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怀旧 • 正文

小时候那些雨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乔亚楠

小时候那些雨

对于雨,我是太熟悉了,不夸张地说,我像一棵小苗那样,是在雨中一天天长大了的。

小时候,我曾经认为下雨是很奇妙的事情。

有时,我正玩得高兴,妈妈会喊我去帮她抱柴禾,我会看着灶屋里成堆的柴禾,不解地问妈为什么还要去抱。妈妈则会认真地告诉我说:“燕子低飞学猫叫,大雨一会来到。”我抬头看看还蓝蓝的天空,根本不信妈说的,可是,当我跟在妈的身后,抱回够好几天烧的柴禾时,老天早翻了脸,黑沉沉的,一阵如皮鞭的风狠狠地抽过,老天终于忍不住大哭了。坐在妈用干柴烧暖的炕上,听着外面的雨声,我简直对妈佩服极了,我以为妈跟老天肯定是好朋友,要不然,老天怎么会把要下雨的事儿告诉妈呢?

有时,我正顶着骄阳跟着爸爸到田野里去玩耍,刚刚走到田埂上,前面的爸爸会告诉我别往前走了,原来,他看见了一条蛇正在经过眼前的土道。当我不解地问为什么看见蛇要回家时,爸爸说:“要下大雨了,咱们什么雨具也没带,不是要挨浇吗?”我跟在父亲的身后往回返时还将信将疑,可还没等走到家门口,乌云满天雷声大作了。我会暗暗地琢磨,连蛇那样狠毒的东西都会好心地告诉他要下雨的消息,爸爸可真是个好人哪。

有时,平日里黑天自觉进窝的鸡和鸭,吃饱了也依然成群地在园子里转,边转边焦躁地叫,使得我们兄弟姐妹好几个人都不能将它们顺利地撵进窝去。爸爸见了会告诉比鸡鸭还烦躁的我们说:“天要下雨了,闹腾够了它们自各儿进窝了。”过不了多久,果然天下雨,而淋了雨的鸡鸭也缩头缩脑地跑进窝里。

逐渐地见到更多类似的情形,我便忍不住问爸爸妈妈其内奥妙,爸爸妈妈则笑着回答说,没什么蹊跷的,也是见的多了,总结出来的规律罢了。

小时候,我曾因为下雨,有过许多欢乐。

每下一场中到大雨,等不到雨完全停下来,我会领着弟弟妹妹,端着搪瓷缸子,“啪嚓啪嚓”地踩着泥泞,跑到自家年久的木头栅栏边,寻找和采摘那些黝黑发亮的胖嘟嘟的木耳。新夹的栅栏上是不会长木耳的,只有那些发灰掉渣的栅栏上才有可能长的,遵照这个规律,我们争先恐后地寻找得相当认真,绝不会拉下一根腐朽的木头桩子。等我们将围在房子周围的栅栏全找上一遍,能采满一大搪瓷缸子木耳,回到家里,妈妈会边夸我们能干边将木耳洗干净,然后带着我们的期盼,麻利地做成木耳炒鸡蛋或木耳炒白菜片儿,如果赶上有咸肉放上几块儿,那真是绝好的美味儿啊。

偶尔雨水大的年份,雨水把江河的肚子灌得满满的还不肯罢手,结果,经常把江里大大小鱼儿都冲了出来。我们在自己家的大门口临时冲出来的水沟里,能捞着鱼,有时那鱼多得直往站在水中的人腿上撞啊。等雨停了水撤了,临时的河沟子也迅即地干了,却有好多鱼儿再也回不到它们的家而扑腾或翻白在沟子里,只有等着人们抓了吃肉。我可是个在这样时刻的抓鱼能手呢,那疯狂劲儿能干劲儿,跟半大小子没什么两样,直到现在想起来那些情景,我仍然兴奋不已。

小时候,我也曾因为下雨而郁闷过。

一到大雨天,隔在学校和家之间的那条小河的脾气也来了,河水会迅速地暴涨,真是沟满壕平,甚至连河上的石头桥都被突然冲垮,时常弄得我们过不去河。要想过去上学和放学回来,只有等大人背着过去过来,即使过去了,也必然将水靴子弄灌包了。北方的雨从来都是凉的,脚泡在又冷又湿的鞋子里上课,那难受的滋味真的无法形容。可是我又太喜欢上学,只要学校不放假我从来不会旷课,这样,我必然很遭罪,只有回到家里爬上妈妈烧得热乎乎的炕头,才可以从苦难中彻底解脱。由此,我也自然地有些不喜欢雨和雨天了。

这些都是雨给幼小的我曾经带来的乐趣和烦恼,那时的感悟也是最低层次的,等我渐渐地长大了,才懂得,人类和雨水有着永远割不断的联系,尽管谁都希望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而旱涝却都不是人类所希望却又无法逆转的,无论是否风调雨顺,我们都只能以不同的态度和方式去面对。这情形,又多么像我们的人生啊,看看,我们每个人的一生,谁能避免遭遇风雨呢?谁也无法避免,所以,我们还是应该有心理准备,并及时选择应对的办法,尽力减少烦恼和增加快乐。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