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报道 | 特朗普 减税是一场豪赌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刘先睿

12月2日,美国参议院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通过税改法案,这是朗普和共和党的重大政治胜利,也是朗普兑现竞选承诺的重要一步。

朗普在竞选期间抛出了减税的承诺,称要为中产阶级劳动者和家庭减税,要为美国企业减税,增强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今年4月,白宫出台了一份只有一页A4纸大小的简短税改大纲,主要内容是将企业税从目前的35%大幅削减至15%,将个人所得税税档由7个减少到3个,废除遗产税,将免税收入额翻倍。

9月,朗普政府公布了详细的税改计划,除企业最高税率由4月大纲中下调至15%改为20%外,其基调和内容与大纲基本一致。此后,美国众议院在11月2日公布了众议院版税改计划,并在11月16日表决通过;参议院则在11月9日出台了税改计划,12月2日的通过意味着朗普税改已经完成了必要的立法程序,下一步参众两院要进行协商,拿出一份统一的版本供总统朗普签署生效。预计这一过程会在圣诞节前完成。

朗普税改是自1986年里根税改以来,对美国税收制度最大幅度的修改,牵涉到一系列重大的利益调整,因此在美国国内引发了激烈的争论;而因为美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巨大影响力,美国税改的外溢效应也正在成为一个性话题。

朗普税改是一个政治决定

朗普是靠分化美国社会上台的,因此上任后施政阻力很大,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能拿得出手的政绩不多。而“通俄门”的调查正步步紧逼,日益接近弗林、马纳福等朗普核心圈子;此前进行的新泽西州和弗吉尼亚州的州长补选,均以民主党的胜利而告终。在这情况下,朗普希望通过兑现关键竞选承诺,玩一个大的,为第一年的内政外交成绩单增色,也为明年中期选举和未来竞选连任积累资本。如果说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是朗普在外交上刷成绩单的话,税改是其在内政上一脉相承的举措。

过去31年,历届美国政府都未曾在税收方面有大动作,这主要因为税改涉及的利益十分复杂,两党之间很难取得共识。而朗普的有利条件是,目前共和党在参众两院都占多数,而根据相关议事规则,税改法案只需简单多数即可获得通过;另外,制约历任总统的要取得“跨党派共识”、成为全民总统的愿望,在朗普身上根本不存在。说白了,他只想取悦支持他的人。

本次税改在时间非常仓促、民主党人全部投反对票的情况下得以通过,参议院的版本有近500页内容,但参议院全体辩论的时间只有两天。共和党为了实现党内协调,直至表决前数小时还在对法案内容进行调整,议员们一度只能看到一份手改的草案。而为了保证方案得以顺利通过,朗普放弃了念兹在兹的边境调节税条款,也不再坚持废除奥巴马医改。

尽管最终的税改版本还需要参众两院协调,但从目前两院各自通过的版本看,彼此之间的差距并不大,其主要精神是对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进行减免,并废除遗产税。在企业所得税方面,美国现行税法的最高税率为35%。众议院版本中,最高税率为20%,从2018年开始生效,减税为永久性;参议院版本中,最高税率同样为20%,只不过从2019年开始生效,减税同样为永久性。

在跨国公司海外收入征税方面,现行税制规定,跨国公司海外收入实施“属人制”,对汇回美国的利润征收35%的税。这导致跨国公司为了避税,往往利用各国经济体税制的不同,把成本、营业收入、盈利和债务分配到不同的税务辖区,使得如何选择海外子公司的地址、如何设计公司的架构成了一项技术活和生意。此次税改,参众两院的版本都大幅降低了这方面的税率,使得跨国公司只需一次性缴纳14%左右的税便可将利润合法汇回美国。

在个人所得税方面,现行税法中有7个税档,即10%、15%、25%、28%、33%、35%和39.6%。众议院版本中减为4个,分别为12%、25%、35%和39.6%,减税为永久性。参议院版本仍保留了7个税档,但税率降为10%、12%、22%、24%、32%、35%和38.5%,减税将在2025年过期。在抵扣方面,美国现行税法规定的是单身人士6350美元、已婚夫妇1.27万美元,而参众两院的版本都将单身人士抵扣上限提高到1.2万美元,已婚夫妇提高到2.4万美元。

减税对谁有利?

和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遭到中东国家的普遍抵制一样,朗普税改在美国国内也获得了截然不同的评价。白宫和国会共和党都反复强调,削减个人所得税会使家庭可支配收入增加,从而促进个人和家庭的消费;削减企业所得税会增加企业收入,促使企业增加投资。针对跨国公司海外收入的减税措施则将促进海外资本回流美国,而资金的回流将带动美国企业在本国投资,扩大业。而消费和投资的增长势必将推动美国经济增长,这样每个人都能得到好处。

民主党则对朗普税改持强烈反对的态度,除了过程仓促、没有充分征求公众意见的原因之外,民主党批评的焦点集中在该减税法案将大大增加财政赤字、法案明显更利好富人、减税自动利好经济一说缺乏事实支撑等方面。

根据无党派倾向的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11月30日公布的一项分析,朗普减税方案付诸实施后,将在10年内给美国经济带来0.8个百分点的额外增长,同时也将给美国联邦政府增加1万亿美元债务。

目前美国国债规模已经超过了20万亿美元,过去十几年,两党围绕着提高国债上限进行的博弈,已经几次导致政府关门。而明年3月底或4月初美国将再次达到联邦债务上限,国债规模进一步提高首先会产生政治上的后果,而为了弥补减税造成的财政短缺,政府可能不得不增加国债的规模,这会侵蚀减税的效果。因为政府一方面减税释放购买力,另一方面以国债增发的方式回收,意味着民间支配的资金规模并未增长。

另外,根据估算,此次税改约有45%的税收减免将会流向收入高于50万美元的家庭(不足申报人口的1%),约有38%将会流向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家庭(申报人口的约0.3%)。而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低收入家庭处境很可能会不如从前。换句话说,减税的大部分好处都让高收入阶层拿走了,但减税带来的坏处,不管是社会福利减少还是公共债务增加,都将由全体美国人民平均分担,这一点对低收入阶层尤其不利。

因此在民主党看来,此次减税不过是为朗普这样的富豪进行减税罢了,一旦通过,美国已经很严重的收入差距和社会不平等势必更加恶化。《纽约时报》资深评论员纪思道因此干脆将此次减税怒斥为“抢劫”。

共和党不否认此次税改更有利于富人的事实,但强调通过“涓滴效应”,中下阶层也能受惠,其中的逻辑关系是:减税会使得富人更愿意投资和消费,中下阶层因此更容易找到工作。但民主党认为,“涓滴效应”只是理论上的,从没真正实现过。

根据著名调查机构Pew的数据,2016年美国较高收入家庭与中低收入家庭之间的财富差距达到198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朗普能当选美国总统,与美国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有莫大关系。而朗普不想着磨合分歧,反而通过税改进一步扩大贫富之间的鸿沟,这只会进一步加剧社会的分裂。况且更低税率未必会促使企业加大投资,更可能是将资金投入金融,制造资产泡沫;或在股东之间进行分配,拉大收入差距。

世界主要国家喝倒彩

尽管美国国内对减税会造成何影响争论不休,但将企业税从35%大幅削减至20%,无疑意味着美国将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中企业税最高的国家变成税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其他国家由此感受到的减税压力可想而知。

尤其对欧洲国家来说,美国减税将会吸引欧洲的美元向美国回流,资本外流压力很大,这将对刚刚走上复苏轨道的欧洲经济非常不利;与此同时,欧洲债务危机的阴影使得欧洲各国很难进行美国那规模的减税。两难之下,德、法等欧洲主要国家纷纷表示对朗普税改“不能接受”。

另一方面,欧洲国家虽然无法大规模减税,但在减税方面比朗普着手得还早。德国在2017年1月宣布对税制进行彻底改革,通过减税每年为企业减负150亿欧元。英国一系列减税政策也已于2017年4月开始的新财年生效,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都在降低。法国今年7月宣布,2018年该国强制性征税金额将减少约70亿欧元。

日本本来在讨论降低企业所得税至25%左右,现在在美国的推动下,有可能进一步扩大幅度。印度今年7月以来也在全国范围内推行统一的商品和服务税,试图降低税负。

可以说,的税收博弈早已展开,只是此前各国的力度都不大,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朗普税改的空前力度,则使得这一问题更加凸显。朗普税改在参议院通过后,国家税务总局的官员批评美国此举“只考虑自己”,缺乏“大国担当”,并暗示中国不会加入减税大战。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