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报道 | 安德烈·K·基谢列 我和海豹突击队一起战斗的日子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晓丽

作为美军历史上狙杀人数最多的狙击手,克里斯·凯尔在美国算得上家喻户晓的人物。一部写实主义题材的电影《美国狙击手》,更将其在海豹突击队的生平事迹搬上了大银幕。

克里斯·凯尔在回忆录中曾透露,伊拉克战争中海豹突击队曾经和波兰GROM(雷鸣队)并肩作战。作为冷战后才加入北约组织的东欧盟友,波兰军队很少被中国媒体关注,关于他们的报道更是少之又少。

伊拉克战争期间,波兰GROM是唯一一支获得美国总统布什嘉奖的外国。克里斯的回忆录中盛赞雷鸣突击队的成员训练水平和作战能力俱佳,与海豹突击队等美军精英单位处在同一水平线上。

通过多方打探,我终于找到在伊拉克战斗过的安德烈·K·基谢列,他在GROM突击队服役多年,曾与海豹突击队和三角洲并肩作战,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克里斯·凯尔。他的中文版回忆录《我在雷队13年》去年底也在国内出版。

在波兰第三大城市弗罗兹瓦夫的一家餐厅,我见到了这位前GROM成员。已经退役多年的安德烈现在是一名战术教官,负责培训军警和私营军事武装力量。安德烈保持着蓄须的习惯,在中东地区活动各国兵的标志是大胡子,据说这样更容易融入当地环境。他看起来是个有些腼腆的中年波兰汉子,并不像传说中一身杀气目光犀利的“杀手”,刚刚见面真的让人有点“失望”。

美军历史上狙杀人数最多的狙击手克里斯·凯尔

和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一样难进

“和美国不一样,GROM并没有一个报考机制,我从参军时很想加入,开始却并不知道怎么敲开这个门。”

军事中学毕业的安德烈自幼运动细胞发达,还曾是学校的足球运动员。加入波兰军队后被分配到了步兵的突击营,并完成了空降兵训练。这意味着,安德烈此时已经是标准的“波兰兵”。他在中学听说过GROM是波兰的,参军的目标是加入这个精英团队。

“加入GROM你需要找到报名电话,但是根本不存在GROM的网页,无法用谷歌找到一个报名热线直接打过去。GROM至今也没有公布过报名热线,只能自己通过的各关系去找,很多人在寻找电话的过程中放弃了。”这听起来有点像哈利·波寻找魔法学校的路径,然而实际上要敲开GROM 的大门甚至比霍格沃茨还困难。

安德烈花了3个月才找到秘密报名热线,他每周利用出营房休假的时间,给GROM的热线打电话。在没有手机的年代,现役士兵出营房打电话是个非常珍贵的机会,一般都是留给家人和爱人。打了1年多电话,安德烈终于获得宝贵的“录取通知”。

即便拥有很好的体能、训练成绩和智商,也不一定能获得GROM的邀请。在安德烈看来,加入GROM还需要努力之外的因素,因为从来没人能说清楚选拔标准。“我们经常对候选人说的一句话是:‘你真他X的优秀!但不是GROM需要的那优秀。’,GROM从建立时注定需要各不同专长的人,所以被选中的人必须是正好出现空缺的位置。比如需要金发的成员,那么天生黑头发不可能被选中,只有下次他们需要黑发的队员时,才有可能被选中。我被选中的原因是,当时水上战斗队刚刚组建需要喜欢水的人。”

我接着问安德烈是否喜欢游泳,他的回答是:“我从加入雷队之后要求调到陆地战斗队去,却一直未果!水下训练很痛苦!”也许是GROM认为安德烈虽然不喜欢游泳却很有水上作战的天分,也许是因为当时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总之他如愿以偿进入了GROM。

GROM 是个非常典型的精英小团队,成立至今成员也只有200-300人,这点和海豹六队以及三角洲非常像。一位以色列的朋友告诉我,这 奇怪的选拔方式在以色列也存在,例如著名的摩萨德暗杀队——Kidon,其成员的选拔也是如此。最优秀的作战团体,需要的是殊的人才。

安德烈·K·基谢列 (左) 与克里斯·凯尔

苏联人和美国人先后训练的军队

加入GROM之前,安德烈已经是波兰兵,他对GROM仍向往不已,显然这并不仅仅因为这个地方神秘。

“波兰军队在冷战中一直被苏联军队培训,因此常规的训练方法、战术和武器都继承自苏联,只有GROM是冷战后根据北约的标准组建的。90年代初期,美国国防部派出三角洲协助波兰组建了GROM,至今GROM营房门口的一条小路仍被称为三角洲大道。”

GROM 的建立者彼得雷斯基将军是个出色的情报官员,冷战结束之后他呼吁波兰进行军事改革,建立符合现代化标准的(注:彼得雷斯基在2010年因为抑郁症而自杀,波兰举国哀悼)。由于运用了全新的理念,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GROM很快成为北约中的劲旅。

由于设立之初是按照“殊任务(SMU)”的标准建立的,所以GROM不仅人员训练和选拔非常严格,而且也是当时波兰的。比如在90年代初期他们和西方一样,把德国制造的MP5冲锋枪作为标准配备,此前在波兰陆军突击队中这武器只有几支。在伊拉克战争中,GROM甚至比海豹突击队更早了德国制造的HK-416步枪,美军士兵见到都非常羡慕。

安德烈认为,GROM的建立对于波兰这个前社会主义国家在冷战后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1994年开始,GROM积极参与联合国在海地的维和行动,并且长期参与北约的各军事行动。尤其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的表现,让GROM获得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尊重。

对于波兰参与了美国发动的多场战争这件事,安德烈有自己的看法:“波兰是否应该参战,这是个政治问题我不太懂。站在军人的角度考虑,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让波兰军队获得了重生。在此之前,只有GROM按照现代化的标准去建立,我之前所在的步兵突击队还是苏联的一套。参与战争之后波兰军队才开始意识到问题在哪里,和如何改革这些问题。你要知道对于波兰这个国家而言,建立一支强大且现代化的军队,是维持生存的关键。”

波兰历史上地处列强环伺的欧洲腹地,曾经多次亡国及被瓜分,却最终保持了独立自主,加入北约也是波兰基于自身利益而做出的选择。GROM在战争中的优秀表现,对提高波兰的国家地位非常重要。

“跟你说件很有趣的事情,在伊拉克战争爆发的时候,GROM水上攻击大队负责占领伊拉克一个海上油井。萨达姆的军队准备开战后炸毁这里,然后倾倒石油到波斯湾制造生态灾难,像他们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的所作所为一样。我们成功解决了油田上的伊拉克军队,并且顺利占领了油田,参与攻击的队员毫发无损。美国媒体却报道说我们在伤亡惨重的情况下险胜,因为美国人觉得波兰军队是不行,而同区域另一个油田是海豹突击队和英国皇家空勤团完成的占领。美国人认为我们要比海豹突击队差劲,所以肯定伤亡惨重,这是他们的偏见。跟我们一起行动的美国都对此表示无奈,因为他们在现场。我们当时觉得‘好吧无所谓,我们能证明自己’。”

2005年之后,随着GROM参与了越来越多的战斗,外界开始意识到他们也是精兵劲旅。GROM和SAS、三角洲、海豹突击队等单位一样,接受联军作战司令部的指挥,被分派执行最高机密的任务,抓捕最危险的恐怖分子。在黑水公司,GROM退役的士兵也获得了和海豹突击队退役士兵同样的薪资标准。

GROM的表现不仅让波兰获得了盟友的赞誉,也成为未来军事改革标杆,波兰陆海军的开始以GROM为标准,开始了全面的现代化改革。并且建立了波兰联合作战司令部,来指挥和管理这些现代化的。

2014年9月,波兰AGAT和GROM队员参加国际训练

那些和海豹突击队并肩战斗的日子

在伊拉克战争之前,GROM水上攻击队曾经多次和海豹突击队进行联合训练。安德烈表示,90年代末期,由于经常进行联合训练,所以互相熟悉对方的和战术。

海豹突击队在波兰的表现,给安德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7月份我们在波罗的海进行水下训练,他们带着太平洋使用的夏季潜水服来了,我们内心窃喜等着看笑话。因为美国人显然不知道这里水下温度只有几度。我们几乎一年四季都穿着冬季保暖的干式潜水服训练,这样才不会被冻僵,他们肯定会被冻死!”

安德烈眼看着彪悍的海豹突击队员出水的一刻嘴角已经冻得铁青,浑身发抖。“不过他们真是汉子!居然忍住了一天的水下训练没有人倒下。”

美军击败萨达姆,占领了伊拉克全境,GROM的任务转为抓捕那些扑克牌通缉令上的“坏蛋”,他们被编入中情局和美军的联合遣队,也是成功抓捕萨达姆的121遣队。

“遣队不仅有我们,还有三角洲、海豹、英国的SAS等单位。”安德烈认为行动中最危险的是友军火力,“有一次在巴格达的行动,我们的车队在返回基地途中,发现一辆民用车辆快速接近。负责后方警卫的海豹突击队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对这辆车开火并且命中,好在车内人员没有伤亡。到了基地我们才了解到,那是刚刚完成情报交接任务的中情局工,正好跟我们一样返回基地。”

这次友军火力事件导致当天参与行动的队员都被暂停行动接受调查。在安德烈看来,这是非常严重的处分,因为在战区如果像后备球员那样坐了冷板凳,是非常难受的事情,每天去执行“直接行动”才是他们应该干的事情。

“和常规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经常需要执行‘直接行动’。也是你有机会面对面地和敌人战斗,且距离可能非常近,近到能看清对方的样貌。普通的战斗虽然也会发生枪战,但是大部分情况下, 只是相隔200米、在看不清对方的情况下盲目开火。”

在伊拉克第三大城市摩苏尔,安德烈开始执行最为频繁的“直接行动”。“那段经历是我在战争中最为刺激的时候,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出去抓‘坏蛋’。我们平均每个月要抓到50个‘坏蛋’。”这些行动,让该地区的GROM、三角洲、海豹突击队和SAS疲于奔命,效果却有目共睹。

“在基地的食堂,驻守当地的美国陆军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士兵,见到我们来吃饭会自动让座。因为他们知道,‘波兰兄弟’每多抓走一个‘坏蛋’,他们巡逻多一分安全,经常有美军士兵在吃饭时走过来向我们表示感谢。”

在这些联合抓捕行动中,海豹突击队是GROM最经常搭档的伙伴。“在那个电影(《美国狙击手》)中克里斯是个很牛仔的人,实际上他很谦虚,脾气好,而且经常认真地向我们请教战术问题,相互学习。当时,他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海豹杀手’,狙杀了上百名恐怖分子!我们听说是他都感觉见到了传奇人物,他却完全没有什么架子。”

尽管安德烈的在摩苏尔期间平均每天抓到两个恐怖分子,他却告诉我自己在此期间一枪未开。“这些抓捕行动需要你迅速、强势且突然地控制局面,虽然我们几乎每天都在战斗,但是因为计划周密且训练有素,因此在伊拉克的几年中我一枪都没开过成功控制了场面。”在安德烈看来看,并不是杀手,他们开枪也是基于任务的需要。

到阿富汗之后,安德烈开始第一次真正开枪消灭目标,因为他们经常需要进入塔利班控制的地区巡逻和交战,对方一旦发现会开火。此前在伊拉克的行动更像警察的治安行动,在控制得当的情况下可以“和平”解决问题,而阿富汗则是你死我活的战场。“我清楚地记得在阿富汗第一次开枪杀人的经过,我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如果不开枪干掉他,我会被他杀死,他还会继续杀死我的队友。”在交谈中安德烈对此有些避讳,即便是身经百战的他,仍旧回避杀戮这个词。

安德烈在伊拉克战斗了13年,参与完成了摧毁萨达姆军队设施、抓捕恐怖分子、攻击塔利班基地、营救被绑架的波兰人质以及保护波兰驻伊拉克大使的任务。在行动中他的右手曾经负伤,几乎要被迫退出现役,却通过训练最终重返战场。在他看来,作战、训练和执行任务,像空气和面包一样是不可或缺的。最终他以少校军衔,从GROM光荣退役,回归波兰陪伴自己的妻子和儿女。

《我在雷队13年》

“我完成了自己青年时期定下的目标,加入GROM并且参与战争。我不觉得我是什么英雄,只是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我非常清楚什么才是自己最需要的,那是平安回到家人身边,每天能和他们共进晚餐。”回归平淡后,他又重新成为安德烈·K·基谢列(注:在GROM服役期间,所有队员使用化名,所有个人身份信息均被列为绝密资料。安德烈化名 “基谢列夫斯基”、“K先生”,士兵代号“208”。退役后他才开始重新使用本名生活和工作,回归平民生活)。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