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90后 • 正文

90后老赖欠债1.4亿如今下落不明 喜欢买奢侈饰品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刘先睿

当多数90后还涉世未深时,有人已经办企业欠款上亿了。

5月7日,有媒体曝出福建90后老赖施华霖,其在2017-2018年三次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其所在的公司欠银行借款、租金等累计约1.4亿元。

第三方信息平台天眼查显示,施华霖曾在5家公司担任法人、监事、股东等,公司注册资本从10到到1000万不等,累计1520万,4家在2011年注册,1家在2013年注册,都是汽车服务公司。

根据失信被执行人透露的身份证信息,施华霖出生于1991年,年仅27岁,令人大跌眼镜。其公司离职员工向AI财经社讲述了这位90后老赖背后的故事。

信用卡欠债公司月还6万

人人网显示,施华霖2010年从厦门某高中毕业,按最早注册公司2011年计算,施华霖在高中毕业一年后创业了。事实恐非如此。

离职员工李万(化名)告诉AI财经社,这些公司都是施华霖的父亲施养市注册的,施华霖从北京一所大学毕业后,23岁才进入公司向父亲学习管理。

在李万看来,施华霖并不勤奋,不常来公司,“对员工挺不错的。但可能因为年纪小,喜欢按自己的脾气秉性来,做事有点没头没脑”。2015年-2016年,父亲让他管理旗下一家公司,他“一意孤行,不听别人意见,想怎么样怎么样”。

生活上,施华霖花钱大手大脚。李万告诉AI财经社,施华霖浑身名牌,喜欢买奢侈饰品,名表是最爱,一块表花费五六十万也不在话下。施华霖经常买完后在员工面前说:“你知道我这表多少钱吗?你知道我这鞋子多少钱吗?”

父亲施养市也很苦恼,告诫车行的员工,儿子开口打钱千万别听,不然成坏账了。于是,施华霖常刷信用卡,延期许久也不还款,银行找到施养市,施养市不得不让公司给儿子的信用卡分期还款。李万告诉AI财经社,当时一个月还了六七万元,至少还了5个月。

父亲名下欠债2.4亿

施华霖年纪轻轻能欠债上亿,也与其父亲有关。

天眼查显示,施养市在11家公司担任法人,领域涉猎商贸、汽车、纺织、物流、小额贷款、房地产等。其中福建翔升纺织有限公司和福建翔运纺织有限公司,都位于福建永春县,以面料织造和加工为主营。

李万告诉AI财经社,由于纺织行业不景气,永春的工厂濒临破产,2014年底情况急剧恶化,施养市不断让汽车公司给工厂输血。

而施养市把多数汽车公司都放在儿子名下。天眼查显示,2014年10月27日,施华霖退出福州远翔斯巴鲁公司法人,12月24日退出石狮远翔斯巴鲁公司法人,12月30日放弃莆田远翔斯巴鲁公司法人。两个月内了三家公司,而没有身的厦门分公司也被注销。

失去现金流支撑的汽车很快衰落,拿施养市名下的泉州车行来说,李万告诉AI财经社,2014年没走下坡路前,每个月能有五六百万元额,但之后只有两三百万元。

据李万介绍,目前施家已经没有汽车公司。然而天眼查显示,施华霖还在晋江、福州、石狮公司担任高管。AI财经社致电天眼查上的企业电话,晋江与石狮公司都说前公司已经搬走,虽然用的是前公司电话,但公司已经变更,福州公司承认仍为原公司名,但不清楚公司是否有施华霖。

(施华霖的商业角色,来源:天眼查)

父子俩均下落不明

输血后的永春纺织工厂也没有摆脱危机,最终破产清算,留下一个烂摊子。李万回忆,当时还有民间借贷的人来车行讨债。

不出所料,施养市上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从2016年7月到2018年1月累计9次上榜,其中欠款租金1192万、货款本金和罚金1406万、申请执行人的借款3699万。此外,银行损失惨重,招商银行厦门分行有本息债务1.16亿元,泉州农商行有3983万元,中信银行厦门分行有2808万元。9次上榜累计2.4亿债务,仅从2018年1月3日到24日,21天里施养市欠债达7990万元。

施养市的债务也直接影响到儿子施华霖的声誉。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施华霖已被卷入12场官司,其中多为与银行、融资租赁公司的金融合同借款纠纷。由于在多家企业担任职务,施华霖也三次上榜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累计欠债1.4亿元,三条案号涉及银行借款、租金、申请执行人借款,与父亲的案号重复。

根据厦门中级人民法院5月3日公告,目前施养市父子下落不明,90后老赖的命运依然扑朔迷离。

80后之窗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