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她帮女王“烫平”烦恼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梁英

在温莎城堡服侍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侍从们都知道,当女王说“我要出去一会儿”的时候,她的意思是要去安吉拉·凯利家里坐一坐,喝杯大吉岭茶,聊一会儿天。

安吉拉·凯利,英国女王的私人助理、顾问及服装管理人。她的主要职责是打理女王的衣服和珠宝,为女王准备不同场合的服饰,并负责部分衣服和帽子的设计与制作。然而,在很多人的眼里,安吉拉的地位远远超出了她的职位描述,她扮演的更像是“女王闺蜜”的角色。

她被女王称为“可以做姐妹”的人,两人几乎无话不谈;她也知道女王高贵典雅的背后,是一个爱听八卦的老太太。安吉拉尽心尽责地为女王熨平每件衣服,也颇有野心地想为女王“熨平”所有烦恼。这样的“越权”行为,让她在白金汉宫和温莎城堡里“四面树敌”。

吊车司机的女儿

1952年,伊丽莎白二世在伦敦威斯敏斯大教堂加冕登基。同年,安吉拉在英国利物浦的一个罗马天主教家庭出生。她的父亲托马斯在码头当吊车司机,母亲是一名护士。

少女时期的安吉拉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喜欢社交,迷恋甲壳虫乐队。很早辍学的她,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缝纫的手艺,常流连于跳蚤,翻找便宜的布料给玩偶做衣服。

18岁那年,安吉拉未婚先孕。在上世纪70年代,这被认为是一件伤风败俗的事情。儿子出生后一个月,她和孩子的爸爸弗兰克·怀利在当地一个天主教教堂举行了婚礼。他们开了一家报刊店,并且很快又有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然而,生下女儿不久,报刊店倒闭了,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安吉拉和弗兰克的婚姻走到了终点,她把3个孩子留给了他,只身前往德国柏林,在英国军队的一个食堂谋了一份活。在那里,她嫁给了一个德国人,但这段婚姻只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当她遇到第三任丈夫、爱尔兰卫队军士吉姆·凯利时,她已经是英国驻德国大使克里斯托弗·马拉比家的女管家了。为了胜任这份工作,她自学德语以便和家里的其他仆人沟通;因为大使太太是法国人,她又自学了法语。这些贴心上进的细节,让大使非常器重她,甚至把整个顶楼都送给她住。“她学识不多,但有足够的野心,”吉姆这样评价安吉拉。

正是在克里斯托弗·马拉比大使家,安吉拉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1992年10月,英国女王与菲利普亲王来到大使家,在和女王的交谈中,身为女管家的安吉拉提起了想回英国的打算。

数月之后,安吉拉接到了一个来自英国的电话,邀请她加入女王的服装师团队。

吉姆至今仍记得安吉拉得到这份工作后欣喜若狂的样子,他们还地去了一家酒吧庆祝,“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份工作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投入新工作的安吉拉,陪在女王身边的时间远远多于和丈夫相处的日子,聚少离多的两人于1995年和平分手。吉姆最后一次见到安吉拉,是她送他去地铁站的时候。“我转过身,看见她在哭。”

女王:我们可以做姐妹

英国王室的侍从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不同级别的王室雇员在不同的餐厅用餐。侍从被招聘进宫后一般从最低级别做起,晋升要遵循苛刻的条件。

在过去20年里,安吉拉一步步从服装师晋升为高级服装师、女王的第一位私人助理,再到如今的女王私人助理、顾问及服装管理人。而她与女王之间的关系,也在同步升温。

除了王室成员外,安吉拉是少有的可以触碰女王的人。当她们独处时,其他侍从们总能听到她们的笑声在走廊里回荡。连女王的御用设计师斯图尔·帕尔文都说:“女王试衣服时,如果安吉拉在场,她明显更放松。”甚至有一次,在镜子面前试穿新衣的女王突然转过身来,面带微笑地对安吉拉说:“我们可以做姐妹。”

安吉拉承认,她和女王之间几乎无话不谈,“像两个普通女人聊天一样”,从子孙谈到礼服,从珠宝谈到化妆。

安吉拉眼里的女王,也不同于公众眼中那个优雅端庄、高贵严肃的老太太,反而有着“古灵精怪的幽默感”。“她会模仿各口音,包括我的口音,”安吉拉告诉《每日电讯报》。

一位知情人还向《每日邮报》透露,安吉拉常把她在各派对上听到的八卦和女王分享,深得女王欢心。而之前,这是女王的妹妹玛格丽公主做的事。

也许正因为如此,白金汉宫的知情人士认为,安吉拉和女王是从2002年开始变得亲密起来的——那一年女王失去了母亲和妹妹玛格丽两位亲人。然而,安吉拉否认了这说法:“我不能替代她的母亲和妹妹,我们之间只是一密切的工作关系。”

安吉拉·凯利为女王设计服装

向世界打开女王的衣柜

按照规定,所有应聘英国王室职位的人,都必须签署一份严格的保密协定。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他们通过撰写王室回忆录来牟利。1950年,女王少时的家庭教师玛丽恩·克劳福德出版了《小公主》一书,从此永久失去了王室的信任。

然而2012年,安吉拉却破天荒地得到了女王的许可,出版了《打扮女王:周年大典衣柜》一书,向人们解密了她的工作,同时也向全世界“打开了”女王的衣柜。在这本书中,安吉拉让公众看到了女王“从不出错”着装背后的浩大工程。

“女王的衣服绝不能有褶皱,”安吉拉写道。她和她的团队会先对布料进行测试,唯有经过挤拧之后没有变得皱巴巴的布料,才可以用来制作女王的衣物,以确保女王在马车或汽车里坐了一段时间后衣服也不会变皱。为了防止女王的裙摆被风掀起来不雅,他们会在裙里缝上东西增加重量,然后用风扇进行模拟试验。

值得一提的是,早前凯王妃因裙底频频走光而引起女王不悦时,安吉拉还向王妃传授了这招。此外,乔治小王子去年10月受洗时所穿的长袍,也是安吉拉亲手缝制的。因为女王觉得,此前那件在100年里被62位王室宝宝穿着受洗的长袍“实在太旧了”。

安吉拉在书中透露,除了她,为女王准备重大场合着装的团队通常还有1个助理、3个裁缝、1个女帽设计师和4个服装师,而在筹备女王钻石周年大典服饰期间,又多加了两双手帮忙。

他们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准备钻石周年大典期间的那几套服饰。2012年6月3日,女王在泰晤士河游行时穿的白色服装,灵感源于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喜欢的镶宝石白衣,设计目的是为了跟深红色的皇家游艇形成对照。而庆典音乐会时,女王闪闪发光的金衣,是为了反照白金汉宫前面维多利亚纪念馆的色调,其布料更是1961年购进的,为的是说明女王享国长久。

同年7月27日,在伦敦奥运开幕式的詹姆斯·邦德系列表演中,女王的桃粉色礼服也是经过认真研究的。桃粉色不仅可以让女王在夜空的背景中跳脱出来,又不会与奥运场馆中的任何一颜色形成冲突。

安吉拉还提到,为了避免女王两次会见同一人时穿同一件衣服,或者在短时间内重复穿戴同一套服装,他们还记录着女王的“着装日记”(包括衣柜更新、衣物的穿戴时间和场合、与会对象等细节信息)。

当然,安吉拉十分懂得解密的分寸,在她的书里完全没有提到女王的衣服尺码。

“我的背上已经插满刀子了”

和女王之间的亲密关系,并没有给安吉拉带来好人缘。《唐顿庄园》里伯爵夫人的贴身女仆奥·布莱恩让其他下人们恨得牙痒痒,同样,在王室侍从们的眼里,安吉拉是一个类似的存在。

2004年,白金汉宫餐饮部门的员工杰西卡·莫林纽克斯投诉安吉拉,称她因为午饭迟了把一包垃圾扔在自己身上;4年后,没带通行证的安吉拉硬闯白金汉宫,被安保人员拦下后,她叫嚣:“你知道我是谁吗?”这次争吵让安吉拉获得了“AK47”的外号;2009年,女王的另一位资深服装师艾莉森不愿再给“狂妄自大”的安吉拉当副手,发生口角后辞去了工作。

而最让其他侍从们难以忍受的是,安吉拉的权限已经超越了女王衣柜的范畴。一位王室侍从告诉《每日邮报》记者:“只要是关系到女王的事,她什么都要管,而且要求一切都做到最完美。”

“大家都担心在女王的楼层工作,因为那等于是在给安吉拉工作,”另一位资深的侍从也透露,女王的侍从们都需要向安吉拉汇报工作,私下里都颇有怨言。

而今年早些时候的“暖水瓶事件”更是把矛盾推向了高潮。一位叫梅兰妮的女仆一时疏忽,忘记把女王用于取暖的暖水瓶放在女王床上了,女王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挺好玩,自己起身去灌了暖水瓶。可是,当她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告诉安吉拉后,这件事变得不“好玩”了。这位女仆很快递上辞呈,收拾包裹匆匆离开了白金汉宫。

对于梅兰妮的突然离开,其他侍从纷纷把矛头指向了安吉拉。他们相信,刚刚获得英国国籍和升职的梅兰妮是不会主动离职的,“人难免会犯错,况且女王并没有生气。”

事实上,梅兰妮并不是唯一一个被从女王身边调离的侍从。贝弗莉·琼斯,一位服侍了女王12年并曾服侍过王太后的服装师,也突然被调去做“熨抹布、干洗”的工作了。

安吉拉的影响力已经大到可以决定谁能在女王身边工作,这让女王身边的侍从们都惴惴不安。

对此,早在2007年安吉拉坦承,自己在白金汉宫和温莎城堡里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角色。“我的背上已经插满刀子了,人们编了各各样的故事来诋毁我,”她说。“我只是希望女王一切都好,她那么忙,我希望我能让她的生活轻松一点。”

从熨平女王的衣服到试图“熨平”女王生活里的一切问题,安吉拉·凯利逐步成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左膀右臂。她说,她最大的心愿是“和女王一起变老”。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