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怀旧 • 正文

我的良师益友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石璞璞

本帖最后由 laotangs 于 2018-6-24 11:08 编辑

今年的6月26日,毛主席的光辉的“6.26指示”发表了53周年,我分两次将自己写的回忆录的两个章节发上来,算作我对毛主席的光辉的“6.26指示”的一点纪念吧。

抗争 人生是一个课堂,有教师、有考试,随时在检测着你的学业。 ──文题──

第二单元 第六课 我的良师益友 清理阶级队伍开始了。 据区革委传达的有关会议精神,“死老虎”即已明确身份的如地富反坏右分子、已定性的国民党的军、警、宪、, 国民党和三青团的头目,不重点请理了但区级机关的这样的人员要到区的群众专政办公室(以下简称群专办)去填表登记。 现在主要清理对象是现在还有怀疑的和没有搞清楚身份的外来人员。 我不是相关人员,只是道听途说地知道一些零碎的东西: 我们单位有两个医生是属于要去群专办登记填表的。 我的好朋友西医Z医生在此范围,有个朋友私下给我透露,说Z医生还是重点调查的对象呢。这不,没隔两天,他对我说,区革委已找他“谈话”啦,要他老老实实地交代清楚自己的历史问题,一点也不能隐瞒。 天啊!我简直不相信,Z医生家住外省,貧民家庭,青年时被拉壮丁当了国民党的兵,在国民党军队的药政处服役,他没有后台,全靠自己锲而不舍的刻苦学习,熟悉了业务,甚至自学英语,好不容易混个上尉军衔的课员。后来被提升为少校没两月,随起义参加了解放军,不久,转业到地方。后来他调到卫生院工作,为了适应工作,又学习起临床业务技术来了。 Z医生为人和气可亲,他那胖胖的脸上,经常带着真诚的微笑。他爱帮助人,爱学习业务技术,工作认真,大约是药政处干过,他帮卫生院买了不少实用的医药器材和药物,有一套含眼底镜在内的,全用电池照明的五官检查镜,在县医院的五官科我都没见过呢! 在我刚参加工作时,他给我说,医院里有些公用的医学刊物和书籍(那时,县城新华书店里也没多少医学业务书籍),并专门给我介绍了其中很实用的内容。对我的业务提高,别是在小儿输液方面,简直是一个飞跃。以后,我们两人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也成了业务上相互学习、相互壮胆(鼓励)相互取长补短(Z医生老练稳重,我年轻敢干)的伙伴。毫不夸张地说,Z医生是我的良师益友。 我刚到山区,碰到小儿克山病暴发流行,说也奇怪,一个个的克山病患儿都是长得很俊的小儿,那时治疗以静脉注射Vit C,也真见效,面色蒼白唇无血色,萎靡频死状的患儿注射完后恢复了健康的面容和童真的活泼,可注射一次要一元三角五分钱,要连续注射一周,虽然医院允许欠费,但朴实的乡村社员们,认准了早迟是要还账的这个理儿。在当时这昂贵的药费,让许多的患儿父母在一次静脉注射病儿好转后,放弃了继续治疗,当出现病情反复,再治疗迟了。一个个病儿,这样,终于死掉了…… 克山病最早发现于黑龙江省克山县,都是成年人患病,在校时,老师说:“你们又不到那里工作,这病不讲啦。”,谁知刚参加工作碰上了。我查阅书籍,主要还是静脉注射维C。但后来亚急性和慢性克山病多起来,这治疗效果差了,更棘手了。那时,地区医院著名的L医生正另一个克山病高发区专门研究这病,但还没拿出治疗方案。卫生局下发了个某县的治疗方案,主张静脉注射大剂量的维C、大剂量的强心药、肌注大剂量的镇静剂,这治疗方案简直是杀人!用这某县的治疗方案,还没完成注射、拔出针头,患儿死了,医院真成了“冤魂盈门”!静脉推这方案的药把我们都推怕了。用了没几次,再不敢用了。 Z医生和我常谈起克山病病儿的事,我们都只能难过地摇头叹息。 后来从西安传来卤硷治疗克山病,吹得神乎其神,但不管是口服还是静脉注射,效果却远不如资料介绍那样,终于淘汰了。 倒是我和Z医生在实践中摸索出的口服皮质激素加利尿剂及口服小量维c取得了较佳的近期疗效,亚急性克山病患儿存活时间延长了数年。 一个县防疫站专攻克山病的P医生搞了个人参蜂乳加维B6治疗亚急性克山病的方案,由于没有按小儿体重减量人参蜂乳的用量,把小儿治的兴奋起来,哭叫不止,又未见明显治疗作用。 他看了我们治疗的病儿,连声叫好,叫我们收集病例资料,写。可我们是在最基层医院,病历里没有X线摄片、没有心电图等资料,上级医生们是不屑一顾的。也没有推广的价值。 直到八十年代才有皮质激素治疗扩张性心肌病之说,克山病是地方性扩张性心肌病。可我们是在七十年代初这样治疗了。但,是自己用用而已。 Z医生从医多年,经验丰富但缺乏系统的医学知识,且较胆小,我毕业不久,初生牛犊不畏虎,刚好弥补了他这缺陷。前面说了,我刚工作时,对小儿体液疗法很欠缺,也曾因此出过差错,Z医生给我看文革前医学杂志中的有关文献及讲座(比如邓金鍌教授的小儿体液平衡与输液的讲座),我带着问题学,反过来又与C医生讲解其中电解质、酸硷平衡等方面的化学概念,我们两人都很有收获。 我们两合作很默契,相互鼓励又谨慎小心的医治那不多见疑难重症。参加工作不久,我也在当地小有名气了,我知道,这是与Z医生的帮助和合作分不开的。说句题外话,许多年以后,当我的孩子考上七年制的临床医学专业后,我还专门给她讲了我和Z医生的许多往事呢。 “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开始后,Z医生惨了。 我对他说,只要认真地再向组织说清楚没问题的,别背思想包袱。组织上一定会查清楚的(呵呵!那时是不说“还你个清白”这话的)。当然,经审查,很快,他被“放下包袱”啦。 后来,我们局领导来山区,在Z医生的寝室里,吃着我煮熟的洋芋,局领导和我两谈起清查Z医生的事,我才知道,原来Z医生有个同乡(还是一个县的)同名字的,是个上校军统务,年龄与Z医生也相当,于是怀疑上了他,直到那人后来找到了,Z医生才得到解脱。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