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90后 • 正文

第一批90后中级会计师已经毕业五年了,林少群如今……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全娟

早在2018年刚刚来临时,朋友圈里掀起了一股怀旧风,大家用刷屏的18岁照片宣告:最后一批90后已全部成年,即将开始入“世”之前的预备役。 转眼2018年即将过去小半,又一批应届生即将走出校园的时候,第一批90后也已毕业五年:有的尚在读研、读博,有的坚守了数年如一日的平淡,也有的经历了几次升职加薪,甚至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路…… 第一批90后中级会计师,也已在职场中摸爬滚打了五年,开始展现出不同的模样。 01 长长五年,我终于不再是当年最讨厌的“小会计” 最近大火的《北京女子图鉴》,第一集看哭了。 当年的我,也曾像陈可面对表白时下意识的“我要考研,我要去北京的”一样,坚定地要考央财、漂北京。却最终走上了李晓芸的路:留在家乡,找个差不多的人,过个差不多的日子。 然而,我选择了按部班的生活,生活却没有给我以按部班的轻松。 校招时挤破脑袋、走遍关系才成功聘上了这家国企的会计,但谁也想不到,我会被这个位置圈了近五年。 也不能说被圈,毕竟前两年我都是乐在其中的:朝九晚五,薪水不赖。 毕业第三年的时候,父母开始给我张罗起了相亲。几乎每个周末,我都躲不开充斥着尬聊、假笑、彼此打探、互相权衡的相亲宴。相亲对象的序号突破个位数,相过一轮银行柜员、桌游店老板、硕士应届毕业生后,对自己、对生活的不满也越来越盛:小城里门当户对是不变的真理,自己的层次决定了自己永远相不到理想的对象。 我以备考中级升职加薪为由,拒绝了父母继续相亲的要求。 整整一年,我将上班之外的大部分时间献给了备考,循规蹈矩的备考倒是给了我循规蹈矩的满意答案:我顺利地、一口气通过了三科。 也是在白天工作、晚上学习的这一年,我找回了内心真正的渴望:成为更好的自己,遇见更好的人。 刚刚过去的金三银四,投往北京的简历终于有了回复,我也如愿成为了帝都的一位会计主管,终于不再是当年最讨厌的“小会计”。 02 短短五年,经历了一次升职、两次转岗、三次加薪 去年年底开始,舆论便不约而同地将“枪口”对准了90后。在自媒体的笔下,第一批90后的现状似乎格外不妙,秃了、瞎了、油腻了、出家了、被抛弃了…… 作为一枚正宗90年生人,我却觉得自己几乎没有朋友圈流传的通病,皮筋还是绕三圈、吃饭还是嘛嘛香,小有存款、大有抱负——似乎一切都挺好的,甚至好得有些超乎想象:毕业五年来,涨了三次薪,转了两次岗,最近刚刚升了职,成为了一名财务主管。 毕业那年,GPA还不到3.0的我侥幸进了一家外企,做起了财务助理。 手忙脚乱的试用期,便是我被“读书无用论”啪啪啪打脸的三个月:陌生的核算实务,不得不一遍遍加班更正;欠下的理论知识,也不得不加班加点补上。 转正的第一天正好是初级职称考试的报名第一天,被工作深深打击的我第一时间报上了名,径直开始了长达半年的备考。 不得不说,不被老师按着脑袋、系统学习理论和实务的备考过程,不仅给了自己不少工作上的信心,也督促自己保持了不错的学习习惯。六月出成绩的时候,工作满一年的我也顺利地成为了财务专员。 在专员岗位上轮完了应收(AR)、应付(AP)两岗后,第三年我毛遂自荐地申请兼任预算工作——刚刚学完一轮的中级职称《财务管理》给了自己莫名的勇气,大着胆子完成了人生里的第一次预算编制和成本核算。 半年后的开年第一次例会,主管宣布了我的岗位变动,从财务专员转岗成为了预算专员。 再过了半年多,通过中级三门的我顺利地被提拔为财务主管,当上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官”。 03 毕业五年,我实现了当初的梦想 毕业五年,我走了一条弯弯绕的路,却也幸运地实现了毕业时的梦想。 自本省某不知名二本院校的会计专业毕业后,我回到了家乡,做起了一月三千的结算会计。父母开始催起了相亲,发小开始约起了美容,却没人知道我心中对于四大的向往。校招早没戏,社招又要三五年审计经验,也没人知道我内心的不甘和绝望。 毕业当年的十月,从注会的会计考场上走出时,我深深地意识到了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学了四年的专业知识在试卷面前似乎没甚用武之地,一腔抱负在60分的合格线前似乎幼稚得可笑。 这样,我开始了一条考证之路。当然,这也是一条用证书敲开大门的坦途。 五月,我走上了初级职称的考场。 六月,成绩出来后,我辞了职、开始脱产考CPA。 十月,我走进了会计、审计两科的考场。 十一月,我拖着行李箱来到了帝都,成为了一家小事务所的小实习生。 十二月,成绩出来后,终于签了正式的劳动合同。 二月,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年审。 五月,年审结束后,我主动申请调去了复核部门,为了有更多时间备考。 十月,我走上了剩下四科的考场。 十二月,成绩出来后,我带着六科成绩单去了一家内资所,成为了一位审计员。 八月,我走进了综合阶段的考场。 九月,我走进了中级职称的考场。 十二月,我拿到了中级会计职称证书和注册会计师证书。 今年的金三银四,我终于走进了四大的大门。 04 工作五年,开始考虑车房娃 在微博上看到“毕业晚会求婚大二学妹”热搜时,突然惊觉自己已经毕业五年了。 五年前还在送大四晚会上羡慕着舞台中央刚刚领证的班对,五年后自己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正和相恋两年的男友商量着五一出游和十一订婚。 说起从天而降的男友,不得不感谢自己在工作年限达标之后迅速报考中级职称的英明决定。嗯哼,是在每周末跑市图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男友。 说起毕业五年后的不同,大概是从小会计成为了会计主管,从单身变成了待嫁,从满脑子的浪迹天涯切换成了如今的车房娃。 没什么好意外的,逐渐通不了宵、熬不了夜的奔三年纪,除了继续考证、升职、加薪之外,家庭也是而立之年必须要过的一道坎。 平淡而知足,上进而努力,是毕业五年教会我的最大一课。 距离第一批90后走出校园已有五年,距离第一批90后成为中级会计师也已有一年半有余。在工作之余尚不忘学习的他们,现已在财务世界的各个角落扎下了深深的根,开始开花、结果。也相信过五年再看他们,也将会是枝繁叶茂的光景吧。 本文系高顿原创作品,作者椰子,非知名财经院校毕业的斜杠青年。部分内容综合自互联网,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处理。欢迎分享,转载请注明来源高顿。 来源:高顿财经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