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怀旧 • 正文

想起当年“抓特务”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贵奂

1972年初,我正在读初中。一天晚上,在大队当治保主任的堂哥突然把我和几个同学叫出来,神情严肃地对我们说:“美国派遣了1000多名务。根据上级指示,我们今天晚上去南山搜捕务。”

对于南部山区出现潜伏务一事,我们都深信不疑。因为那时党中央正在号召“准备打仗”,广播里也整天喊“要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于是我们一帮人打着手电筒,手里连一根柴火棍也没拿,便摸索着上南山抓务去了。我们一路跌跌撞撞地向山上爬,一路大声吆喝着:“狗务,你出来!”或若有其事地对着黑??的山沟大喊:“我们看见你了,还不赶快出来投降!”但除了大山的回声和惊起的几只山鸡之外,竟丝毫未见敌们的踪影。这样,我们一路走一路吆喝,折腾了大半夜,弄得人困马乏。这时,堂哥说:“咱们回去吧,可能美国务没有在山上。”于是,我们带着遗憾的心情下了山……

许多年之后,每每想起这件事,我便忍不住发笑:倘若真有潜伏的务,我们几个手无寸铁的学生娃岂是务们的对手?更何况我们在明处,人家在暗处,而且一路走一路吆喝,务们岂不一枪一个全把我们撂倒了?再说即使来了千余名务,又怎会千里迢迢潜伏到豫西山区?他们到了这个地方,恐怕连吃喝都成问题,更别说能起到什么破坏作用了,这些问题都经不起细细推敲。1978年冬天,我应征入伍来到东海前哨。那时祖国南疆战事紧张,我们防区敌情亦十分复杂。首长整天教育我们要提高警惕,严防敌分子的破坏。晚上带岗的老兵们也常常指着远方山岙处发出的荧荧火光,说是敌分子的联络信号,更让我们这些新兵紧张异常,感到处处草木皆兵。以至于有天晚上因交接岗发生差错,我竟然把一个刚分到连队才半天且相互未曾谋面的新战友当成了美蒋务(那天晚上他偏偏未穿军装,而是穿了一件灰色棉袄)。我不但勇敢地缴了他的械——他的弹匣里可是压满了子弹!而且让他高举着双手被押送到连长宿舍。一场虚惊,让我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亦十分后怕:假若当时高度紧张的我食指那么轻轻一动,一梭子子弹扫将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

上述两番经历,虽然都经过了一番惊心动魄的过程,但毕竟没有抓到真正的敌。而1990年春夏之交在东南沿海某前线参加的那次反行动,才使我真正体验了一次抓务的真切感受。

5月的一天,突接上级命令:是日晚可能有敌偷渡,望沿线严加防备。那天晚上,我和营长带领一干人马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伏到海滩旁的荒草丛中。初夏的东南沿海已十分闷热,蚊虫个大且多。战士们强忍住蚊虫叮咬,一个个瞪着警惕的眼睛,屏息静气,紧紧盯住波翻浪卷的海面。深夜时分,终于有一团黑影悄悄出现在东南方的海面上——那是一条橡皮艇。随着“猎物”的渐渐靠近,我们的呼吸也急促起来。等“猎物”上了海滩,战士们一个个像下山的猛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猎物”尽收“囊”中。

如今,离那次深夜反行动快20个年头了。现在的海峡两岸已闻不到枪炮之声,看不到刀光剑影。随着两岸“气候”的回暖,“小三通”、两岸直航包机正在不断拉近两岸同胞的距离。此次北京奥运会,来自台湾的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率领百名歌舞演员参加了开幕前的表演,她带领大家高唱:“你的家在北京城,我的家在阿里山,从前的时候是一家人,现在还是一家人,永远都是一家人!”现场观众深深为之感动,爆发出一阵阵经久不息的掌声。是啊,海峡两岸本是一家人,愿这首歌永远铭刻在两岸同胞的心中。

弹丸虽小,撬动的却是整个大球。问题是,杠杆的力量来自哪里?

哈哈,,,有意思,我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是搜捕务,还真的抓了不少"务",而真正的务确实没看见过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