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怀旧 • 正文

三友松窗猜画谜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屈鑫燕

本帖最后由 杨诚之 于 2018-3-8 23:03 编辑

三友松窗猜画谜

李元说:“是啊!做谜虽是雕虫小技,但是要做得好,也是很花脑筋的。要做得初看是一意思,再猜又有另一层意思,很难。”

苏生听了二人的对话,不由得感叹说:“唉!做谜真是坏精神,既要把谜面的语言贯通,又要把谜底的意思包含在谜面里,想来想去,改来改去,那真是花脑筋。”

杨诚之一笑说:“哪你花那么多心思钻牛角尖干吗?”

“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大概因为小时候爱动脑筋,觉得猜谜好玩,慢慢钻进去了。”苏生说。

李元说:“爱动脑筋的人总爱想些花样,否则他的脑子闲着难受。”

杨诚之一乐,说道:“看来这脑子里的孙猴子七十二变还不止呢!”

“是啊!简直是层出不穷,千变万化。”李元说。

苏生说:“我小时候哪里会去想这些问题,现在看来脑子有时候还是少想些好。我曾把自己制作的谜面收集起来,取了个题目叫《劳神集》,大概也有这意思在里面吧!其实我也觉得做谜没有意思,辛辛苦苦做出一个谜来,猜过了没有用了。”

三人同感,各自饮茶。

李元说:“话虽这么说,不过有时候作为调剂还是不错的,否则脑子不用也是要生锈的。”

杨诚之说:“嗯,有道理,凡事只要不太过分行,适可而止好。我们现在来猜猜看,到底是一个什么字?谜面有四句,用会意肯定不行,看来应该用分拆法。我拆拆看哦!‘仙人何处去’,应该是‘仙’字的‘人’字旁去掉,是个‘山’字。‘山中一直游’,意思是‘山’字当中的‘一直’‘游’去没有了,变成一了‘凵’。已经猜出一半了,不知道这样猜法对不对?”

“对的,杨兄真聪明!”苏生答。

“第三句,‘日日居云间’,‘日日’合起来是‘田’字,‘田’加‘凵’还不成字,好象是‘画’字,还缺‘一’横,是‘画’字吗?”杨诚之问。

“是‘画’字,‘一’横不是在吗,‘日日居云间’,‘云间’是指‘云’字的中间,‘云’字的中间是‘一’横,‘日日居云间’,是指‘田’字‘居’在‘一’横与‘凵’的中间,拼拢来是一个‘画’字。第四句‘百岁不改颜’,是指‘画’中的人物百年不会老。”苏生解释说。

李元说:“哟!拆分起来正刚刚好,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痕迹来。唉!做这样的谜太花心血了。”

“是啊!太花心血。”杨诚之附和道。

苏生笑道:“做这一个谜真花了不少心血,但有时候做谜还是很方便的,念头一动,谜面出来了。象这一个谜:一个大口张开来,十个小口走进来。是借用‘十个兄弟张口袋,十个兄弟伸进来’而来的,你们猜猜看,是什么字?”

杨诚之说:“‘十个兄弟张口袋,十个兄弟伸进来。’是穿袜子,你又变成字谜了,‘一个大口张开来,十个小口走进来。’‘十个小口’是‘古’字,一个大‘口’加‘古’字,是‘固’字。”

“不对。”苏生说。

“为什么?”

“因为你一个大口没有张开来,‘固’字这个大‘口’是闭着的。”

“走的时候是张开的,走进去以后才闭上的。”李元打趣道。

“它要一直张开的”苏生说。

“口一直张着,哪它累不累啊?”李元打趣。

“那么是个‘甸’字,‘十个小口’是‘田’字,外面‘勹 ’象一个张着的大口。”杨诚之又猜道。

“还是不对,不是象一个张着的大口,而真是一个大口张着。”苏生说。

过了一会,杨诚之说:“我猜不出了!你还是说出来吧?省得我们多花脑筋。”

“是刚才那一个‘画’字吗。”苏生说。

杨诚之与李元相视一笑,不由得拍案惊叹!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