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农妇邓元姣之死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陈翔洁

4月23日中午,邓元姣死了。此前,她在湖南省武冈晏田乡政府滞留了3天。

邓元姣死后,她丈夫艾绍金说,这辈子都愧对妻子。4月18日,他把半身瘫痪的邓元姣和智障的二嫂王春娥送出家门。

邓元姣和艾绍金育有2儿2女。女儿都远嫁他乡,儿子也都娶妻生子。为让儿子在外安心打工,邓元姣主动承担了在家带4个孙子的任务。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帮忙照顾智障的二嫂。

艾绍金一家8口,4亩多地,如果风调雨顺,一年收一千多斤谷子,两千多斤玉米。如此,一家人的生活还算温饱。但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3月,邓元姣突发脑血管梗塞,手术费花去了近7万元。医药费基本上是从亲戚朋友凑来的,尽管新农合报销了3万元,但其余的欠款仍把这个家庭压得喘不过气来。

艾绍金在村民的提醒下,想到了向政府申请低保。《新京报》报道称,此前,艾绍金觉得吃低保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有手有脚的,干嘛去白拿政府钱。”

按政策规定,“因病、因残和因年老体弱缺乏劳动能力,或劳动能力低下,以及生存条件恶劣等难以维持基本生活的困户”,可享受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却没想,村里拒绝了艾绍金的低保户申请,理由是他们家超生。

村支书彭兰英说,超生问题不处理不能享受低保,否则村里其他户人家的工作不好做。她也派村乡干部多次上艾绍金家做工作,要其交纳共6000元的社会抚养费。当地一名官员说,低保不能和计生问题挂钩。没有政策规定超生户不能享受低保。

艾绍金不服,便在晏田乡一退休干部的指点下,带着邓元姣和智障的二嫂王春娥直接去了武冈市纪委信访室。在等待两个小时无果后,他直接把邓元姣和王春娥留在了那里,独自一人回了家。

随后,乡村干部去市纪委接回邓和王,试图把她们送回家,临进家门口,却被艾绍金挡住了。乡村干部只好把他们送到乡政府。

晚上,邓和王睡在乡政府办公室的地铺上。3天后,乡党委书记何雪峰和村支书彭兰英在乡政府3楼书记办公室开完会下楼,发现邓元姣趴在一楼办公室的地铺上,“右脸上有血,脸色发白”,“一个乡干部用纸巾擦了一下血,发现邓元姣头上有一条口子。”遂送医院。

武冈市人民医院急诊颅脑CT检查,结果显示“右侧额颞顶部硬膜下血肿”,后被确诊为“重型颅脑损伤”。“硬膜下血肿”一般属外伤所致。在邓元姣左额顶部,检查出一条37.5px裂伤口。王春娥说,是“一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把邓元姣推倒在地”。

4月23日,邓元姣死了。不知道她的生命代价,是否能让当地政府觉醒,明白群众路线教育的真正意义?

一位网友评论说,72小时,3天3夜,作为一级政府都做了些什么工作?为什么在政府3天无人管,最后发生头部重伤身亡?(徐丽宪)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