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怀旧 • 正文

儿时的玩具记忆:抽“贱骨头”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梁英

在我小时候,冬天放寒假常玩一游戏:打陀螺。在我的印象中,陀螺的形状分两;一是扁圆形的,中间大,两头小,向下一头是尖的,向上一头有个小圆头。比赛时用一根细绳绕在圆头上,然后一圈一圈的绕在上半部分,捏着陀螺中间向下扔,在时把细绳往后一扯,陀螺在旋转起来,如是笔直落地的,陀螺会在地上不停的旋转,算成功了;要是倾斜落地,那无法在地面旋转,算失败了。比的是看谁落地稳,看谁旋转的时间长,转的速度越快,旋转的时间越长。那时我们的玩具很少由家长买的,大多数都是自己做的,而这陀螺形状复杂,靠一把削铅笔刀做起来太难,所以,我们都是做另一陀螺玩。这陀螺比较简单,一根圆柱形的,上面是平的,下面削成尖头即可,考究点的在下面尖上砸一颗钢珠,可以起到减少阻力、延长旋转时间的作用。这陀螺玩法和前一陀螺差不多,多一根鞭子,用鞭子顺时针方向绕在陀螺上往下扔,笔直落地旋转后用鞭子不停地抽,使其快速旋转。也可用手先将其原地旋转,然后用鞭子抽它使其加速。因为必须要用鞭子不停的抽,所以上海人把它叫作“贱骨头”,打陀螺叫作抽“贱骨头”。

那时的冬天没有空调,取暖全靠热水袋和“汤婆子”,或者用个盐水瓶装上热水,外面套个袖套拿在手上取暖。弄堂里的小孩出来玩,一个个都是缩手缩脚缩头颈,冻得鼻头发红直流清水鼻涕。这时,抽“贱骨头”成了增热保暖、锻炼驱寒的选择了。只要有一个小伙伴拿出“贱骨头”玩,马上大家都回去翻出收藏的“贱骨头”,聚在弄堂里一起来抽“贱骨头”;西北风呼呼吹着,小小弄堂里十几个孩子一起抽“贱骨头”,十几条鞭子抽得地上灰尘满天飞,阳光下只见整条弄堂烟雾腾腾,很是壮观。抽啊!抽啊!气喘吁吁,脑门冒汗,身上的寒冷渐渐没了;抽啊!抽啊!满脸通红,汗流夹背,连裤裆都出汗了,顺着衣领往外冒热气,都闻到汗酸味了;什么考试不及格挂了红灯、什么上课做小动作被罚“立壁角”、什么闯了祸回家挨了打,所有一切的烦恼和不快,全都随着一声声抽“贱骨头”的鞭子声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贱骨头”有许多玩法,我们主要玩两:一是比耐力;双方把“贱骨头”抽到最高速,喊一声“停”!立刻停止抽打,看谁先停止转动倒下即为输。还有是斗“贱骨头”,决斗双方抽打“贱骨头”慢慢接近,直到互相碰撞,看谁碰撞后先倒下即为输。这时候体量大、份量重的占便宜了,个小量轻的被大个子一碰飞出去了。我们这帮孩子中有个孩子头,比我们高几年级,他有个大“贱骨头”,抽起来真是威风八面,和他比赛没人能赢,他很小气,轻易不让人碰他的“贱骨头”,偶尔让人玩一次,不到十分钟急着要讨回来。

我的那个“贱骨头”是妈妈帮我做的,我自己削了一会把手割破了,妈妈拿过去用切菜刀咔嚓咔嚓先砍了个粗坯,再用小刀按我说的要求很快削好了,再做根小鞭子行了;我兴高采烈地加入了抽“贱骨头”的行列中,个头小不敢和人比赛,只是躲在一边自得其乐,可因为尖头上没有钢珠,很快磨圆了,旋转起来摇摇晃晃的,让我很无奈。那年我哥哥参军刚从复员回上海,分配在上海灯泡厂当车工,见此光景说:明天到厂里我帮侬用车床做一个。第二天他在厂里的杂物堆里找到根扔掉的桌子腿,截了一段,用车床车了个“贱骨头”,听他后来说,钨钢刀头削木头象切嫩豆腐一样;在尖头上砸了颗大钢珠,又在侧面和顶上车了几根浅槽,在浅槽里用红色、白色、黑色三油漆画上一段一段的,一转起来会形成几个不同颜色的圆圈,真是弹眼落睛,漂亮极了。这“贱骨头”很大,比哥哥的拳头还大。我迫不及待地要试试这大“贱骨头”,可当大“贱骨头”转起来时我才发现,原来的小鞭子对付不了这个大家伙,抽上去好像是给它挠痒痒,不管怎么使劲抽,转个十几圈倒下了。只好来求妈妈帮忙,妈妈用布条编了三根小鞭子,再用这三根小鞭子编成一根大鞭子,又换了根大鞭杆子。这回应该行了,当我挥起大鞭子抽向大“贱骨头”,它有反应了,但不是飞快地转起来,而是滚进了路边的阴沟,一连几次,都是一鞭下去滚得远远的,这催命的大鞭子太厉害了,我的大“贱骨头”居然经受不起。妈妈听了我的抱怨哈哈乐了,告诉我说,她编这个鞭子的方法,是我外公在她小时候教给她的编打牛鞭的方法。我的个天,妈妈给了我一根打牛鞭让我抽“贱骨头”,那还不一抽一个死吗?妈妈把大鞭子拆开,三根小鞭子只留一根,重新做好,这回真的行了。我挥起鞭子,大“贱骨头”欢快地转了起来。

第二天,我的大“贱骨头”在小伙伴中间引起了轰动,大家争先恐后地向我借过去玩,有人还问我是在哪家店里买的,我得意地告诉他们店里买不到的,是我哥哥帮我做的。大家一致判定,我这个大“贱骨头”是咱们弄堂的NO.1,是大王,比原来孩子头那个更棒。我的大“贱骨头”让我在小伙伴中间着实扎了回台型(上海话有面子的意思),大大满足了我那颗小小的虚荣心,可也给我惹来了一点麻烦。孩子头看上了我的大“贱骨头”,他倒不敢强抢,他砸出了巨款:五毛钱,要收购我的大“贱骨头”。在当时,这五毛钱在我眼里的确算得上是巨款了,它顶得上妈妈两天的菜金了。可我对大“贱骨头”的喜爱超过了对巨款,我一口拒绝了。孩子头象个跟屁虫一样跟着我,死缠烂打非要我转让给他,最后他一咬牙,开出了新条件:除了五毛钱,再加上他自己的那个“贱骨头”。我还是拒绝了,后来还是我妈妈知道了这件事,出面回绝了他,他这才作罢。

人生苦短,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回想当年,儿时的生活虽然比较艰困,但仍然有些快乐的记忆留存在脑海里,每每回忆起来,还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lsxldl 发表于 2016-11-29 20:51

毛主席家乡人——湖南湘潭的,那时全国各地小孩玩的也差不多

记得当年有首歌:挑担茶叶上北京,傅祖光演唱的,湖南味十足啊!

WYKDDDY 发表于 2016-11-29 20:58

豆腐格子,滚圈圈,斗田鸡 - - -,那儿时的快乐记忆映像,仿佛在昨天- - - .

还有顶橄榄核、猜电影票子……

fch1955 发表于 2016-11-29 21:26

前几年在旅游景点看见一个大陀螺,5元钱抽20分钟。哎!我看他们抽20分钟也挺累的。

天冷玩这个,暖和。

那年月,物美而价廉,精神至上,社会的风气和人都还比较纯净,还没有被污染,甚至按现在的眼光价值观来看有些个傻嘻嘻的,但大家都这样.返观现在,社会.大家似乎都进化的够快的,经济与科技越来越繁荣进步,可每个人心里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这到底算文明的进步还是倒退呢?社会发展的潮流和趋势是不可阻挡的,但实际上除了在其过程中不断交替地满足了人类每一个个体的私欲之外,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每一个兄弟,朋友,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不尽相同. 我想,来这个地方的,大家又多了几份相似的,我们是否仔细想过 -到底要的是什么_- -

WYKDDDY 发表于 2016-11-29 22:33

我们每一个兄弟,朋友,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都不尽相同. 我想,来这个地方的,大家又多了几份相似的,我们 ...

最基本的一点,我想是怀旧吧!

拜读仁兄好文,同忆美好时光。

小时没少玩这东东,先找木头削制,然后在顶部涂上颜色,最后在底下尖端钉上一颗滚珠。玩这东东,最盼着冬天到来,在冰面上玩,和小伙伴们比谁转的时间更持久,别提多开心了。

我们这里叫冰猴,也叫冰尜。后来都用金属制作了,抽起来比木头做的感觉爽多了,尤其是互相碰撞时,真有火星撞地球的感觉

狐狸123` 发表于 2016-11-30 06:54

最基本的一点,我想是怀旧吧!

怀旧本质是对回忆逝去事物而产生愉悦之过程的一追求,返观现实,多少有些寂落孤独,谢谢,祝好!

WYKDDDY 发表于 2016-11-30 09:14

另.问一下哪位论友,那第一张照片上的漂亮的陀螺怎么做的,关键的是那个头上钢珠 - -

如果我加工,找一个粗细合适的废钻头,把车好的陀螺底部钻一个钻头大小的孔,把钻头钉进去,然后用砂轮打磨。当然还有很多办法。或是粗螺钉。

fch1955 发表于 2016-11-30 09:30

如果我加工,找一个粗细合适的废钻头,把车好的陀螺底部钻一个钻头大小的孔,把钻头钉进去,然后用砂轮打 ...

多谢,领教了!

zhaocl 发表于 2016-11-30 07:41

拜读仁兄好文,同忆美好时光。

小时没少玩这东东,先找木头削制,然后在顶部涂上颜色,最后在底下尖端钉上 ...

我们上海没有你们东北的那冰面,只能在弄堂里玩了,少了许多的乐趣。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