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唐顿庄园】贵族之花凋零了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朱寅竹

有人说,一战是英国贵族从如日中天走向日薄西山的分水岭,因为太多的贵族子弟在战场上倒下,有的家族甚至断了血脉,整个英国贵族阶层笼罩在末路的伤感和惶恐之中。

乍听起来,这不无道理。贵族原本以效忠国王、建功立业为己任,这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责任和荣耀。当一战的枪声打响后,他们怀着堂吉诃德式的幻想踊跃入伍,生怕赶不上这场有趣的“游戏”,因为很多人担心,他们还没来得及上战场,战争已经结束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仗一打是4年,而且是最残酷的沟壕战,那简直是“不折不扣的地狱”。由于大多数贵族是中校以下的军衔,负责带领手下士兵在一线冲锋陷阵,而英雄主义的武士传统又让他们冲在最前面。因此,贵族的伤亡比例远远高于平民子弟。一战的第一年里,担任军职的世袭贵族死亡例高达20%,而普通士兵为5.8%。1914年末的阵亡名单上,有6位上院贵族、16名从男爵、95名上院贵族的儿子和82名从男爵的儿子。几年后,许多贵族家庭失去了原定的爵位和家产继承人。一些家庭没有本支继承人,只好由叔父、侄子或远亲继承爵位和家产。有3家贵族血胤灭绝。无数庄园的大门上悬挂着镶黑框的家族徽章,城堡的钟楼和炮塔上降着半旗。一战时期的宣传部长查尔斯•马斯曼在《战后的英国》一书中,用整整一章描写了英国贵族在一战中所做的牺牲和贡献。他写道:“从蒙斯撤退,到第一次伊普尔战役,英国贵族之花凋零了。”

凯瑟琳夫人和孩子

英国贵族缘何再无回天之力

尽管贵族在一战中付出了巨大代价,但要说战争动摇了这一阶层的根基,是其走向没落的根源,却有些言过其实。1919年公布的英国上院五级贵族和从男爵儿子的死亡名单显示,在拥有3000英亩土地以上的558户贵族家庭中,仅有不到十分之一在一战中失去首选继承人,这显然不足以损伤整个世袭贵族的元气。

而且,在英国历史上,世袭贵族不止一次遭遇所谓的“灭顶之灾”,但很快又都在废墟上复苏崛起。比如诺曼底征服,盎格鲁-撒克逊贵族几乎全军覆灭,但不久建立了以土地分封和世袭为基础的新型贵族体制;1455-1485年的“玫瑰战争”,世袭军事贵族折戟过半,可到了17世纪,上院世袭贵族的人数再创新高。其他如斯蒂芬在位时期(1135-1154年)的贵族战争、14-15世纪的“百年战争”等,贵族的死亡率都远远超过一战,最终也都起死回生,枝繁叶茂。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战后的英国贵族阶级再无回天之力?这也许得从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说起。英国贵族最早以军事贵族面目出现,他们为国王出生入死,国王则据战功封赏土地。因此,英国贵族实际上是大地主,其头衔都带着庄园和领地,爵位越高,领地越多。他们因土地而获得财富,因财富而享有权势和社会地位。在英国贵族制度最为鼎盛的维多利亚女王时代,七千多个贵族家庭,拥有80%的英国土地,占据贵族院431个世袭席位。

然而到了19世纪,来自新大陆的农业革命使国际商品上的谷物价格直线下降,外国农产品大量倾销英国,致使英国贵族赖以生存的地租和农产品收入大幅缩水。

与此同时,为安抚社会上“仇不劳之富”的情绪、争取下层民众选票,英国自由党一再呼吁进行土地改革,通过征收土地税、遗产税和收入所得税,逐步消除土地垄断和社会不公。1894年,自由党内阁开始对拥有100万英镑以上家产者征收8%的遗产税,之后不断上调税率,1939年升至60%,1948年更是高达75%,气得贵族们在上院抗议:“这简直是持刀抢劫!”

遗产税也罢了,只不过是脱一层皮,累进所得税更让人感到一“磨刀霍霍”的杀气。它根据毛收入进行估算,对贵族尤为不利。一些贵族家庭甚至出现年收入和税额倒挂的现象。

尽管心中愤愤不平,但法国大革命血淋淋的先例让贵族们心有余悸,面对势不可挡的社会变革,他们宁愿接受现实,向自己开刀。为缴纳巨额遗产税和支付到期贷款本金,他们开始庄园宅邸、拍祖传艺术品,直至抛售土地。

失去土地的贵族犹如断翅之鹰,大地产制的崩溃改写了上层阶级的财富蓝图。1809-1879年间,英国88%的百万富翁是贵族,但到了1880-1914年间,这一比例下降到33%,大银行家、工业家、商人成为英国新贵。下院议员爱德华•伍德称,这是“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经济地位一落千丈,迫使贵族们拱手交出政治权。1911年,阿斯奎思自由党内阁通过《议会法案》,剥夺了上院几百年来对下院立法的否决权。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案唱响了贵族的挽歌。从此,骄傲了千年的英国贵族阶层无可挽回地滑向没落的深渊。

英国历史学家戴维•卡纳丁在《英国贵族衰落史》中总结道:“对于大多数英国贵族来说,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仅是尚武精神的殉难和诗意的爱国主义,更大更残酷的讽刺在于,他们的所有牺牲,都是为了保护一个渐行渐远不再属于他们的国家。”

第八代卡纳文伯爵乔治·赫伯及夫人菲奥娜

爱文艺善经商的伯爵夫人

一战后的海克利尔城堡也不可避免地走向暗淡,再也不是第四代伯爵打造的那个上流社会社交中心了。1918年1月,阿尔弗莱德去世,海克利尔城堡从此失去最稳固的经济来源。1922年第五代伯爵去世时,遗产税已上升到40%,阿尔米娜不得不变家族收藏筹集现金,支付巨额税款。第六代伯爵入主城堡后,仆人的数量达到历史最低点。到了第七代伯爵,为维持庄园庞大的开销,他决定开放城堡,供游人参观。

他不是唯一放下身段的贵族。贝德佛公爵在自家的森林里建了一座“月亮公园”向公众开放,巴斯侯爵建了一座野生动物园,理查蒙公爵在著名的古德伍德皇家赛马会附近建了一个赛车场,连英国女王也同意用出租汉普顿宫空房间的方式弥补亏空。

第八代卡纳文伯爵夫妇也曾琢磨开发庄园周围的土地,用以支付每年高达100万英镑的庄园维护管理费。当他们向政府提出申请时,却遭到邻居韦伯的反对。这位曾谱写了《歌剧魅影》和《猫》等不朽名曲的大作曲家也写信给当局,称土地开发将严重破坏当地环境,他愿意接下第八代卡纳文伯爵的包袱,出资购买庄园,用以陈列他庞大的油画收藏。伯爵夫妇对他的“恶意收购”相当愤慨,断然拒绝。

伯爵夫人似乎更有商业头脑。她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是六姐妹中的老大,曾经做过会计师,开过时装直销公司,对于营生颇为在行。她和著名编剧费罗斯是好朋友,后者曾因经典影片《高斯福庄园》而获得奥斯卡剧本奖。他从海克利尔城堡的历史中获得灵感,又打造出《唐顿庄园》这部传世佳作,为观众呈现了一幅“英国贵族生活的风情画”。该剧的巨大成功让海克利尔城堡在迅速蹿红,游客人数从剧集播出之前的每年3万人次暴涨到六七万,而且需提前数月预定。为此,庄园雇了50名导游,负责带领游客参观花园、大厅以及埃及珍宝。有时候,伯爵夫妇本人也充当导游,向游客讲述自己家族的往事。

除一年6个月租给剧组的收入外,海克利尔城堡还被出租举行展览、婚庆、私人派对、新产品发布等各活动,外加纪念品商店和开放体验庄园生活,这里简直成了一个主题公园。伯爵夫人说:“过去我们只是偶尔忙一段时间,如今每天都有满满的预定,以至于我们现在基本处于完全向公众开放的状态。”

两年前,伯爵夫人搭上的快车,出版了《我的唐顿庄园——阿尔米娜夫人与海克利尔城堡的往事》一书,讲述动荡年代里卡纳文家族的悲欢沉浮,深受欢迎。最近,她又趁热打铁,写了一部《凯瑟琳夫人和真实的唐顿庄园》,主角是祖婆婆。如果行情看好,她还可以写第三部、第四部……当然,书的封面上,作者一栏署的不是俗名,而是“卡纳文伯爵夫人”。

今天的伯爵夫妇早已不是祖先们那高高在上、拘于礼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形象了。他们看上去很随和,打扮也很随意,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面对参观的客人有问必答,还时不时幽默一下,引得笑声一片。也许,能识别其贵族身份的只剩下他们说话时的口音了。

从贵族到平民,英国走了十多个世纪。在社会变革过程中,因为贵族的妥协,避免了革命的震荡,赢得了社会的平稳。他们是识时务的,妥协的背后是远见和勇气。

这不由让人感慨:故园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正如《唐顿庄园》开篇所言:“太阳从唐顿庄园升起,在这个宏伟壮观的庭园里矗立着一座宏伟壮观的城堡。它看上去是那么坚固,仿佛它所代表的那生活方式将延续千年。其实不然。”

真实的唐顿庄园如何运作

正如荧幕上的唐顿庄园一样,现实中的海克利尔城堡,也有一帮仆人来打理,并且分工明确,大致分为日常维护、家务管理以及厨房3个部门。

伯爵夫人承认:“我们确实没有像爱丽娜夫人那个时期那样奢华,那个时期,侍从和管家一共有14名,还有50名仆人全天候住在城堡里。我们的家务管理工作,只有两个半人负责,规模小得多。”

但千万不要以为现在的城堡有多清贫:在厨房和日常维护方面,伯爵夫妇雇佣了几位大厨、若干厨房搬运工、两位专门负责宴会的工作人员、一位兼职管家,还有园丁。他们还雇佣了50名导游人员,负责带领游客参观花园、大厅以及埃及珍宝。此外,还有一些长期合同工,比如电工、水管工以及修整屋顶的工人,负责对这座古老的城堡进行定期检修。

海克利尔城堡的收入来源

有人会问,这样庞大的城堡,如此繁杂的分工,其背后靠什么来维持呢?

海克利尔城堡有很多收入渠道:

城堡两侧的5000英亩农田除了满足整座城堡的大部分食物供应外,也提供了很大的收入来源;在没有摄制组占用城堡的时候,他们会把房间租给一些商务社交活动、私人晚宴以及婚礼。

此外,伯爵夫妇还通过售门票的方式,将城堡向大众开放,用做参观或其他公共事务。在过去的几年中,每年进入城堡内部参观的游客数量有6万到7万名,此外还有2万到3万名游客在城堡的露天场地中参加活动,例如游戏、音乐会、慈善活动等。据统计,每年仅“寻找复活节彩蛋”一项活动,能吸引1500名儿童。

英国版 《红楼梦》

被誉为“英国版《红楼梦》”的《我的唐顿庄园》近日由光明日报出版社推出。

该书以回忆录的形式讲述了一战时期一个家族的悲欢离合。海克利尔城堡第五代继承人卡纳文伯爵是英国上流社会的风云人物,他的妻子阿尔米娜是银行大亨罗柴切尔德的私生女,也是其丰厚财产的继承人。一战爆发后,阿尔米娜为帮助归国的伤兵建立了医院,几乎倾尽所有;罗柴切尔德的逝世更让整个家族陷入了危机。动荡结束,历史完好地保存了城堡里的一切,第八代继承人卡纳文伯爵夫人整理成《我的唐顿庄园》,并由“唐顿庄园”现任女主人独家授权出版中文版。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