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报道 | 令狐安 中央巡视组不能怕得罪人 不能有功利思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邓莎

令狐安在1997年8月被任命为云南省委书记的时候还不满51岁。他的前任记高严携巨款潜逃澳洲,至今不知所踪;他的继任者白恩培也在去年落马,据称涉案金额惊人。

跟令狐安搭班子的云南省长李嘉廷,上任仅两年因贪污受贿遭到双规。令狐安因“承担领导责任”,被调往国家审计署担任副审计长(正部级)。

当媒体再次关注到这位曾经前途无限的官员时,已经是14年后,稍年轻的记者甚至会对履历中“云南省委书记”一项感到疑惑。

刚刚过去的2015年全国“两会”上,山西代表团被单独安排在京西的万寿庄宾馆。因为过去一年发生的“塌方式腐败”,代表团里气氛紧张,连宾馆的服务员都会警惕地问记者“去哪?找谁?”3月3日第一次全团会,大批记者聚集在会场外,等会议结束挤进去,才发现书记、省长已经从另一侧通道离开,会场里只剩下令狐安一人,正不紧不慢地把材料塞进文件袋。

14年里,令狐安到中央党校学习过一次,当选过一届中纪委常委,去年3月,他被任命为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进驻科技部。

由于事先做过准备,令狐安跟记者聊了很多巡视组的事情,几乎有问必答。几天后,记者再次向令狐安约访,他通过短信发来几首自己写的诗词,其中的《回首》写道:“回首浮生一丈夫,献身但耻作权奴。是非难免随风摆,邪正不甘跟屁呼。六欲七情人皆有,三差两错我岂无。老来唯恐糊涂犯,慢道天凉秋好乎。”

2013年3月11日,北京,令计划在人民大会堂出席全国政协十二届会议

因同姓闹笑话

人物周刊:最近回过(山西平陆)老家吗?有不少人猜测你和令家的关系。

令狐安:我没生在那,父亲从山西出来以后,也没去过,那个村子现在在水库底下。

不是说现在令计划出问题了我和他撇清关系。原来我职务高的时候,90年代初,令计划刚到中办担任研究室主任,香港媒体报道说令计划是我弟弟,沾了我的光。后来令计划晋升,我调到审计署去了,又报道说我是他弟弟,我沾他的光,弄了个省部级。说老实话,我做副部长的时候,他连一个处级干部都不是,当时还在上学读研究生呢。

前年,延安精神研究会开会,我是常务副会长,结果两个老同志吃完饭过来安慰我说“你一定要想开啊”,我说我没什么想不开的,他们说“听说你孙子出问题了”,我说我没孙子啊。他们又说“你儿子调动你别想不开”,我说你说谁吧?他们说“令计划不是你儿子吗”,我说令计划如果是我儿子,那我10岁生儿子了。让我哭笑不得。后来我和一个老同志说,亏了令计划没进常委,不然说不定传言我成他儿子了。其实我们两家没有亲戚关系,连远亲都不算,是同姓,也不是一个村。中国政治历史的缺点是人治,长期的封建统治,宗族、宗法深入人心,所以才有上面的笑话。

人物周刊:那你是怎么认识令计划的?

令狐安:在北京开会认识的。每年中纪委开全会之前,中纪委常委坐在外面会议室等着,从总书记到书记处书记,和我们轮流握手,那么着令计划和我握一下手。我知道他,也是他进了书记处和我握手后,才知道有这么个人。

谣传多得很,前一段山西有个经济案件,当事人写举报信,说我干预,还说我和令计划光着屁股一起长大,好得不得了。他告我,还把这封信寄给我一份,后来我把这封信给了中纪委,要求让山西纪委核实一下,结论是绝没有这事。最可笑的还有跑官的通过关系找我,我说我怎么可能帮你跑这事呢,你跑这个干嘛,我不管你这事,要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后来对方说,“你能不能找令政策说一说,听说你和令计划很熟,一块长大的。”吏治腐败已经很严重了,老百姓和官员相信跑官要官,要么你拿钱买,要么你让大官来打招呼。

人物周刊:最近一次去山西是什么时候?

令狐安:去年11月。按规定,我们每个全国人大常委都要有联系的基层代表。我到山西自己找个地方住下,山西省也不知道。临走之前和山西省人大打了个招呼,这个期间很少有人去山西,所以我去了他们还挺感动的,说“大家都怕粘包,谁也不来了,你还来”。因为我也没什么可怕的。

人物周刊:去没去过平陆?

令狐安:从生下来到现在,只去过一次。2002年底,我到山西调查,山西省领导和我说,老家你从来没去过,不回去一下?到了平陆,我犹豫了一下没去村里。我是个和老家毫无关系的人,一回去会有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找我。我现在在平陆已经没有近亲了,当时没去看,让别人给他捎了1000块钱。这样,老家还有些人跑到北京找我,替别人打官司的,想升官的。这样的人我见也不见,不许进门。

反腐也可能成为政绩观

人物周刊:山西的塌方式腐败根源是煤吗?

令狐安:我对山西的了解跟你们差不多。但是从全国来看,矿产确实是腐败高发领域之一。我在审计署时分管过环保审计、资源审计、金融审计,包括土地审计,从腐败高发领域来看,第一个首先是土地,房地产开发,再一个是矿产资源,第三是前些年的企业改制,包括各级国企向领导输送利益。

当年去地方搞省长审计的时候,我发现高速公路转让过程中向领导家族输送利益的行为,招标也不不透明,只有领导亲属才能有。那我要写进对省长的监督责任审计报告里,当地不让我写,我说你不让我写,除非我辞职,不然真相大白的时候,我怎么交代?唯一出路是你纠正了,我写你被指出来以后纠正了。

人物周刊:据您作为巡视组组长的了解,通过巡视工作曝出的腐败案件有多大比例?

令狐安:这个很难说,我不知道中央纪委有没有统计。但根据我过去的工作经验来看,腐败案件大部分都是依靠举报,不然是发现不了的。

巡视本身并不办案,好多人误以为巡视组受理了举报后去调查,甚至直接把人双规了,不是这样。因为它时间很短,对一个省的巡视原来也不过3个月,现在缩减到两个月了,对一个部门的巡视过去是两个月,现在压缩到一个月。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查清很多案件。巡视组会受理举报线索,其中的重点问题或者可信性比较大的,经过请示以后做深入调查,最后形成一个巡视报告,但不是办案,也不是审计。

人物周刊:中央对巡视工作有指标吗?

令狐安:没有,据我了解,中央历次巡视,无论是内部还是会议,从来不对“抓老虎打苍蝇”下指标。而且从历史的教训来看,不能下指标,只要一下指标,必搞形式主义,必出冤假错案。

人物周刊:(巡视组)底下的人是否会有比较的心理?

令狐安:巡视组没有攀比,中央也没有表扬谁、批评谁,没有说发现线索多表扬、少批评。关键在组长、副组长的掌握,第一要很负责任,很认真,不能怕得罪人,第二不能有功利思想,想要立功、表现自己,获得提拔,不能有这思想。中央的要求也很明确,王岐山同志有两句话,“应该发现而没有发现,叫失职。”“发现了问题不报告,叫渎职。”

政绩观表现在各个方面,反腐败本身也是政绩观,我们也想打的老虎越多越好,但不能把好人也打成老虎,得接受以前搞运动的教训。现在有些人说反腐怕搞过头,我不担心,只要不搞运动,不会过头。

人物周刊:巡视中会不会有人来说情?

令狐安:这次巡视中我倒没发现,我们组里没有。有打听的,通过各关系来打听,通过同学、老乡来问,拐弯抹角地问,但是我们都很警惕,因为有纪律,事先都打了预防针了,如果透露了,巡视组是要给纪律处分的。

人物周刊:巡视中什么时候会难度比较大?

令狐安:有的领域,根据过去发生的案件和社会上的反映,应该有比较大的问题,但是从收到的举报来看,没有过硬的证据。但是你又不能像过去搞运动一样随便把人限制自由,还要实事求是,会比较困惑。这情况,根据时间关系,我们会组织审计力量,怀疑的环节,调一部分账目,看能不能有发现。

人物周刊:之前媒体报道说,有地方政府搞截访,导致有的举报人见不到巡视组。

令狐安:确实有一个接访机制,是中央巡视办要求建立的,不是被巡视单位想切断巡视组信息搞的。因为中国的殊国情,你只要去了,会一大堆人来上访。但从我接的电话和信件来讲,90%都和巡视工作没关系,根本八竿子打不着。(举报者)他自己也知道,但只要有人来,没关系也来举报。

这个接访机构,实际上是为保证巡视组的工作。真的想举报哪个领导,信访办拦不住,通过信件、电话都进来了。我觉得网上炒作多了点,信访办又没人回应。现在好多官员怕事,猫起来不吭气,怕一说别人抓住你,弄个人肉搜索什么的,现在都是这么个思想。

给记者创造监督的环境

人物周刊:你觉得2015还会有所谓的大老虎吗?

令狐安:这也得实事求是,不能臆测,走一步看一步。实际上周永康在前年已经开始内部审查了,像搞巡视一样,发现问题,经过领导同意,我们可以做一些深入了解,这是合法的,我们没有制约你的人身自由,也没有对你进行立案,但必须做点了解,包括你的家庭。但比如说人家老婆出轨了或者老公出轨了,跟这事儿没关系,你不能去调查他。我倒不主张对这些东西进行批评。人家说什么,比如我今天这么想,明天变了,夫妻俩还有时候吵架呢,所以他有不同意见、不同看法,做领导的也别大惊小怪,也不要看得太重。

人物周刊:现在仍有很多人觉得反腐也是几年间的事情。

令狐安:现在开始不是了。

有一条你们没注意到,中国的监督机制有一个很大的薄弱环节。你看世界上凡是监督搞得好的国家,一个成功经验叫“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监督密切配合,相辅相成”。这和意识形态没有关系,

我们国家自上而下的监督,从机构设置来讲是全世界最强大的,哪个国家有中国这样的各级纪委、政府监察部一直设到县里去?各制度、规定,全世界也是名列前茅,但操作性、程序性的制度规定太少。

第二大不足是自下而上的监督不足,老百姓的监督、媒体的监督,要保护记者依法监督的权利。另一方面,记者造假怎么办?巡视发现新华社记者站都有这么干的,给企业看内参草稿,让你拿钱;有的媒体的记者站还办企业,和地方利益交织在一起。所以我的意思是给记者创造一个监督的环境,有人担心满报纸都是黑暗面,那可以规定一个比例,大体上好的占多少,坏的占多少。

中国的民主政治为什么难建设呢?从各级干部来讲,封建传统思想很深,个人说了算。从老百姓方面来讲,缺乏民主训练,民粹主义土壤也很浓厚。封建主义浓厚,那搞不好是讲独裁的;民粹主义是无政府,结合起来那还能好了吗?

民主政治要坚持中国色,吸收别的国家的成功经验,别是具体的做法,不要排斥。在执政党的领导下要权力相对的制约。在这个过程中,一步一步,宁可慢一点,但是稳一点。我觉得这个大框架是对的,问题是这个框架怎么充实,枝枝叶叶长得丰满。

(实习记者赵瑞、尹瑞涛对此文亦有贡献)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