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传销群体的囚徒困境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龙慧

反传销志愿者易铁,网名“一贴杀绝传销”。5年东奔西走后,他发现,北海等传销重灾区内,传销洗脑术早已不断进化,无论传销体系“老总”还是末端“新人”,往往因难以全身而退而选择继续骗下去。

“我上来了,我赚钱了,但我下面还有二三十个亲戚朋友。怎么办?只能咬牙不说,或者玩消失。”记者调查发现,传销团伙中,即使“老总”翻开最后一张底牌,清醒认识到骗局,也往往面临囚徒困境。

警方查获传销者的“必读”书籍

谎言的江湖

“这是一个谎言的江湖,身陷其中,你已很难分辨真假。”易铁说。

2008年夏天,易铁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邀请他来北海考察。玩了几天,易铁发现不对劲:对方不断暗示,北海有个“1040工程”,投资69800元,发展3条下线,3年内一定能赚1040万元。悄悄上网一查,新闻里说是传销。易铁索性留了下来,不反驳、不质疑,不交钱,每天早上6点起床,晨会学习《羊皮卷》或《业务洽谈》;白天接着“上课”。

3个月中,北海市深港花园门口,几棵遮天蔽日的大榕树下,外地人进进出出。易铁亲眼目睹,上海的律师行主任,北京退休的局长,深圳的公司经理,只要待上7天,大多两眼放光,毫不犹豫交了69800元“申购款”。当时正逢金融危机,股市、楼市皆低迷,几名温州老板加入“行业”后,还顺手在北海买了十多套均价3000元的海景房。

更令易铁震惊的是,每隔几天,他都会收到团队里警方“调控”打击传销的短信预警。有十多次,在预警的小区和时间段,警车都如约而至。他气不过,去公安局拍桌子、举报“有内鬼”,总是不了了之。

“国家调控”之说,似乎再次被坐实。仔细观察,易铁发现传销中的谎言千奇百怪,但大多奏效。比如,上线邀约新人早已实现“人性化”,你做建材的和你说装修,你做贸易的和你说边贸走私山寨机,你想结婚介绍对象,你混过黑社会说这边枪支便宜。“中国人很现实,你给他10万,不一定来;你给他造一个梦,一定会来。这个梦,可是1040万的发财梦。”

卧底传销的作家慕容雪村曾发问:为什么传销者竟会为一个愚蠢的谎言如此狂热?他描述江西传销者日常生活:“他们衣着寒酸,永远不戴帽子和手套,即使有很严重的冻伤。他们不戴任何饰品,不用任何化妆品,身上的衣服多半都很脏。他们走路很慢,经常停下来四处打量,却从不与路人交谈。天冷的时候,他们躲进汽车站看电视;晴朗的日子,他们坐在广场的石凳上晒太阳。在各家超市,他们游来荡去,却从不买任何东西。”

相比之下,北海的传销已然“高端化”,这可以打消新人的怀疑。没有打地铺、吃咸菜,也没有限制人身自由,拳打脚踢。他们住在高档小区,出入多开小车。集体上课也不常见,“经理”们习惯一对一“走工作”。广东人喜欢喝早茶;东北人喜欢海滩上的阳光和烧烤,“洗脑”便在吃喝玩乐间悄然完成。

如今,北海已成为传销重灾区,传销人员以三高(高学历、高年龄、高收入)为主,民间统计北海有10万以上传销人员,北海市政府估计约有6000余人。历经来宾、南宁等地传销退潮,北海被公认是南派传销大本营。

记者在北海走访发现,无论北部湾广场上游荡的正装男子,还是诸多外地人开的餐饮、百货店,大多能讲传销行业黑话。传销人员讲的最夸张例子是,一名男子应邀到北海,历经一番洗脑,一言不发,扭头打的去机场。司机给他讲了一路北海城市发展前景,未到机场,男子让司机掉头回去了。

进化的洗脑术

入夜,海风吹拂下的北海北部湾广场,灯火明亮,人头攒动。周边高楼上,悬挂着一块醒目的广告牌:是谁,正在“密谋”改变北海?一名西裤衬衣、腰挺得笔直的平头男子,指着广告牌,对旁边几名外地人露出神秘微笑。

旁边的长青路上,挤满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地下书摊,《北部湾的春天》、《反洗钱法》等比比皆是。一个挎包女子举着一本画册,翻到北海市地标房地产项目“北部湾1号”,问像不像1040?旁边3名男子看得笑眯眯,频频点头。

外观依据桂林象鼻山设计的“北部湾1号”,被解读为暗藏“1040”几个数字。北部湾广场的三页贝壳雕塑“南珠魂”,被解读为“一个人要发展3个下线”,广场原有的半球世界地图石雕,被认为是北海市政府隐晦传达“背黑锅”之意。但去年刚上平台的北海传销女“老总”蒋婷(化名)对记者一语点破,北海传销洗脑术早已进化,不再拿“南珠魂”和“黑锅”说事,“南珠魂”建于80年代,“黑锅”已拆,容易被识破。

易铁介绍,北海传销人员“反洗”(用事实和逻辑揭穿传销谎言)成功率已从初期的70%直接下降到现在不到30%。“这里还有着全国最高超的‘洗脑术’。”反传销志愿者利剑曾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他在北海竟先后见过自称中央高官、金庸胞弟或者银行行长的。

4月上旬,易铁应家属邀请,到北海“反洗”福建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王中(化名)。易铁以传销资深人士身份,对王中实施“走工作”。

王中问:上平台后,我是不是能见国家领导人?真的能赚1040万吗?易铁答:一般赚到150万能出局,除去开销,能落七八十万。国家领导人?我也没见过。

事后易铁向记者分析,“反洗”中,直接讲传销绝对亏钱,倾家荡产,效果会适得其反。从实际操作来看,上平台到了“老总”级别,确实有人能赚到钱。从数学原理分析,传销更多只是个噱头,是少数人在分多数人的钱。严格的按数学模型计算,按照21份69800元的做法,赚钱的概率是千分之一左右。

4月13日,记者以拟申购69800元的新人身份,见到一个传销体系的“经理”豪哥。一见面,三十出头的豪哥便问,对北海发展前景可看好?记者连连点头:光银滩海边起了上百栋新楼盘,很火热啊。

豪哥微笑,点燃一支烟:知道“资本运作”不?这个项目最重要的目的是什么?打造中国一批中产阶级。现在社会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富人越富,穷人越穷,那社会怎么稳定。改革开放初,最先富起来的小商贩,是国家明面打击、底下支持才成的。

记者问:网上有人说这项目是传销?豪哥答:如果是传销,国家会不管吗?银行外面拉的横幅是什么?是不是打击资本运作,非法传销?你银行外面挂着打击69800横幅,里面每天都在接受一单单7万元存款转账,你这是不是掩耳盗铃?大家申购时,都把钱打到同一个卡上,国家对这么明显的“洗钱嫌疑”都不管?为什么所有贩毒贩枪都现金交易?因为他怕走银行。

记者:新闻说北海资本运作项目多是传销。豪哥不屑:你查百度百科,看资本运作是不是都是传销?

我用手机打开百度百科“资本运作”词条,词条解释称:“十年前的资本运作出现在我国西部地区,规模较小,国家从西方国家引进后之所以谨慎地发展,是考虑当时国内的情况。它的核心理念,是把零散的资金集中起来,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重新分配,让一部分人快速富起来,让绝大多数人挣到钱。”

见面结束,易铁赶紧对记者进行“反洗”:百度百科是网友可参与编辑的开放平台,一般人潜意识认为,百度百科权威可信,因此被传销人员盯上,对“资本运作”、“连锁”等词条肆意歪曲解释。

北海市地标房地产项目“北部湾1号”效果图

困局中的“老总”

“这个行业,只要你敢听,你一定会留下。”33岁的北海传销女“老总”蒋婷说,她家族十余人,因看好北部湾的发展契机,两年内纷纷交了69800元,加入北海传销大军。

为什么很多“老总”上了平台,还继续拉家里人?蒋婷介绍,她们主要被北部湾房产翻倍升值的空间,及上平台的“老总”大多豪宅、豪车迷惑了。去年,蒋婷应亲戚之邀来北海。“北海的定位是超深圳、赶香港。北海、防城港的高铁、高速公路都是实打实的,去年那么多楼盘也是实打实的,国家对北部湾的政策支持也是实打实的,08年北海房价3000,现在6000;防城港房价现在不到3000,能不心动吗?”

2013年底,在相继拉来父母、姑姑等多名亲戚后,蒋婷上了“平台”,成为A1级别“老总”。升总仪式,不再是奔赴南宁,住五星级酒店,开宝马“衣锦还乡”。蒋婷与几名“老总”被拉到外地旅游,每人给了3万元,购置黄金首饰和正装。

贺总仪式上,一名A3级别“老总”说,“我已经帮大家验证过了,掀开最后一张底牌,行业是真实的,没有一丁点问题。”

“升总”第一个月,蒋婷工资9万元,但她却一点也激动不起来。也在去年,她被易铁成功“反洗”,但却陷入痛苦之中。“其实人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不是谎言,而是这希望被破灭的感觉。”

最大的纠结,还是十余名传销团队中的家人何去何从。如果不做,大不了把家里底子淘空,把底下人钱都补上。“对那些把房了,把国企工龄买断的亲戚,没了退休保障,他们怎么办?他们下半辈子干什么,经济来源怎么解决?”

身陷困局,蒋婷决定先待下去,伺机而动。易铁告诫她,即使再发展下线,千万不要找房子、借高利贷的穷人,加入传销一年开销至少10万,如果一定要拉人,找那些扔了10万也不会拿刀砍你的。

《南国早报》报道,“北海亿元传销案”中曾当上“老总”的甘某忏悔称,“为什么不马上收手呢?我下面的体系已经有一百多人,我无法给他们交待。我亲眼看到,许多下线是举债借钱来的,越往下做,受骗的人越多。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甚至曾劝过一些老总,干脆把已经收上来的钱做一些正经生意,挣了钱后再退给那些下线。可是,许多挣了钱的老总们分了钱买房买车,不肯接受我的意见。”

在“反洗”过程中,易铁见了太多在传销平台或已出局的老总被追债,甚至被绑架讨钱。最奇的经历是,他被传销头目邀请(其伞下团队成员三百余人,亲戚连亲戚的魔鬼体系操作),去“反洗”他下线中准备房子坚持的亲戚。半年后传销头目告诉他,借钱给这个下线开个小饭店,专门做传销人群生意,实际是帮亲戚脱离了传销。

易铁说,他期望成立一个传销公益数据库,记录传销内部百态,并有针对性地提供“反洗”方案。

如何全身而退

2014年春节前,北京一名心理咨询师,来北海将弟弟“洗出”传销组织。当时,他联系上易铁,问钱有没办法要回来?后来,他找了多名北海男子,堵住老总,痛打一顿,拿了5万元申购费走人。

将传销人员“反洗”成功后,如何全身而退,成为最大难题。易铁介绍,2010年他在北海劝说一位加入传销的农民。最终,对方清醒,眼泪掉了下来。随后,他只问了一句:“钱能要回来吗?”

易铁如实回答:基本很难。对方开始沉默,扭头走掉。易铁大呼后悔,他才想到,那人“申购款”69800元是房子、借高利贷来的,拉来的下线也是穷亲戚,要不回钱,没法交代;即使心里清楚,但他已回不了头,只能狠心骗下去。

而且,目前的北海等南方传销体系中,往往是21份69800高起点传销。有的家庭甚至一次性投入3份5份69800,大量的家庭因此经济彻底崩溃,无法回头。

事实上,一旦警方打掉传销组织,涉案款项往往以“赃款”名义上缴国库。去年7月,北海市海城区法院对刘子强等33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进行宣判,刘被判有期徒刑两年半。法院同时判决,警方扣押的涉案赃款及冻结账户5460余万元为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司法操作如此,底端传销人员要想追回“投资”,一般只能走私下渠道。于是,发财梦破灭的传销人员,纷纷选择私下向“老总”及上线追债。2010年,董某等5名传销人员,在南宁发觉受骗想找上线要回“连锁加盟费”。最终,他们选择抢劫各自的“老总”,因此被抓获刑。

“你赔了一个人,有第二个人跟你要;你赔了第二个人,有第三个、第十个人跟你要。”易铁介绍,有的传销“老总”东躲西藏,一旦扛不住,便选择自首,宁愿坐牢。因为一旦自首,传销赚的钱便成为“赃款”,所谓债务也不复存在。

“警方不应与民争利,查获赃款应用于挽回被骗者损失。”律师陈有西说,打击传销,重在打击非法侵占他人财产行为。从立法公允本义来看,针对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传销人员、别是链条末端人员,应从赃款中退还他们的加盟费。

陈有西同时认为,打击传销,应警惕警方趋利性执法。将传销资金认定为赃款,上缴国库,又多通过按比例财政返还到了警方腰包。

但在易铁等反传销志愿者看来,如果不给警方一点“甜头”,警方将丧失主动打击传销的动力,这是个两难的困境。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