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报道 | 宣萱 我终于有了代表作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廖丽霞

宣萱的角色几乎都有股倔劲儿。《天地男儿》里的张雪凝,被罗嘉良饰演的徐佳立绑住,挣扎许久,咬着牙血淋淋逃脱;《寻秦记》里的乌廷芳遭遇悔婚,羞愧、气绝,头也不回走了;《倩女幽魂》里的司马红叶,即便知道玄心奥妙诀伤身,也一次次在危急时刻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拯救众人……

差异化的角色让倔劲儿裹上多样的标签:冷静、坚强、仗义,这些标签随着TVB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繁盛经由翡翠台传播给了一大批观众,宣萱塑造了一系列带着精英气息的女性形象,她们独立、自主、有原则,成为一代人的共同记忆。她因此跻身TVB四大花旦,并连续9年入围TVB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下文简称台庆)女主角奖五强。

角色与她本人由表及里地重合。宣萱五官硬朗、棱角分明,一对剑眉更添英气。她常以短发示人,日常着装也多牛仔长裤。微笑时八颗牙齿与下唇完整贴合,眉眼微微弯曲,干练中多了爽朗。良好的家教让她修养颇好,她总是坐得笔直、站得挺立、走路带风。

对于情绪,宣萱甚少克制,且释放时极为饱满。她大笑时声线敞亮,嘴张得极开——在片场,她曾和搭档比赛将拳头塞进嘴里——从不担心动作过大导致五官变形。《刑事侦缉档案IV》最后一场戏,她和古天乐分别,镜头还没对准她已经泪流满面。在宣萱看来,情绪化对演员帮助极大,“演戏是在玩你的情绪。”

在TVB工作超过二十年,宣萱从未因角色愤怒,在剧组仅有的几次不和谐都与同组演员迟到有关。对方晚到了不说“对不起”,只轻飘飘一句“昨天很晚收工睡不够,今天晚了”,她马上黑着脸回:“大家都没得睡,这不是你迟到的原因。”年轻的时候会很生气,脸黑到傻子都能看出来。现在好些了,会和对方说“你不应该迟到”,道了歉一切如常。

“对我来说,迟到一分钟也是迟。你影响到别人,浪费了别人的时间。”这与“答应了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完”、“欠别人的一定要还”一同成为宣萱处世最基本的原则。

几段毫不掩饰的恋情都以分手告终。30岁时,宣萱与相恋6年的豪门男友谈婚论嫁,男方要求她婚后息影做豪门太太,她拒绝,“女人算结婚后也不能不工作,我从来没想过嫁个有钱男人算了。”

宣萱的面容与性格贯穿在角色中,使时代不同、各异的角色有了相似的内核,帝国理工大学毕业的经历更让她在应对高学历人设时游刃有余。命运百川汇海,她在角色塑造上的成功看起来理所当然。

但她也与角色的倔强性格有不同之处,她笃信“做人啊,最要紧的是开心”,工作全凭喜好,角色重复也不去计较。起初的光芒因重复多次近乎蹉跎,待厌倦心起已年过四十。在不惑的年纪,困惑滚滚袭来,“演员真的适合我吗?我要成为怎样的人?”

生活并未善待她。甲状腺出状况,感情亦不顺利,身心双重打击下,她迅速水肿,体重从雷打不动的100磅出头飙升到124磅。直到合作多年的朋友当面说出:“你又肥又丑,退休了吧?”才激起她骨子里的斗志。演了那么多倔强角色,那股倔劲儿却是第一次降临到真实生活中。

宣萱于是退出电视屏幕5年,健身减肥,再回来已是《不懂撒娇的女人》里的凌敏,是《使徒行者2》里的施嘉莉。现在的角色她挑了又挑,戏份不一定多,但一定要丰富,嘴里柴米油盐,内心沧海桑田。

《不懂撒娇的女人》播完,宣萱走到街上被人叫Mall姐,她久违地涌上一股荣誉感,“之前二十多年,我都没有(代表作),《憨夫成龙》是郭晋安的(代表作),《寻秦记》是古天乐的(代表作)……代表作一定要别人叫你戏里的角色,别人叫我Mall姐,我觉得成功了。26年了,我终于有了第一部我认可的代表作。”

使徒行者2

不懂撒娇的女人

大好时光

1995年,宣萱在《壹号皇庭IV》中饰演律师程若晖,搭档欧阳震华饰演的余在春形容她“年轻有为,后生可畏,家境不错,前途不可限量”,这句话用在当时的宣萱身上,是她的注脚。

大学期间,宣萱回香港暑期实习,在一个旅游协会打工,负责更新每年的旅游信息给媒体和外国游客,做到第三年,烦闷与厌倦让她确定了工作目标:不能坐办公室。

父亲在新加坡从商,母亲是航空公司高管,她13岁留学英国罗丁中学。班里每个同学都有成为医生或律师的美好理想,她没有,她只喜欢化学。大学读帝国理工大学的物质材料工程专业,每天研究的是铁的硬度、熔点,如果没有意外,她的毕业走向是飞机或轮船制造——总之是坐办公室的工作。毕业后,她放弃专业,拿了张空姐申请表,准备借着便利周游世界。填好表,TVB的电话打过来,邀请她去当艺员。在这之前,她在街头被星探挖掘,拍了雀巢和金沙巧克力的广告,引起了TVB的注意。

在极短的思考时间内,宣萱想起第一次接触舞台的情景:大学的中国同学会搞了个舞台剧,邀请宣萱当托去面试,“不要我演,只是希望大家看到有人报名了能跟着报名。”面试结束后她被硬分到一个角色,舞台剧在友好协作的团队氛围中大获成功,因为反响极佳,回国后还在香港加演了两场。这让宣萱体会到演戏的成感。她答应了,命运此拐向。

加入TVB后,宣萱出演的第一个角色是女二号,该剧(《千岁情人》)女主角是当时还叫王靖雯的王菲,男主角是方中信,她多年的偶像。

《千岁情人》中一场与方中信分手的戏,方中信将她挡在门外,她要不停敲门不停哭。她不知道怎么演,也哭不出来。哭戏是她最害怕的部分,每天发通告只要看到有哭戏她的压力会别大。导演教她敲门要带情绪,学会借助道具,在念对白的时候酝酿情绪。她拿起手边的木头敲门,心里想着,我那么喜欢方中信,他怎么不要我了?越敲越激动,眼泪流出来了。演完看回放,她觉得,这样的表现对于一个新人已经OK了。

“我看戏的时候会问自己想看到什么。我希望看到演员能把我带入角色、带入剧情,有直接的感受。我当观众是这样,当演员的时候,我觉得演得自然很重要。”宣萱认为自己在演戏上有天分,“能够迅速投入角色,把她演绎出来。”

比起演戏上的天分,宣萱的记忆力为拍摄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让她迅速适应了TVB高强度的拍戏节奏。《壹号皇庭IV》拍摄期间,剧本边拍边写。一场戏拍完了,演员围到监制身边,监制递上几张手写剧本,每个人赶紧找个小房间,关在里面背台词,十几二十分钟背好开拍,有时结案陈词有五页纸。宣萱背得快,NG也不多。

良好的业务能力加上看上去聪明、笑起来有灵气的样貌,让宣萱的TVB之路走得顺风顺水。继《千岁情人》后,她接连参演《天降奇缘》《壹号皇庭IV》《天地男儿》《刑事侦缉档案IV》《寻秦记》……要么是女一,要么是TVB的当年大制作。这些剧集至今还在众多电视台播放,宣萱也因此成为无线第五代当红花旦。

她的影响力甚至延伸到每一年台庆的“我最喜爱的男主角”(后更名为男主角)名单:第一届《难兄难弟》的罗嘉良、第二届《天地豪情》的罗嘉良、第三届《刑事侦缉档案IV》的古天乐、第四届《洗冤录》的欧阳震华、第五届《寻秦记》的古天乐、第六届《戆夫成龙》的郭晋安,都是因为和宣萱演对手戏而得奖。《戆夫成龙》打破无线统计个人收视11年以来的收视纪录,连续两年多捧得众多奖项。

这是宣萱激情燃烧最为炽烈的时候,对她和香港而言,那都是的时光。面前很多机会,未来无限可能。

2001年,宣萱(左)与古天乐(中)、郭羡妮合作《寻秦记》

1999年,宣萱凭借《刑事侦缉档案IV》获得台庆女主角,古天乐获得男主角

我不是aggressive的人

曾有导演问宣萱,在这行工作想要什么,奖?目标?宣萱摇摇头答:“没有,开心好了。”导演严肃地对她说:“你不能这样。你一定要有要求,有目标才能进步。”当时的宣萱不以为然,“我不是aggressive的人,开心OK了。”同时期的一次外拍,另一位导演抱怨自己还要做很多工作,很不开心,宣萱纳闷:“不开心做来干嘛?”导演回她:“这是工作,不是要开心。”她不解。

对那时的她来说,开心是支撑高强度工作的源动力。拍很累,人少戏多,每天都要开工,她曾有一个月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即便躺下了,脑袋里还想着“我要开工,我要演戏”,“我知道我很累,但回到公司会醒过来。我很开心,常常说如果你不喜欢演戏的话,在TVB真的会觉得时间很难过,但如果你开心,能盖过每一个问题。”

在演了一系列成功的角色之后,分给宣萱的角色开始重复,宣萱都接了,理由是“每次不同的搭档都能碰撞出新的火花”。作为TVB的老员工,她深谙这里的游戏规则。监制有压力,收视不好会问责。所有的角色分配都成了安全第一的路径依赖,“我看起来像一个女强人、聪明人。性格突出是好事,但当我的性格太突出,监制马上会觉得你是那人。你不能演坏蛋。他们不敢找我演任何会有危险的角色。”

演艺圈向来现实,老人还未退场,新人又齐齐冒出。宣萱再怎么将同类角色演到极致也敌不过年纪渐长,又遇到TVB盛极而衰,内忧外患之际,她的戏约渐渐减少。宣萱怕麻烦,入行以来工作事宜都由经纪人打理,有工作做,没工作找朋友喝茶聊天爬山旅游。见朋友时间越来越多,工作时间越来越少,每次问经纪人都说“没人找你”。散散漫漫过了4年,告别了连续十多年没时间睡觉的日子,她突然有了大量的空闲,也顺带冒出一股不合时宜的迷惘。

“我开始想自己应该怎么做。进了TVB一直演,越演越喜欢,到了一个阶段,演了很多很像的角色,有点闷。”

演艺事业在这时遭遇了第一个低谷。顺境曾让她一度处于饱满的热情与强硬的个性齐飞的状态,处事非黑即白又毫不掩饰,“开心不开心、可以不可以,我没有中间点,没有灰色地带。”刘松仁曾意味深长地跟她讲:“想要进一步,这样的个性会成为你更上一层的阻碍。”这句话在低谷期发挥了作用,她的个性开始收敛,也不再事事逞英雄。原则往后退一步,全用在要求自己上面。

“年轻的时候不会想太多别人的感受,我开心好。其实放松一点,有时坚持不做的事情即使做了也没什么影响,甚至对自己有好处,发现自己演戏方面可以再宽一点。”

2012年,《飞虎》拍摄完毕,宣萱离开TVB,往后5年里,TVB曾邀请她回巢,但剧本毫无意外,此作罢。同时,她与经纪人解约,在微博上留了邮箱,自己兼任经纪人。一切从头学起,时常一边拍戏一边和合作方对合同。

低谷期前前后后算下来近八年,对于一个上升期的女演员来说是极为宝贵的时间,在宣萱看来,这八年虽然没什么产出,但“从前很多事情不懂,现在世界看多了,有了经历,对演戏也有很大帮助”。在这期间,她开始健身,瘦回110磅。“我还是喜欢拍戏。我喜欢,那继续吧。”

解决了迷惘后,她第一次开始反思电影导演的话,也第一次有了除“开心”之外的具象目标——有一部代表作。

做人呐,最要紧的是开心

2017年,宣萱以《不懂撒娇的女人》中企业高管Mall姐一角回归。拍摄时她想到了父亲,想他平常的讲话方式和动作。所以Mall姐时常眉头紧锁,语速超快但发音不模糊,身体前倾,展现出一压迫感和冲击力。这几乎是宣萱第一次结合现实观察与经验去演戏,“我第一部戏已经是女二,很快是女一。一路太顺,没什么经历,觉得这么演观众喜欢,根本不会去想怎么突破自己。没有人生经历的时候,(观察)是一名演员(诠释角色)基本的事情,但我没有,好像开心好,不要拿奖,不要赚大钱,我喜欢我的工作,我的钱够我生活,这样。”

《使徒行者2》的施嘉莉是宣萱第二个精挑细选的角色。“她是有经历的女人,生意人,聪明、要赚钱。我身边有一个朋友也是生意人,我永远看不到他想什么,开心不开心看不出来,因为他情绪是平的,最开心是这样,最不开心也是这样,我把他放进这个角色。”宣萱放慢了说话速度,减少了讲话的动作,收着情绪演,她很满意。

现在再看电影,她不会以观众的视角看故事,而是带着“病”去分析演员接没接住戏,演员的诠释与故事调性是否契合,造型与动作设计在影片整体呈现上起了多大作用,“观众看,故事好帮助很大。可能我用五成功力,观众也会觉得演得好,故事不好,用九成功力,才会在观众身上得到同一个反应。”

最近香港有电视台晚上重播宣萱主演的剧集,她觉得自己当年演得很差。乌廷芳前期天真任性是可以的,但是遭到连晋侵犯、遇上人生巨变,整个人的状态应该有彻底的转变。在她当年的呈现中,乌廷芳悲伤是悲伤,痛苦是痛苦。“看戏是要感受到这个角色,不是光看你表面的表情。要观众相信你,为你痛,那才是好的。那时的我演得比较表面。心痛不一定要哭,但当时不懂,那个时候我的脑袋没那么聪明,也没那么多精力让我懂怎样更好。”经验的积累让宣萱处理复杂角色得心应手,但她也深知自己再回不到乌廷芳前期的纯真,“从前天真是自然的,现在会有些做作。但现在演施嘉莉正好,她有经历。从前演,死定。”

从只顾演戏、角色重复到再度复出,宣萱在上的成长来得比预料中慢了些。但这仅仅是对本来优秀的演员更上一层楼的要求,毕竟,早在1999年她凭借《刑事侦缉档案IV》的武俏君获得当年台庆女主角。

低谷并未改变宣萱长久以来爽朗、愉悦的心态。TVB那句经典台词“做人呐,最要紧的是开心”似乎刻在了这位大半青春都耗在TVB的演员骨子里。开心依然是她的追求,只是开心的标准比从前更具象化,“希望演多一些好的戏是满足自己。希望每一部戏都能有口碑,不是播完了完。”

良好的心态和严格的自律(每周两次面部护理、两次健身)让她依旧保持着二十多岁时的体形,皮肤紧致细腻,眼神清澈干净。她依旧甚少为生活担忧,三十多岁时她曾焦虑迟迟未有结果的爱情,但到了47岁,找到真心相爱的人共度余生比拥有一份凑合的婚姻更重要,她乐观地坚信这个人一定会来,或早或晚。

(实习记者何钻莹、汪一川对本文亦有贡献。感谢Fridge提供拍摄场地, MOCo提供服装)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