優勢吧。

李世成:組詩《下班經過都司路高架橋》多是我參加工作后,以記憶和感覺引起的聯想為基礎寫的詩歌,它們是我階段性的內心陪伴。能夠入圍,是評委對我詩歌創作的肯定與鼓勵。

樹弦:《隱蔽》這組詩並非要直接呈現巨大的事物,而是讓它們寓於那些碎片化的記憶裡,並在共時性的敘述結構中任它們不可避免地發生各種轉變,甚至將鄉俗俚語不刻意去雕琢而直接記錄,從而達到還原鄉村生活的場景。

90后剖析90后詩人

成都商報:90后詩人最容易陷入怎樣的困境?

最應該警惕的是什麼?

李柏榮:我想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取決於個人的寫作歷程。對我來說,當下面臨的困境應該是風格定式。畢竟我的創作經驗還很淺薄,需要時間去尋找、嘗試、轉變直至成熟。

馬驥文:所謂的90后詩人,他們的困境,按我目前看來,是如何勇於突破和革新自己身上養成的各種僵化習氣。需要警惕的是一種封閉的詩歌觀念,一種趣味化或平面化的詩歌解讀方法。

王二冬:我最易陷入自我重復的困境,當一個詩人的作品看上去都很好或都很差時,值得反思了。我們要不斷去突破和挑戰自我,詩人的對手隻有一個,那是自己,其他人都是朋友。我最應該警惕的是自我懶惰和他人贊揚,保持最清醒的認知,寫出具有辨識度的作品是我努力的方向。

記得:一味地模仿。真正有天賦的人很少,很多人在寫作初期,靠著模仿快速成長。但也容易陷入這個圈子,寫出的東西千篇一律。太多人越來越浮躁,把發表和獲獎當作目標,忘了寫作的初衷。

李世成:與同齡詩歌寫作者交流甚少。於我而言,對詩歌的思考和認識別想太多也別想太少好。

樹弦:近年來,90后詩人被推在風口浪尖,這既是一個良性的開始(為詩歌注入年輕的血液),也是一個惡性的開端(陷入困境無法自拔)。如何在風平浪靜后,清晰地看到礁石,專注於屬於自己的書寫,是應該去警惕的。

成都商報:有人認為,現在90后詩人處於一個美好的時代,寫作水平相較前幾代詩人的同齡段高一些。但沒有經歷苦難,寫作容易無病呻吟,不貼近現實,你是否認同?

李柏榮:對這個問題我持否定態度。詩歌的現實元素不隻有苦難一層內涵,如果單純地把生活苦難與詩歌現實挂鉤,詩歌會淪落到一種單向度的表達。90后所處的年齡層是18歲到28歲,很多知名作家詩人的成名作均是在這一年齡段寫。他們在這一年齡段中的視角也各不相同,但不能將其評判為一種與現實的疏離甚至是虛假。

馬驥文:並不是苦難的生活才叫生活,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在生活之中,怎麼會不貼近生活呢?詩歌的寫作,關鍵是需要有一顆敏銳的感知之心,和一條有效的轉化通道。任何生活形態在詩面前都是平等的,重要的是如何來轉化。無病呻吟的狀態是存在的,但我不認為這個原因在生活,或許是他們還沒找到一條有效而自足的寫詩路徑。

王二冬:90后詩人雖然沒有經歷過苦難,但是經歷過或正在經歷著與任何一個時代都不盡相同的壓力。文學的現實需要詩人通過文學精神去表達,時代既有高鐵、墨子號、大飛機等宏大的主題,也有留守兒童、斜杠青年、居無定所等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是否貼近現實,90后詩人寫作的優勢與劣態相並存是不可否認的現實。

記得:我比較認同寫出的詩歌容易無病呻吟,但這不僅僅是90后的問題。一味模仿,沒有寫出自己的生活體驗,這才是無病呻吟的原因。詩歌永遠屬於極少數有天賦的人。

李世成:“寫作水平”,仁者見仁。“生活苦難”,看怎麼去衡量,有時心尖的一粒沙足抵一座山。在我看來具有生活意義的一切均為“現實”,不管為何而寫、怎樣去寫,隻要真實,哪怕虛構,都是有意義的表達。

樹弦:無病呻吟,自古有之。然而,無病呻吟跟有沒有經歷生活的苦難並沒多大關系,在獲取信息方式多元化后,生活經歷的不足是可以揚長避短的,像寫科幻題材的作者,他們難道真的抵達過火星?

成都商報:請介紹一下你的最新創作?關注的焦點?

李柏榮:我最近正在完成一部中篇小說,題材是關於殊時期鄉村環境中的現實與人性。同時也在准備一組詩歌,旨在關注當下城市裡各種邊緣人物的生活狀態。

馬驥文:因為時間與學業的原因,最近的寫作比較稀疏。比較關注詩歌的道德與正義的問題,其實這些問題歸根結底都涉及詩歌最本質性的美學原理。

王二冬:上個月整理完首部詩集《東河西營》,算是對自己這些年詩歌創作的一個總結。最近或說下一步的創作方向依舊是不斷豐富我的文學故鄉,重點關注“小人物”和“小事物”,比如一條蛇的鄉愁、一隻螞蟻的城市觀等。人和萬物應該平等、和諧相處,人只是系統的一部分,再小的生靈也會發光,再大的事物也有斑點。

記得:我父親3月份去世,最近寫的都是關於他的。似乎我是在用這種方式思念他,但更多時候根本不願想起那段痛苦的記憶。從他一病不起到去世,我幾乎每天都陪在他身邊,也讓我對死亡有了新的看法和思考。

李世成:最近詩歌寫得比以往少、比往時慢,這種慵懶狀態一定程度上使我安心。基於自身的合理需要,我盡可能去建造一個理想的“世界”,赴其境域重新面見欣戚。

樹弦:在寫《光陰替人受戒》系列,關注的依然是鄉村的進化、人物命運的悲歡離合。

成都商報記者 陳謀 照由受訪者提供

年度青年詩人獎入圍名單

李柏榮:《一些愛著的人事漸漸變淡》(組詩),《草堂》2017年第12期

馬驥文:《古爾邦集市》(組詩),《詩刊》(上半月)2017年第12期

王二冬:《王二冬的詩》,《中國詩歌》2017年第6期

記得:《記得的詩》(組詩),《揚子江》詩刊2017年第3期

李世成:《下班經過都司路高架橋》(組詩),《江南詩》2017年第4期

樹弦:《隱蔽》(組詩),《詩歌月刊》2017年第3期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