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27岁副县长子承父位 “世袭”还是“破格提拔”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马丹丹

27岁副县长的遇滑铁卢

担任副县长一年半后,29岁的江中咏站在了风口浪尖。2006年至今,他从一名普通民警,经3次“破格提拔”,年仅27岁即成为家乡广东揭阳市揭东县副县长,一时仕途无量。

然而,他在一个巧合上栽了跟头。2012年《揭阳年鉴》收录的2011年揭东县副县长名单显示:“江中咏(2011.11起),江俊驱(2011.11止)。”当网上爆出江俊驱正是江中咏的父亲,再经媒体核实广泛报道后,副县长官位世袭话题迅速引爆,江中咏家族、揭东官员乃至整个揭阳市政界被卷入舆论风暴。

2013年5月10日,揭阳市委组织部通报称:江中咏的任职违反了相关规定,决定撤销江中咏揭东县副县长、揭东区副区长的任命决定;由揭东区按办事员职务重新安排工作。

办事员职务,是6年前江中咏仕途的起点。揭阳市组织部首次披露江中咏简历:1984年出生的江中咏,学历为在职大学(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江中咏从普通公务员连升至副科级、正科级、副处级,3次提拔均未达到正常晋升任职资格年限要求,属“破格提拔”。其中通报别指出,中组部规定“晋升科员职务应当任办事员3年以上”,但江任办事员才4个月,即被任命为揭东县炮台镇团委副书记(副科级)。

江中咏仕途遭遇“滑铁卢”,擅长无厘头精神的当地网友写道:“揭阳曾经有句房地产广告词曰:揭阳终于有了5000元以上的房子。今天,也可以模仿一下该广告词:揭阳终于有了30岁以下的县长。”

但也有与江相熟的本地人士为他鸣不平,称他年轻有为,破格提拔并无不当,他处理省道335线公路改建霖磐段工作,“能顾全大局,非常有魄力,拆迁工作处理得井然有序。”

江中咏的“拆迁政绩”,开始于其担任揭东县霖磐镇镇长、党委书记任上。官方简历显示,2009年9月,江中咏从揭东县炮台镇副镇长任上,调任本县霖磐镇党委副书记,2010年1月任霖磐镇镇长,2011年6月升任霖磐镇党委书记,5个月后升任副县长。

在他主政霖磐镇近两年间,当地开展省道335线公路改建霖磐段的大量拆迁工作,而他担任副县长后,所分管工作第一项即为交通及公路建设,协调推动全县上千户配套拆迁。

父子皆有“拆迁政绩”

“还有很多设想没来得及做,没想到组织上这么快把我调走了。”升任副县长后,再遇到霖磐镇打过交道的村民,江中咏曾表达过遗憾。

本刊记者前往霖磐镇走访。镇政府门口牌上,“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江中咏”的字样已蒙尘发黄,一旁是他2010年为霖磐镇设想的5年发展目标:到2015年,全镇工业农业总产值年均增长25%以上,财政预算收入年均增长36%以上。而之前5年,该镇工农业总产值年均增长12%.江中咏一度试图让经济发展速度翻倍。

霖磐镇位于揭东西部,为当地干部眼中的“西部贫困山区”。镇里没什么大型工业项目,只有一些食品、服装厂,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或经商。全镇两三百米长的街道行人无几,两侧多是八九十年代修的矮楼房,窗口密密麻麻装着防盗网。

省道335贯穿霖磐镇全境,由4车道拓宽成8车道正在施工中,尘土飞扬。其中,省道335线霖磐立交至龙尾段改建工程全长14公里多,路面宽52米,整体宽度60米。

为配合省道拓宽,霖磐镇沿公路拆迁了数百栋房屋。本刊记者沿途询问了十余家拆迁户,大部分村民收到了部分拆迁款,但也有拆迁户抱怨村镇未兑现“安置房”承诺。

在联东村桥头,记者见到了“钉子户”王如忠。因他家两层新楼需全部拆除,镇村三番五次谈动迁,但都谈不拢。除了赔偿宅基地300平米和25万楼房重建费,王如忠还要求先提供安置房再搬迁。而村镇干部的说法,则是要求他先搬迁,其他慢慢谈。

王如忠说,江中咏任霖磐镇镇长、书记时,未直接与他协商过拆迁事项。今年1月1日,时任揭东区副区长江中咏陪时任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视察335省道改造,一行人在钉子户王如忠家停留片刻。王如忠记得,当时郑松标要求10日内处理好王家拆迁事项,江中咏表态“一定处理好”。随后霖磐镇村干部再次来到王家,同意多补偿点钱,但宅基地还是没法补,于是王如忠继续做钉子户。

这次视察两个月后,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涉嫌严重违纪落马,被广东省纪委调查。揭阳新闻网资料显示,自郑松标担任副市长(兼市公路局局长)3年内,揭阳市公路局共实施项目30个,总投资近30亿元。

作为本地人,郑松标靠工程建设、拆迁等获得政绩。地处粤东的揭阳,渴望通过交通建设和重点工程投资提振经济,招商引资、拆迁等政绩也成为当地官员晋升的不二法门。

本刊记者查阅发现,关于江父江俊驱的为数不多的报道中,“拆迁工作”同样是重头戏。在升任揭东县副县长前,江俊驱曾担任锡场镇镇委书记。据新华网和《揭阳日报》2006年的报道,国道206锡场路段拆迁涉及九百多户,仅华清村涉及被拆迁户三百多户,拆掉的大多是价格较高的公路沿线铺面,不少被拆迁户已不止一次经历过拆迁,这次被拆之后,有的不仅难以继续经营,而且连居住的地方也没有。

于是,时任锡场镇委书记江俊驱每天主持拆迁工作汇报会,要求镇村干部入村入户反复与拆迁户“谈心”,逐家逐户做工作,最终仅用4天时间,全镇有五百多户被拆迁户签订拆迁补偿协议,协议签订完成过半。在揭东县2006年度领导干部绩效考核中,江俊驱作为镇党政领导班子正职,被评为优秀等次。

基层公权力的“家族化”

本刊记者走访发现,江俊驱出身农家,父辈并无官员背景。在江俊驱老家揭东云路镇云七村,多名老人介绍,江俊驱早年当兵,退伍后曾担任村干部。又做过云路镇一制药厂厂长(乡镇企业),后被提拔为云路镇副镇长。此后一路升任锡场镇委书记、揭东县副县长。江俊驱在仕途上奋斗了二十多年,才由村干部变为副县长。

江父仕途起点云路镇,地处揭阳、潮州交界处,2010年实现工业总产值17.76亿;地方财政收入3314万元,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在揭东区经济属中上等。本刊记者发现,即使在云路镇,人们对江家父子评价也很分裂。有商户称,江俊驱任副镇长时,并未做多少实事,镇里新修房屋的资金,大多是年轻人外出务工经商所得。而在江俊驱老家云七村村民眼中,江俊驱有为有位,是村里的骄傲;且江俊驱父子热心村里公益事业,修路、建祠堂皆出钱出力,逢年过节回村,也会给经济困难的老人封红包。

为担任副县长一职,江俊驱在仕途上“奋斗”了二十多年,而他的儿子江中咏仅用了6年。至今无法确认,江俊驱父子同步卸任、担任揭东县副县长,是纯属巧合还是刻意“交班”。但在公共舆论的解读中,江家父子成为基层公权力“家族化”的又一个标本。

2011年,北大社会学系冯军旗博士生论文《中县干部》中,首次以系统的社会学实证调查,呈现了基层官员权力的“家族化”。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冯军旗把政治家族分为“大家族”和“小家族”,一个家族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为“大家族”,5个以下、2人以上的为“小家族”。最终他在中县竟然梳理出21家政治“大家族”,140家政治“小家族”。

“干部子女成为干部的机会,是非干部子女的2.1倍多。”早在2004年,中国社科院的《当代中国社会流动》调查报告显示,不管是公务员招录,还是进入企事业单位,“干部子女”往往更受青睐,且参加工作之后,这部分人更容易“上位”。课题组组长陆学艺当时曾指出:“如果三年、五年乃至十年、百年,长此以往,不是2.1倍的问题了,这个数字会高得多了。”

逾六成“火箭官员”为官二代

“官二代”不能从政?不能破格提拔?网友举例:曹操20岁担任洛阳北部尉;李白27岁倒插门,娶了前宰相的孙女,进入主流社会;卡扎菲27岁发动军事政变上台;慈禧和金正恩27岁已是国家最高领导人。

事实上,官员后代由于父辈耳濡目染的熏陶,具有从政的先天优势。但问题在于,平民子弟官员,升迁常遇“天花板”;而“破格提拔”的官员,又屡屡爆出“官二代”背景的当下,公众呼吁干部选拔、晋升乃至“破格提拔”过程公平与透明。

“官员子女亲属也有从政权利,但举贤不避亲不是任人唯亲,破格提拔不能出格提拔。”新华微评指出,湘潭90后女副局长王茜、27岁副县长徐滔、揭阳27岁副县长江中咏,一批火箭提拔的年轻干部或免职或降职,破格提拔不能成任人唯亲的幌子。

“违规提拔”外,媒体还关注公务员招考对官二代“定制招聘”的不公平。在硕士生争抢考城管、国家公务员考试连续4年报名人数逾百万、竞争最激烈职位三千人抢一名额的当下,公务员热、“到体制中去”席卷全国应届毕业生,官员父母为了让子女拿到“铁饭碗”,不惜使出浑身解数。

《新世纪周刊》报道,2010年湖南冷水江市人事局局长曹长清大学尚未毕业的儿子曹博文,被安排进市财政局工资统发中心工作,享受事业编制。曹长清给市委、市政府领导信中说:“在即将退出工作岗位之时,向领导提出将儿子安排到市财政局工作的报告。为党工作了几十年,从未因个人的事向组织上提出过要求。儿子大学毕业,学经济管理专业的,请组织上给予关心照顾。”该信获冷水江市市委书记、市长和常务副市长批示“同意”。后据新华网报道,冷水江市政府责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市编办取消曹博文聘用资格。

《法制晚报》盘点也发现,近年来,经网友曝光、媒体报道并引发公众质疑的“火箭提拔”的年轻官员有18人,其中有11人,在被曝光的资料中,其父母或者其他亲属有官职,占到总人数的六成。在被曝光的18位火速提拔的官员中,到目前为止,已有5人被免去相应职务,同时有两位“火箭”提拔的官员父亲相应辞职或被免职,有一人案件正在核查中,其余十余人仍在原岗位工作。

“火箭提拔”曝光后去职的“官二代”

链接:“火箭提拔”曝光后去职的“官二代”(建议做表格,下面是我简单做的)

名字 年龄 职位 家庭背景 处理结果

江中咏 29岁 广东揭阳市揭东县(现揭东区)副县长 媒体曝光称其父江俊驱为揭东县前任副县长 揭阳市委组织部通报,撤销其揭东县副县长、揭东区副区长任命;由揭东区按办事员职务新安排工作。

徐韬 27岁 湖南湘潭县副县长 媒体曝光指其父为湘潭市某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任母为某区检察院副检察长 湘潭市委常委会提名免去其湘潭县政府副县长职务,按科级职务安排相应工作。

常骏生 23岁 共青团安徽望江县委副书记 媒体指其父常德为望江县编办主任 望江县委决定,取消其参加县委组织部门副科级干部录用资格,免去相应职务。免去其父常德县编办主任职务。

闫宁 29岁  河北省馆陶县代县长 网友披露,闫宁近亲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 本人“因病”辞去馆陶县政府代县长职务,担任代县长仅3个月。

王茜 21岁 拟任湖南湘潭市岳塘区发展改革局副局长    媒体曝光,其父是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王达武 湘潭市委组织部确认“90后女副局长”王茜任用违规,责令撤销。其父王达武,被免去湖南省发改委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职务。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