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激怒全世界的 “博科圣地”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阎慧

5月16日,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位于喀麦隆的宿营地遇袭。在混战中,1名中国工人受重伤,另有10人失踪。许多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士认为,发动袭击的是尼日利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极端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

4月14日,是该组织在尼日利亚绑架了223名女生。随后,这些女生被传遭到虐待、逼迫和贩。这轰动了全世界并引发公愤,也让这个组织名声大噪。

5月11日,尼日利亚妇女在阿布贾一所教堂内为被绑架的223名女生祈祷

它让尼日利亚蒙羞

绑架223名女生,被认为是该组织向联邦政府示威,以凸显乔纳森总统的无能。而逼迫女生改信伊斯兰教、迫使其嫁人甚至将她们拿去贩,则是所谓“豪萨传统”——在贩奴时代,非洲内地的伊斯兰土邦曾充当掮客,向葡萄牙等国白人贩奴者兜售捕获的“猎物”。

在某程度上,他们成功了。令人费解的是,直到绑架事发半个月后,乔纳森政府才下令营救。这引发国际社会的不满。5月16日,美国指责尼日利亚政府“悲惨和令人无法接受的缓慢反应”。

但更大程度上,他们激怒了全世界。5月17日,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在巴黎举行峰会,讨论制定打击博科圣地的统一战略。与会者包括尼日利亚、喀麦隆、尼日尔、乍得、贝宁和法国国家元首,以及英美欧盟政府代表。与会者一致决定,在反恐方面采取联合行动,共同对博科圣地宣战。

至于将喀麦隆袭击事件初步判定为博科圣地所为,同样是有原因的。

事发地离博尔诺州边境仅10公里。此前,博科圣地在该地曾实施过多次针对外国人的恐怖活动。2013年2月,绑架法国游客穆林•富尼埃一家7口;当年11月,绑架法国天主教神父乔治•范登博什;2014年4月初,绑架两名意大利天主教传教士和一名加拿大年老的神职人员等。

此次遇袭的中国工人营地,居住着帮助建设喀麦隆重点工程的工作人员,原本受到重点保护,由喀麦隆精锐的BIR营保卫。5月20日为喀麦隆国庆日,政府组织大规模阅兵,BIR营大多数士兵被调去排练阅兵式。留在现场履行保护职责的兵力十分单薄,据说仅有15人。

5月17日凌晨,武装分子乘坐5辆汽车前来袭击,人数众多,来势凶猛,士兵仓促应战,寡不敌众,导致严重后果。

2011年9月,尼日利亚阿布贾,8名博科圣地的成员被押往法庭审判。这8名博科圣地成员在一处联合国驻地制造了一起炸弹袭击,造成23人死亡

它比“基地”还“基地”

这个组织早在2002年已经成立,成立时的大本营在尼日利亚博尔诺州首府梅杜古里。

事实上,“博科圣地”是一个不太规范的缩略语。该组织目前正式的名称,叫“伊斯兰教传统的追溯者和圣战者的联盟”。而“博科圣地”是豪萨语缩写,意思是“西方教育是罪恶”。

顾名思义,这个组织最初的宗旨,是反对在穆斯林中推行“西方教育”。该组织的创始人穆罕默德•优素福认为,尼日利亚北部说豪萨语、信奉逊尼派伊斯兰教的豪萨-富拉尼等民族,一贯恪守伊斯兰教的清规戒律,历史上建立过强盛的“豪萨七邦”。之所以境遇每况愈下,正是因为“西方教育蛊惑人心”,导致豪萨语地区人心不古,偏离正确轨道。唯一的出路是回归《古兰经》指引的方向,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禁绝“西方教育的恶果”。

即便以原教旨主义的标准去衡量,优素福都是个不折不扣的狂热分子。他的年龄并不大(1970年出生,创建博科圣地时年仅32岁),曾在大学伊斯兰神学研究系学习,是拥有高学历的极端主义者。最初,他是穆斯林兄弟会尼日利亚分会骨干之一,以善于煽动人心著称。本世纪初,尼日利亚穆兄会因内讧瓦解。他趁势而起,组建了“博科圣地”,并迅速吸引了尼日利亚穆兄会的大部分支持者。

优素福及其追随者所反对的“西方教育”,绝非仅仅是教育本身,而是近乎一切现代文明社会的活动方式。

在教育方面,他主张废除义务教育,废除中小学,取消男女合校,剥夺女孩入学权利,女性必须戴头巾,回归家庭,不得业。这些都和一般原教旨主义者如出一辙。在法律方面,他主张废除一切现行法律,只需用《古兰经》教法治国。

2009年初,英国广播公司对优素福进行了一次专访。这位“宗教领袖”语出惊人:地球不应该是圆的,雨水也不该是因为太阳蒸发后冷凝所形成,达尔文进化论更是不折不扣的谬论。其理由是“《古兰经》里说的和这些都不一样”,让见多识广的BBC记者目瞪口呆。

耐人寻味的是,这些带头反对西方教育的极端领袖,几乎无一不是西方教育的成果。博科圣地最初的一批骨干,几乎是清一色的大学生,能说流利的英语。有人曾目睹优素福坐着奔驰汽车呼啸而过。而他和他的4个妻子、12个儿女也从不拒绝现代奢侈品——尽管按照他自己的教义,这些都是万万不该存在、连想也不能去想的。

博科圣地的教义比原教旨主义还要原教旨主义,许多信条更带有争夺“正统”和清真寺、教法解释主导权的意味。因此,他们和尼日利亚北部传统的穆斯林宗教团体经常发生冲突。

2009年7月27日,优素福突然发难,发动数以千计的信徒,同时袭击多处警察局和政府办公机关。7月28日,联邦军队大举出动。短短4天时间,死亡人数近千,5万多人流离失所。

优素福见大势已去,男扮女装,躲入某个岳父(他有至少4个岳父)的羊圈,结果被出给警方,被捕后很快离奇死亡。

尼日利亚军方联合遣在博尔努的街头粘贴通缉令,通缉博科圣地领导人阿布巴卡尔·谢高

它的首领被悬赏700万美元

暴动的失败和优素福的死,令博科圣地一度陷入低谷。2009年底,博科圣地的名头再度响亮起来,并且带有更多“国际色彩”。

所谓“国际色彩”,指博科圣地和“基地”组织的关系。

2012年,联合国派团的一份报告指出,在2011年夏天,“基地”组织在马里北部组织的训练营,有来自尼日利亚和乍得的成员参加。博科圣地的活动从尼日利亚北部,蔓延到尼日尔、喀麦隆和乍得。

在优素福时代,“博科圣地和‘基地’组织有关”,被大多数中立观察家认为是政府的政治宣传需要。他们的理由是,博科圣地比“基地”组织更激进,并且袭击目标集中在政府机关、军警部门,很少针对平民和外国人,也几乎不发动自杀袭击。

但到了“后优素福时代”,一切都变了:外国人频繁被绑架,自杀袭击等“基地”组织的活动方式频频出现。2013年11月13日,美国将博科圣地列入国际恐怖主义名单。

人们认为,这一切都源于博科圣地的新首领——阿布巴卡尔•谢高。

谢高是一个神秘人物,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籍贯也不详。认识他的人称,他举止文雅,在伊斯兰教义方面有很深造诣,应该受过高等教育。谢高接手后,改变了优素福活动、正面对抗的模式,精简了博科圣地的组织,转入地下、小组活动,采用“基地” 的袭击方式。这样做,一方面不易受围剿,另一方面绑票也成为经费的重要来源。

除了恐怖袭击和绑票,他喜欢的另一骚扰手法是上网:在网上,他给人以记忆力惊人、辩才无碍的感觉,喜欢炫耀自己的勇敢,甚至不讳言2010年7月大腿挨了一枪;他常常嘲讽军警的无能,并吹嘘自己拥有坦克。他还别喜欢在演说中引用古兰经文。

美国对他悬赏700万美元,并且死活不论。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