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谁在大马绑架中国游客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林臻

近日,马来西亚沙巴州仙本那一家酒店遭袭击,一名29岁的上海女性被菲律宾武装人员劫持。载有154名中国旅客的马航MH-370客机至今下落不明。绑架中国游客事件的发生,再次牵动国人的心。

究竟是谁在马来西亚绑架了中国游客?

马来西亚警方经过多日调查最终确定,这伙武装分子并非来自马来西亚本土,而很可能是菲律宾是反政府游击队。马来西亚和菲律宾都将目标锁定在阿布沙耶夫恐怖组织身上。

与马来仙本那交界的菲律宾边境地区,正是该恐怖组织活跃的区域。阿布沙耶夫组织一贯以绑架人质获得资金和扩大影响力,这并不是该组织第一次实施策划跨境绑架案件。

流行已久的“匪徒文化”

对恐怖组织而言,自杀式袭击和武装偷袭,都属于其“本职工作范围”。即便是执行绑架行动,也多半有政治目的。例如,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地区,“基地”组织曾绑架过多名记者和国际志愿者,以恐吓进入该地区参与建设的公司,并且警告其他中立国家不得参与重建计划。此类行动背后的政治目的不仅非常清楚,而且绑架的策划者还会在事后提出自己的政治要求。无论释放还是杀害人质,都是基于政治上的考虑。

然而菲律宾的情况颇为不同。事实上,阿布沙耶夫组织不仅经常策划政治性的绑架活动,而且把绑架行为当成一门生意来做。这与菲律宾的“传统匪徒文化”有关。早在阿布沙耶夫组织成立之前,菲律宾是绑架事件频频发生的国家。

当地富裕阶层经常被歹徒绑架索要赎金。菲律宾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十年来该国平均每3天发生一起绑架案件,平均每年发生一百多起。这还不包括人质家属未向警方报案、私下交付赎金解决的绑架案件。外界估计,此类未报警案件,至少达到已经报警案件总数的50%以上。

事实上,和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一样,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是世界闻名的“绑架之都”。对于无日无之的绑架事件,菲律宾国内民众愤怒已久。2003年11月,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北部,近万名华侨华人走上街头抗议示威,事件的起因是一名华裔女性被绑匪绑架后杀害,死者年仅32岁,生前为可口可乐(菲律宾)公司财务经理。从其社会阶层来看,这个名叫施美致的华人女性并非来自富裕阶层,仅仅是当地的一个普通白领。由此可见,菲律宾的绑匪目标已经相当广泛,不仅威胁到当地富豪的生活,甚至对城市平民也构成严重的安全威胁。

阿布沙耶夫的绑架生意

正是由于菲律宾国内由来已久的绑架犯罪传统,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土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集团也同样热衷于以绑架牟利。

2000年4月23日,阿布沙耶夫武装从马来西亚度假胜地劫持了包括美国人在内的21名外国人质,逃往霍洛岛。此事件以菲律宾政府交付2500万美元赎金而告终。此后,该组织得寸进尺,反复使用绑架手段勒索人质国政府和家属。

更糟糕的是,除了通过绑架赚钱之外,该组织还将绑架视为一作战手段。 每当菲律宾政府军大规模围剿该组织时,阿布沙耶夫组织会出动精锐武装团体绑架菲律宾本国或外国人质,迫使政府军放松对该组织的围剿行动。2012年6月3日,阿布沙耶夫杀害了在巴拉望岛绑架的两名菲律宾人,并将其中一名人质的头砍下,扔在闹市街头示威,以报复政府军在巴西兰省苏米西普镇山区的军事行动。

2001年“9·11”事件爆发之后,美国军方加强了对菲律宾军方反恐作战的支持,尤其是派出海军陆战队协助政府军行动,使得菲律宾军方获得了颇为不错的丛林战能力。这也是近年来菲律宾政府军能够多次成功挫败该组织的原因。

1998年,该组织创始人简加拉尼在枪战中被政府军击毙,接任其职位的卡扎菲(简加拉尼的亲弟弟)又在2006年被菲律宾政府军击毙。2007年,拉度兰·沙西伦成为该组织首领。这个在与政府军作战中失去一只手臂的恐怖分子头目,上任之后仍施行绑架行动。2013年11月,他曾策划实施了一次跨境绑架行动,一对台湾教师夫妇也是在马来西亚沙巴州被绑架,其后丈夫被杀害,而太太最终被释放。

从该组织以往的绑架案例来看,此次绑架事件暂时政治性并不明确,该组织也未曾提出相关的政治诉求。然而去年绑架台湾夫妇的案件,正好处于台湾渔船被菲律宾海巡人员扫射事件争议期间,也同样引起台湾方面的政治阴谋猜疑。该组织选择在此期间绑架,是否有挑拨中马和中菲关系的政治目的不得而知了。

如何拯救中国人质

在丛林中拯救人质的行动,是非常复杂危险的。尤其是阿布沙耶夫组织盘踞的棉兰老岛被称为“恐怖之乡”。该岛屿不仅地形复杂,而且当地居民普遍与阿布沙耶夫组织联系颇深。当地的摩洛族原住民一直坚持享有自治权利,反对菲律宾政府插手棉兰老岛事务,是非常活跃的民族分裂势力。

一旦民族分裂势力和极端宗教组织结合,必然成为向心力非常强的叛军组织。在政府军多次强力围剿之下,阿布沙耶夫组织依然能够坚持下来,全靠土著的庇护。

如果这名人质已经被转运到了阿布沙耶夫组织控制的区域,那么菲律宾政府军要想实施武力营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实上,不仅菲律宾政府对此无能为力,即便是已经在当地驻扎多年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也从未成功执行过人质营救行动。

在菲律宾地区活动的美军,主要为海军陆战队强力侦搜营。该具备完整的两栖突袭战斗力和一定的反恐作战能力,是当之无愧的美军作战精英。然而,在2001年的人质绑架事件中,该部并未执行任何人质拯救行动,最终还是以谈判解决。

2011年,菲律宾政府军在一次作战行动中救出一名人质,但这只是少数成功的案例,而且政府军在发动攻击时并不知道武装分子的据点中有人质的存在。人质拯救行动依赖非常精准的情报,无论美国还是菲律宾本土的情报机构,都未曾成功渗透入阿布沙耶夫组织,也缺乏精确的实时情报渠道。因而在过去10年中,虽然策划了多起恐怖袭击行动,阿布沙耶夫组织却从未被武力挫败过。

该组织之所以能够一直成功,除了组织严密之外,还实行人质关押和谈判分离的策略。这是一很好的反侦察手段——任何参与谈判和赎金交易的人员,均不了解人质的具体关押情况,甚至连下一步的交接地点也并不清楚。因此,政府军无法通过这些谈判代表获取营救人质的相关情报,甚至连谈判代表的上级联络人也并不知晓人质的具体情况。也是说,即便抓获谈判人员,对于拯救人质也毫无作用,反而可能激怒绑匪。在这情况下,大部分国家选择以赎金换取人质安全。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该组织已经联系到人质家属,并且通报了人质的安全情况。显然现阶段他们并不打算直接撕票,人质的安全暂时有所保障。从人质的构成情况来看,一名中国籍人质和一名菲律宾人质同时被绑架,这是对中国人质有利的因素。

对于恐怖组织而言,相对于菲律宾人质,中国籍人质的价值更高。根据该组织的一贯行事方法,在决定杀掉人质示威时,菲律宾本国或者东南亚地区的人质会被“优先“杀害。因为对于菲律宾政府而言,绑匪持有本土人质相对政治压力较小。而外国人质则不然,绑架发生地国家不仅需要承受国内政治压力,还会承受来自外交渠道的压力。因此,中国人质的生存概率也相对提高。

绑架组织虽然通报了人质安全情况,却未提出具体要求。对于任何国家,向绑匪缴纳赎金都是不可接受的。这违背了不与恐怖分子妥协的基本原则。然而出于保护本国公民的考虑,如果仅仅是交钱了事,也并非不可接受的事情。尤其是在无法武力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缴纳赎金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这赎金交易谈判往往是旷日持久的,任何国家的谈判策略都是尽量压低赎金价码。慷慨答应绑匪的条件,意味着以后会造成更多的绑架事件。任何绑匪都喜欢“人傻钱多”的人质代表。此前张子强在绑架李嘉诚儿子获得大笔现金之后,曾经在穷途末路的情况下再次致电李家要钱。

在这个漫长的谈判过程中,充满了变数。人质不仅可能因为绑匪忽然改变主意而受到伤害,还可能因为政府军的意外军事行动而被杀,甚至也可能会因为恶劣的关押环境而健康受损导致死亡。如果人质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那么关押期间几乎不可能获得药物,健康情况恶化几乎是必然的。

此次绑架事件给中国公民提了个醒,政治动荡的区域绝不适合旅游,尤其是马来西亚沙巴州这样多次爆发跨境绑架事件的地区。

菲律宾绑匪的“产业链”

“绑票生意”是一条完善的产业链:首先,不法分子赴马来西亚的旅游胜地或菲律宾其他地区绑架游客或富人。得手后,对于“肉票”的处置方法大抵分为两,他们既可以把人质直接给当地武装团伙,由后者去收取巨额赎金;也可以在武装团伙的保护下,自己收取赎金,并将部分赎金支付给武装团伙作为“保护费”。由于霍洛岛几乎完全不受菲当局管控,丝毫没有法纪可言,这里成了看押人质的一个理想场所。

这些犯罪组织不仅和当地居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政府官员都要从赎金中分一杯羹。

这些犯罪组织对于赎金的要求标准不一。以阿布沙耶夫为例,该组织为菲律宾籍人质开出的赎金通常为6.6万美元左右;而对于外籍人士,该组织往往“狮子大开口”,赎金从几十万到上百万美元不等。2013年被该组织绑架的台湾游客,是在家人支付了30万美元左右的赎金后才获释。而在2000年,该组织在马来西亚诗巴丹岛做了一票“大买”,共绑架了包括19名外籍人士在内的21名人质,并提出了高达2500万美元的赎金。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