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报道 | 普通人王凯的明星人生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任青

“我想发明一个口罩”

直觉告诉王凯,自己又被跟踪了。

他从后车窗看过去,发现一辆保时捷卡宴,卡宴后面还有一辆车,但天太黑,他看不真切。带着怀疑一路到家,王凯让司机在车库门口停下,突然心生一计,默默在车里观察——卡宴开进地库后,后面的车停住了。再往前是死路,要么进地库,要么只能掉头往回。

“这哥们儿直接到路尽头停住,不开了。”在单向玻璃的庇护下,王凯死盯了那辆车半天。

不知过了多久,他憋着一股子气下了车。他后来这样形容自己的想法:“看他敢不敢下车。他下车让我看见他手里拿摄像机的话,我绝对会过去抢摄像机的我跟你说。从饭店出来拍拍也算了,跟到家里来,太过分了。”尽管事情过去不少时日,愤怒还是无可遁形地从他的肢体、语气和表情中钻出来。

生活的突然失控是从2015年末开始的。热门《琅琊榜》和《伪装者》接连播完,王凯第一次发现上街不戴口罩竟会成为困扰——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火到了什么程度,闹着玩似的去三里屯逛街,试试会不会有人认出他。很快有人喊,“靖王!靖王!”他吓得忙不迭地戴上帽子离开。

第一次粉丝接机也吓着了他。而后,从北京去沈阳拍《铁道飞虎》的飞机上,8座的小型商务舱,有6个座位被粉丝买了。那段时间他同时有两部戏,疲惫极了,坐旁边的粉丝却一直戳他、想说上几句话,他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生活从此仿佛安上了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走到哪儿都有几双眼睛在盯着他。

这些事他从前没有想过。

曾经,他想成名,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和演员,走到哪儿都受人欢迎。2000年高中毕业后他顶职进入新华书店工作,这是当时的铁饭碗,离家近、安稳、收入比同龄人高一些,父母满意。只是一次机缘巧合去北京拍广告,片场导演问他:“小伙子,你是中戏还是北电的?”

无意的一句问话,让王凯的心开始蠢蠢欲动。他意识到,自己的外形条件足以够上那个行业的门槛。回武汉后,思前想后了一星期,他辞职,和父母协商的结果是,先去上海戏剧学院读一学期表演进修班。2003年,他如愿考入中央戏剧学院。

然后是近12年的沉潜。也得到过不错的机会,大三他出演《寒秋》,毕业后签约华谊,2008年因饰演《丑女无敌》里的陈家明为人所知,但未曾大红大火。何况,翘兰花指、尖声尖气的“陈家明”并不是他理想的角色,但当时作为娱乐圈新人,他没有太多选择权,只能妥协。再后来,是无戏可拍:2009年,几乎一整年时间,从来不玩网游的他开始没日没夜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玩游戏,窗帘一拉,不知天黑天亮。

最消沉的阶段过去后,因为接拍《知青》,生活慢慢有了起色。但也吃了许多苦:在零下三十多度的冰天雪地里拍了七个月,好几个年轻演员受不了离开剧组,但王凯坚持了下来。为了营造大风雪的感觉,剧组搬来鼓风机对着王凯的脸吹,他回忆,“那可是、那可是很爽的感觉。”他一字一顿地说。手指冻得失去血色,十指连心的疼法让王凯忍不住骂娘,慢慢回血那一瞬间,“你知道什么感觉吗,是把你的手放在门缝那轧,往死里轧。”

他是能吃苦的,这点毋庸置疑。如今坐拥1500万微博粉丝,他仍愿意大家记住他的角色而非他本人,也忿忿于舆论对流量明星的偏见,为一刀切的观点感到不公与愤怒——他不太掩饰自己的立场和脾气。

未曾料到成名之后,生活会被高倍放大镜笼罩,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被解读,他也一度成为负面舆论场的中心。他试图解释真相,却被恶意的杜撰包围,谩骂快将他淹没。“好,我不说了。你们爱怎么地怎么地,OK?”

像坐上过山车,冲至巅峰,急转直下,跌宕起伏,风口浪尖,心跳的加速与突然的失重,他都体会到了。

短暂的失控后,王凯的心态开始改变。他明确地向粉丝表示自己不希望被接机,把生活和工作分开,保持恰当的界限。他讨厌自己的生活被侵犯,但他现在“去哪儿都是一堆人”,从化妆间到摄影棚十几米的距离,被十来名工作人员围得严严实实——他也只能坦然接受。“那有什么办法?一个人的时候也有可能被围住啊。你旁边总得有个人帮你去遮一遮、挡一挡。”他开始怀念那些能肆意地在路边大排档和朋友推杯换盏、喝酒吃烤串的日子,“现在甭想了,我想发明一个口罩,能戴着口罩吃。”

粉丝适应了他的脾性,到后来,变成了“王凯的真粉丝在机场碰到他都会绕道走”。王凯摆摆手,“这个有点过啊,有戏说的成分在里面。”不过他觉得欣慰,“(粉丝们)能做到这个分儿上,我真的已经很满足了。”他长舒一口气,眼光飘向远处。“真的,有时候我在想一个事情——我什么时候可以过上自由正常的生活。他们说你先别想了,我说……好吧。再过个几年可能好了。”

话语权

正处在事业上升期的王凯,自然不能想象几年后“自由正常的生活”,他的人气已今非昔比。2016年2月,正午阳光影业公司宣布与王凯合资注册得舍影视有限公司;2017年9月,“正午阳光”宣布改革,取消艺人经纪业务——王凯的身份从旗下签约艺人变成自立门户的公司股东、与“正午阳光”保持深度合作的伙伴。王凯不是个例,经纪模式的改变是大势所趋,羽翼渐丰的艺人自然不甘于只做任资本摆布的棋子,同期在“正午阳光”走红的靳东、刘涛也走了类似的道路。

丑女无敌

他开始尝试更多演员之外的角色,比如电影出品人,为自己争取更大的话语权。资本是王凯完全陌生的行业,报表不会看,对数字不够敏感,但他一点点摸索,关注业内大佬的观点和行业趋势,请教有经验的人。

这些改变发生在片场之外,但进到剧组,他会放下一切,“我啥也不是,只是个演员。”不久前拍《英雄本色2018》时,导演丁晟临时给王凯加了场跳海的戏。在气温零下的青岛,海水刺骨,王凯头先入水,很快他的脚便开始抽筋,衣服里三层外三层,吸了水之后越发厚重,拖着他一直下沉,“只靠自己真的根本上不来。”一次过,“也只能拍一条,第二条衣服都没得换了。再难受也得拍呀,不能让大家等你。”王凯给自己灌鸡汤,“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这是丁晟和王凯的第二次合作。第一次合作《铁道飞虎》时,《琅琊榜》等刚刚播出,王凯并不似如今炙手可热。丁晟直言,两人默契、对脾气。《铁道飞虎》中有一场马背戏,需要演员骑着马追火车,加上要拍好几个不同角度的镜头,来来回回地骑马拍摄,几乎花了一整天。王凯差点从马背上侧摔下去。

琅琊榜

接到《英雄本色2018》的项目后,丁晟第一个想到王凯,王凯痛快应允,不过这次他多了个角色——出品人。丁晟让他演大哥“周凯”,这个角色在吴宇森版《英雄本色》中由狄龙饰演——纠结复杂,内心爷们儿,外表却隐忍,在亲情与江湖之间寻找平衡。丁晟觉得王凯适合那“落魄贵族”的气质。

为了“周凯说话到底该干净利落还是多些辅助语气词”这个问题,两人在片场有过争执。王凯说话一向利落,而丁晟觉得,周凯应该“多带些类似呃啊嗯的语气词”,更接地气。王凯为此和导演交涉,“一部电影总要有些有力量的台词留下,不能总是滋滋啦啦拖泥带水地说话啊!”

伪装者

当下无法做决定时,他们会多拍几条,“按照我自己的想法来一遍,但是你要的我也给你。”他把选择权交给剪辑台上的丁晟。

“我不需要呐喊”

接下《英雄本色2018》后,王凯意翻出原版。他觉得自己更偏好周润发当年“小马哥”的角色,对台词印象尤深,试着用类似的话语复述:“我是要告诉你,我他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他妈可以!我要证明给你们所有人看,我可以!”瘦削的身板,拳头攥得青筋暴起。

这样好强的心态和他自己有些像。丁晟意找王凯聊过周润发演《英雄本色》时的状态:那段时间,周润发被冠上了“票房毒药”的名号,那会儿最是郁郁不得志。因此,说出那些台词的,不仅是“小马哥”,也是周润发自己。正是因为周润发的强烈表达欲,吴宇森版《英雄本色》里的许多台词都不是原剧本设计的,而是演员在定情境下自由发挥的结果。

嫌疑人X的献身

发自内心想要告诉观众的话,和剧本给定台词的力度显然不同。王凯知道“发哥他不是在背台词,观众自然很容易和他产生共鸣,有说到人心里去的感觉”,那些“我是要证明给你看”的台词,宣泄的是周润发当年亟待为自己扳回一局的愤懑与渴望。

丁晟也问过王凯:“你有没有什么别想表达的?”

王凯疑惑:“我想表达啥?主题是啥?中心思想是啥?你想让我通过这个角色去表达什么,那我去表达什么。”导演问得突然,他觉得这范围太广了,无从想起。把诸如以上的背景解释过一遍后,丁晟又问王凯,“你有没有?”

王凯有些哭笑不得,他找不到。人是在某定环境的逼迫下,才需要去发声的。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此时此刻的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我顺风顺水。我不需要呐喊,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东西。”

英雄本色2018

“曾经有过别想呐喊的时候吗?”我问。

“没有。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再搁到以前,你问我这个问题,我最低落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去呐喊。因为我不是那‘我一定要怎么怎么样’的人——可能在专业上我会,如果别人说‘啊王凯戏不行,王凯戏太差’,那可不行,那我得拼了命地去把这个戏演好,这方面我是不服输的。但是生活中,我是没什么执念的一个人,不太会钻牛角尖,不行不行了呗,我也不喜欢跟别人去争去抢。生活中的心态还是挺平和的。好像作为演员来说,其实是不太好的,我觉得。”

“怎么不太好?”

“演员还是得想去表达一些自己的观点,对吧?其实有的时候演员也是想通过角色表达自己的一些观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等等。但像这让我去歇斯底里去呐喊的,我平时生活中也很少去呐喊,我也没有遇到过让我需要去这样干的事情。所以我说我呐喊不出来。”他又摆出了招牌式的大笑。

知青

“或许换个词,没那么声嘶力竭,只是你在这个人生阶段,你想要表达、想要思考的一些东西呢?”

“毕竟每个人想表达的东西,可能和这个角色和这个故事也不太相符。对吧?也许若干年之后,还有一个这样的角色,再找我来的话,也许那个时候我可能有想表达的东西,但此时此刻好像我没有。”

把自己摔到地上

随着王凯人气日增,粉丝循迹而上,翻找出不少他的“黑历史”,比如记录他刚出道演《寒秋》、《丑女无敌》时期的80后之窗博客,流水账一般的日志,口吻笔触显得稚嫩。王凯决定不删除那些中二的过往,喜欢的总会喜欢,讨厌的绕道好,这是成名教会他的人生经验。

作品越来越多,质疑声也随之而起:以靖王的形象大量吸粉后,王凯角色气质的多样性反而不如从前,相似的、精英气质的伟光正形象,看来看去渐渐让人审美疲劳。像是压强与受力面积,越是聚光下的光环,灯越亮,光明之外的黑暗也越发漫无边际。

《嫌疑人X的献身》中,有观众觉得他饰演的刑警唐川太“端着”。王凯皱眉,反问道:“你看过了吗?你觉得我端吗?”

他不太接受这样的意见。他仔细分析了唐川的人物点,试图证明唐川的形象并非完全不接地气——“他不爱洗杯子,这个小毛病是人物的瑕疵,他不是完美的,他也有缺点,也懒,并且会为自己的懒找借口。这也是这个人物小可爱的地方,只是看大家有没有发现。他也有考虑不周的时候,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不是永远都是对的,不是一个人去完成所有的任务,他也得靠同事的协助去完成,他不是英雄。”但在某些形象的塑造上,导演需要他拿出更多的精英感,比如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点腔调,给人生人勿近的感觉。王凯有点无奈,“我也不想啊,但剧本是这么写的啊。”他觉得自己“真的尽力了”。

“表演是集体艺术,它不是任性的艺术。”王凯说,“不是说你想怎么来怎么来。”

他很想把自己彻底放下来,“摔到地上”,去演一个民工,但很难。气质和外形是别人选择他的考虑,换作由他来选,兴趣是第一位的,人物的价值观、人生观也要对胃口,比如新剧《大江大河》里的宋运辉,一个有魄力的从底层爬向成功的小人物。他接受不了演一个“坏人”。最后人物有没有改邪归正,有没有迷途知返,都得考虑,但如果是从头坏到尾的人,他演不了,理由是“我不喜欢这样的人”。

当然,他也不喜欢没有男子气概的“陈家明”,可放在从前,他是别无选择;如今,他终于有资本理直气壮:“我可以选择我喜欢的角色。”

(实习记者赵逸凡对此文亦有贡献)

王凯

演员,1982年出生于武汉,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03级表演班。2005年出演《寒秋》进入娱乐圈。参演作品有《英雄本色2018》《嫌疑人X的献身》《欢乐颂》《琅琊榜》《伪装者》《丑女无敌》《知青》《北平无战事》等。2014年凭借电影《黄克功案件》获第九届华语青年影像论坛年度新锐男演员奖;同年因出演古装权谋剧《琅琊榜》而获得关注,并凭借萧景琰一角获亚洲彩虹奖男配角称号。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