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回访 | 马深义2014 父亲的心愿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郑日昌

马深义的头发已经白了三分之一,但是精神比去年好了很多。

马深义是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文楼村的一名艾滋病患者,十几年前因为血染病。2001年妻子艾滋病发作去世以后,他与3个孩子相依为命,其中二女儿马茹和小儿子马占朝也是艾滋病患者。

今年是回访的第10个年头,马茹18岁,马占朝也已经14岁了。

“感觉这一年也没啥变化,”马深义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背倚着门框,手紧紧地揣在兜里。

去年从广东回来以后,马深义再没出去打工——身体不好,适应不了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今年了一年庄稼,收了三四千斤小麦,五六千斤玉米,“个万八千,除去化肥、子,剩下来几千块钱,还是不如打工挣得多。”

冬天地里没活,马深义跟同村的一个工头到附近的工地上去当小工,一铲一铲往搅拌机里放沙子,一天能挣个八九十块钱。“孩子长大了,开销也越来越大,我光想着出去干点活,我干的重体力活还是比较多,身体还能承受。”

活一天扒蹬一天

马深义心里憋着一股劲,他在酝酿一个大计划。

现在住的这间屋子已经十几年了,阴暗返潮,墙皮都脱落了。马深义想明后年把房子翻盖一下,盖成两层小楼。“我有这个病,一年不如一年,一旦发病了,谁给孩子操这个心,我得给他盖。”

盖房子再加上装修一共得需要十几万块钱,这给马深义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有争强好胜的心情,其他人你弄得好,我比你弄得还好。”

村子里有一批跟马深义同样遭遇的人,其中几个破罐子破摔,每天喝酒不干活,“我跟他们想法不一样,我活一天得扒蹬一天,给小孩子创造财富,人活一天不干活,时间白白浪费了,年轻的时候不干活,等到老了想干也干不了了。”

可能跟这积极的心态有关,马深义今年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一个多月以前检查身体,他的免疫力有六七百。

大女儿马可(化名)两年前结婚,跟着丈夫在北京的一个小村落里开了一间小超市,但是今年马可跟丈夫分开了。“她跟男人合不来,细节我也不知道,老人很多时候干涉不了,只能劝劝她,也没有用,倔得不行。”马可拥有了自己的家庭曾经给马深义带来了极大的安慰,现在这点安慰也破灭了。

二女儿马茹去年不上学了,闲在家里,“之前跟别人一起衣服,别人嫌她不行,不让她干了。”马深义还没有学会跟这个慢慢长大的姑娘交流,“她跟我沟通不多,女孩子跟我也不好沟通”,这句话他重复了三遍。

马深义老觉得自己连累了孩子们,“干活的时候不想这个事,不干活的时候在家里老想。”

想上趟北京

今年五六月份,玉米秧刚上的时候,”北京一位陈女士给马深义打来电话,说她看了关于马深义一家的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想请他们到北京玩,带他们去天安门。这个提议让马深义心动了,占朝一直想看看天安门,看看长城。

暑假过后,马占朝到离家四里外的中学去读书。“他说骑车子蹬得腿疼,我给他买了一个电动车。”马深义用手比划着儿子的身高,“他都到我脖子了,站在我跟前,感觉比我低不了多少。”

过去马占朝的学习成绩是马深义的一大骄傲,简陋的屋子里,整整一面墙的奖状格外抢眼。初中以后,进入了调皮叛逆的青春期,马占朝成绩下滑得厉害。“我说他,大哥哥大姐姐都看见你这些奖状了,你将来考不上大学,你说你咋交待啊?他光笑,不吭声。”

大女儿留在家里的一台智能手机成了马深义的一块心病,马占朝放学回家拿着玩游戏,马深义怕他把心思全花在这个上面,不好好学习,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控制。

马占朝从来不跟马深义说学校的事,平常聊天说说哪里哪里又打架了,马深义很担心儿子会掺和进去,不走正路。

可能是这么多年一直一个人带孩子,马深义对孩子倒是很有耐心,“我从来都不凶他,都是慢慢说,不过没什么作用。”

“他脑瓜可聪明哩,好奇心重,好多东西都能卸开再装上,是不好好干,玩性大。”虽然是责备,马深义的语气却很温和。我们说想见见占朝,他头往外扬了扬,“骑车找同学玩去了,天黑才能回来。”

马深义最大的心愿,是趁自己还有能力,把马占朝好好养大。“我也没啥事,你到这跟我聊聊天,我心情好得多。”马深义送我们走出堂屋,阳光下的院子比屋里还要暖和,一只黑白花的小猫懒洋洋地卧在窗台上。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