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创业 • 正文

创业“黑名单”:不能投的创业者,抽屉网网址不能找的投资人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乔亚楠

每一个投资机构都有一张自己的创业黑名单,上面写着绝不会再投的创业者的名字。

每一个投资机构投资的标准不一样,对黑名单的标准也不一样。所以,当险峰长青的李黎,在小饭桌的创业大会上,当着台下几百名投资人和创业者的面,问经纬中国的张颖,能否交换各自的创业者黑名单时,张颖说,不。因为这东西是个人的思考,有可能完全不对。

这些思考,大抵是和道德相关的,比如数据造假,或者融资时临时放别人的鸽子。

金沙江的朱啸虎提到,曾经有创业者拿到了金沙江的投资意向书,去找另外一个基金要融资,然后又跑过来希望金沙江把估值提高一倍。最后两家投资机构都没投他。

投资机构心里有一个小黑本,创业者心里也有一笔账。

投资机构不分享黑名单,多半是出于道德的考虑,自己认为是不道德、不该再投的,别人看来也许是能接受的。毕竟花花世界,各花入各眼。但是,把黑名单公布出来,则无异于把创业者逼上绝路以后,他可能再也拿不到融资了。

创业者心里的帐,我用百度谷歌了一下,几乎没有什么的报道。也许,在创业者心里,忌惮投资机构的淫威。但创业者最痛恨的应该是那些签了协议,却迟迟不肯打款的机构,以及动辄逼宫创始人了。

在创业这件事上,绝大多数的投资人都公认自己是不如创业者的。要是我做得比创业者还NB,我干嘛不自己去创业,投什么资。蓝驰陈维广跟我说过,一个成功的投资回报是不如一个成功的创业的,一等人创业,二等人投资。

如何不栽在投资机构的手里,有个著名创业者,也不提名字了,免得他被股东骂,说,每次和某著名投资机构签TS(Term Sheet 风险投资协议)前,都会要求对方先缴纳一大笔保证金。因为,在双方有了意向后还没签TS前,创业者一般再和其他投资机构接触是有违道德的,而投资机构最后不投的几率也很大。

而打款这件事,却是和风向相关的。2014-2015年,资本狂欢的时候,投资机构往往在协议还没有签TS的时候先把钱打到了创业者的账上。这样的结果,是投资机构赔了个七七八八,控诉遇到骗子创业者的不在少数。

到了资本寒冬,风向逆转,现在见投资人没有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拿到钱,而TS的毁约率在30%以上。

投资人从来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碳。张颖会经常提,经纬时和创业者站在一起的。但是他会强调,投资是生意,生意是在商言商。

那些正在苦苦挣扎,或者已经铩羽而归的创业者,心里想的往往是,如果我再拿到一笔钱,我可以怎么样。

但是,你见了那么多的投资人,却都无动于衷。而老股东们。宁愿让之前的资金拜拜泡汤的,也不肯出手相帮,为什么呢?他们已经算的清清楚楚,潜力,对手的能力,公司的能力,团队的能力,他们都算过了。基本上,给你钱,你也没有赢的机会。

但公司现金流的困难,不等于没有机会。

我采访创业者(公司已经过了C轮甚至IPO的,仍然在快速发展的),总问他们一个问题,如何度过最困难的时刻他们每个人都遇到过这样的艰难时刻,在现金流快要断裂的时候,他们没有跟投资人吵架,而是忍痛员,控制先进流,创始团队不再拿工资,想办法赚钱。

2012年,北森因为之前对的乐观估计盲目扩张,准备做大再融资,但扩大了产品却没有好,一年亏了近2000万,银行贷款1000多万元。北森创始人纪伟国见投资人,对方说,你这个状况,没有人会投你的。

纪伟国能怎么办呢?急的直掉头发,大规模裁员,调整业务想办法赚钱,并且从银行贷了一笔钱,1500元。在最后的关键时刻,经纬和红杉出手,又投了一轮。他们这个时候出手,肯定不是出于道德仁义,而是看到了北森团队的抗压能力,和赚钱的潜力。

还是2012年,业务没跟上融资不顺利的赶集网,撤掉了所有的广告,员工从1600裁到了900人。杨浩涌说,当时账上已经快没钱了,连续三个月额下降。他跑遍全国去融资,没有一家VC愿意投钱,只能不停收缩。

既然挣不来钱控制成本、砍人、砍预算,开会的主要事情是看看电话费打了多少,快递费打了多少,能不能再便宜一点,复印费能不能再省一点。人工加运营成本从2000万元降到800万元。钱不是最大的困难,钱总是有办法解决的。该裁员的时候,要忍痛,下定决心去裁员。裁员并不代表会失败,只要活下去,有机会再长起来。

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接受收缩,停掉广告的决定。陈维广是杨浩涌的早期投资人,也是徐易容的投资人。他觉得,遗憾的是当时美丽说嗨购大规模投放没达到预期的时候,没有即使的把徐易容拉住。但是,在他看来,徐易容依然是一个值得再投资的创业者,而不是在不投的小黑本上的。

空空狐创始人余小丹在资金接近断裂的时候,看到了三个选择:找老股东要钱,招新的投资人,借钱度过危机再裁员。但是她没有看到第四个,裁员控制支出。其实,这条路,之前投资人给她指过:停掉投放。但她不愿意。

业务没做好固然是让投资人的放弃空空狐的原因,但最重要的也许是他们的团队。一个一发不出工资闹离职的团队,大概任何一个投资人也不敢投。

什么是好的团队呢?好赞(Nice)创始人周首(我也有可能记错了人),说他在转型做nice之前不得不裁员的时候,团队的员工纷纷表示愿意不拿工资留下来。杨浩涌也说过,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几个人不拿工资,等到投资到账的时候公司已经赚钱了。

一个能够聚沙成塔,有凝聚力,能抗呀,千方百计能赚钱的团队,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创业黑名单里吧。

《黑客与画家》的作者、Airbnb的早期投资人、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在第一次接触到Airbnb的时候,说他们的点子糟糕透了,但还是给了他们一笔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因为三个创始人在创业最困难的时候通过制作的奥巴马早餐麦圈赚钱维持当时奥巴马正好竞选总统,他们把要几美元的早餐麦圈改成奥巴马早餐麦圈到40美元。格雷厄姆觉得,有这变通和毅力,他们的项目不会死。

人们说,创业者和投资人,像是男女朋友。恩爱,吵架,翻脸,都是常见的事。有些人喜欢弄到人尽皆知,有些人选择低调处理。

如果你找对象,你愿意选择哪一呢。

查看更多资讯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