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双面苏荣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何柳青

在赵智勇相继被中组部和江西省委宣布免职之后,这把“反腐之火”终于烧到了副国级——苏荣身上。此前,江西官场已有两名副部级干部——江西省人大副主任陈安众、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6月14日17时,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是十八大之后首位落马的副国级干部。

赴任政协副主席之前,苏荣任职江西省委书记,直到2013年4月离开。此次被查,距离他最后一次在青海露面仅4天,距离赵智勇的秘书长一职被免仅仅10天,距离他离任江西也不过一年零一个月。

2012年1月29日,时任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右)和时任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参与植树

江西新公民

“我不是什么新官,只是江西的一个新公民。”

2007年11月30日,中央宣布苏荣担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在履新此职位的开场白中,他这样说。

前任江西省委书记孟建柱调任中央后,关于接任者的猜测,终于在一个月后尘埃落定。

喜欢用右手托腮思考问题的苏荣,青年时心怀学术理想,改革开放的浪潮把他推上了领导者的岗位,并一路晋升至培养中共高中级领导干部的最高学府——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此番任职江西,是近60岁的苏荣第三次担纲省级一把手。此前,他担任过青海、甘肃两省的省委书记。

苏荣到江西的第一件事情是去拜访一批老干部。知情者说,苏荣希望老干部继续发挥余热,并监督他这一届省委省政府的工作。日后,这其中的一些老干部参与了对苏荣的举报。

2007年,江西查处了上饶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副市长程爱平、抚州市政府原副市长邱火明等严重违纪案件。一名政界知情者说,为了搞廉政教育,这些人配合纪委拍了一部忏悔录——坐在镜头前痛哭流涕地自我批判。苏荣与其他省委常委一起观看了部分影像,并当场作出指示,“要严办这些人。”

苏荣到任江西后的第一个批示是邱火明案。这被解读为苏荣对江西官场整肃的开始。在各场合,苏荣更是多次坦承官场的潜规则,“现在有少数领导干部是典型的两面人,在台上人前是正人君子,满口马克思主义,在台下人后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敢做。”

2008年1月29日,苏荣在江西省委大会上说,各级领导干部要识破官场潜规则,带头廉洁。他别希望,在他的任期内,江西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各级干部健康成长,“犯错误的干部越少越好,没有一个省级干部,也没有一个市厅级干部倒下。”

一名当时参与了大会的政界人士表示,听到这番话后,他别激动,“觉得苏荣是一个来江西真正干事的人。”

官场之外,苏荣也极力争取民意。2008年6月2日,一向负责接待贵宾和重要领导的滨江宾馆10号楼二楼会议室,苏荣一改往日会客时西装革履的穿着,上身一件短袖白色衬衫,双手合十走进会场。他不是来参加会议,而是同建议的代表及网友面对面交流,现场有数家门户网站直播。

即使是在这样的场合,苏荣再次揭露官场存在的潜规则。他说,“有人说,四化不如有人说话,德才兼备不如早点有准备,无可否认,潜规则在起作用,是一个事实,不承认这一点,不是唯物主义者,也有人确实找到了这样的机会,得到了这样的甜头,得到了实用。”

苏荣在回应民众的提问时,道出用“知识测评,群众基础测评,党组织考核,面试”四步骤杜绝干部选拔的潜规则。

这一番话为苏荣赢得了足够的掌声。翌日,京城多家报纸发表评论,盛赞苏荣敢于触及敏感政治话题的勇气。

一位熟悉江西政界的人士说,苏荣治赣半载的民意测验至少体现在媒体上是很高的。

半年后,外界从泰豪论坛上看出了江西“内阁”的不合。泰豪论坛自2001年创办以降,已成为一个非官方组织的讨论平台。

2008年6月5日,在“继续解放思想,推动科学发展”的第2期泰豪论坛上,一位江西省主要领导说,“在中部欠发达地区,唯有咬定全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大力推进新型城镇化,农民要往城里去。到城里来,往哪里去?我们有些同志说,上到城里来,到第三产业去,我不同意这个观点,这里面有争议,我知道在座的有些同志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我的观点坚持不放,我们可以争论。”

“在座同志”,正是苏荣。

此前的4月19日,苏荣结束3天上海之行,在南昌滨江宾馆综合楼三楼会议室作了一次总结发言,他用了36页纸、2万余字、近两小时论述城市化建设。参加此次总结会的一位政界人士说,“从与会官员的一致发言中透露出,这是在给江西的新型城镇化建设之路定调。”

新型城镇化,还是新型工业化?争论很快以苏荣胜出结束。

苏荣治赣一年后,当初“很激动”的那位政界人士,再次在台下听到苏荣的讲话时,却对这位江西的新公民感到很失望。“每天提口号,不务实,没什么干劲了,他是想平稳过渡,心态上起了很大的变化。班长都不想干活了,下面的人更想着混日子了。”

后来,苏荣越来越注重形式感。一名知情者告诉记者,苏荣要求,报纸在同时刊登他和省长消息时,报道他的篇幅以及必须比省长大。“报道必须走三栏,省长的报道只能走二栏。”

夫人于丽芳

苏荣在江西宣示的第一份施政纲领是“环鄱阳湖生态经济圈”。2008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主题为“关于建立环鄱阳湖生态经济试验区构想”的新闻发布会。苏荣向中外记者宣布,建设环鄱阳湖生态经济试验区,立足生态,着眼经济,致力于把环鄱阳湖地区建设为全省生态文明的示范区,成为新型产业的集聚区、改革开放的前沿区、城乡协调的先行区和江西崛起的带动区。

这份重要纲领的最初灵感,来源于苏荣的妻子于丽芳用鄱阳湖的水下厨。于丽芳是苏荣的第二任妻子,在民生银行任董事会审计委员会主任。她最初在一本名为《吉林农业》的杂志社做编辑。

在此次两会江西代表团的一次小组审议会上,苏荣亲口透露了这桩事。他说,“我爱人在做饭的时候说南昌的水喝,这不是偏信老婆的话,据我的观察,我爱人用同样的大米在吉林、青海、甘肃、北京做的饭都不如在南昌的好吃。”苏荣提到的这4个地方,是他分别工作过的地方。

但另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这个曾经水域面积达5000平方公里的中国最大淡水湖,如今主核心水区域只剩下50平方公里。

苏荣说,他由此想到,一定要保护住鄱阳湖这一湖清水,它不仅涉及4300万江西人能不能喝上好喝的水,还涉及到整个长江流域的生态平衡,是关系整个民族生存环境的国家大事。

陪夫人买菜做饭,是苏荣主政江西后最大的乐趣。一名知情者说,有一家洪客隆超市在对公众开放之前,每天有大概半个小时只属于苏荣和于丽芳俩人的定制时间。陪同当导购员的则是洪客隆老板,前江西首富熊贤忠。在此过程中,“于丽芳对熊的印象不错,慢慢地很熟悉了,称呼都改叫于姐,后来则直接叫姐姐。”

2011年7月29日,上市国企华润集团以36.9亿元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江西洪客隆百货。而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今年4月17日因涉嫌严重违法违纪,遭中纪委调查。苏荣双规之后,有消息称,是于丽芳主导促成了此次买双方的交易。亦有消息称,北大青鸟原总裁苏达仁系这笔交易的中间人。

资料显示,洪客隆百货有22家门店,收购当年的百货额超过40亿元。收购完成后,这笔交易遭到多人的非议。一位熟悉金融业的人士说,按当时估值,洪客隆顶多不超过30亿元。江西司法系统一位知情者接受采访时说,这笔交易已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

一位接近中纪委办案的知情者告诉记者,从去年底开始,中纪委办案人员进驻江西,开始调查一些领导人在银行系统的信息。在江西地级市里,景德镇属于重灾区,成了中纪委进驻的唯一一个地级市。“去年底去了,一直查到现在。”这名知情人士说,现在进行扫尾工作,“要收网了。”

苏荣任职江西省委书记20天,便到景德镇调研。知情者说,于丽芳作为随行人员参加了此次调研,并喜欢上了景德镇。“其实是喜欢景德镇的陶瓷。”

2010年,许爱民因违反程序、暗箱操作获得中国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而遭到举报。当年,《东莞时报》披露了这一事实。

一名知情者讲,刚开始时,于丽芳不太懂陶瓷,只要是陶艺师送的陶瓷,不管好坏,统统都要。“随着对陶瓷的了解,变得挑剔了,一般人的都不要了,算是大师的也得看是什么样的作品。”知情者说,“从她手上出去的景德镇陶瓷,至少过吨计。”

此后,于丽芳长期呆在景德镇。在景德镇知名陶艺师中,她被称为“于姐”,也有两三名亲密者直接称她为“姐姐”。

出生于1954年的于丽芳,从小喜欢画画。她常跑到南昌瓷板画研究中心跟人切磋。此中心成立于2010年,政府每年拨款300万元。

于丽芳在景德镇拜了“画作有个性”的龚循明为师,学习在瓷板上画画。有一篇介绍她的这样写道:于丽芳少时喜爱文学艺术,近年来一直习写梅兰竹菊,尤钟兰花。“如果说画如其人的话,那么于丽芳的兰花则和人一样的美。”

在景德镇卢窖见过几次于丽芳作画的一名陶艺家称,“她的画作完全没得看,上不了台面。”另一位知情者讲,有一次,在卢窑的画作交流会上,景德镇市一位副市长陪同,他要求一名陶艺家教于丽芳画画,此陶艺家当场拒绝,理由是“她(于丽芳)根本不会画画。”

一名知情者说,于丽芳常带着儿子去卢窑,并介绍给了老板认识。“她有自己独的渠道。”

拜师龚循明后,于丽芳经常到他位于景德镇中华陶艺村的家中学画。陶艺村是景德镇艺术家的聚集区,类似于北京的宋庄。知情者说,于丽芳在景德镇,很少住宿酒店,都是落脚于陶艺村。龚循明是最早进驻陶艺村的陶艺师之一。

知情者说,龚循明后来直接称呼于丽芳为姐姐。“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时,想评上大师的人会找到龚循明,谈妥条件后,他会找到于丽芳操作此事。”

这样的结果导致了景德镇大师泛滥。一名知情者说,巨大的商业利益是“大师”泛滥的直接推手。

南昌地铁还未修好通车之前,龚循明已经拿下了地铁内的瓷板画展览项目。当时,好几位商人想参加此项目的投标,当他们在一次场合聊起此事时,才知道,项目已经被龚循明拿下。记者联系上龚循明,他对此事不予置评。

景德镇一个风景区的老板也称于丽芳为姐姐。世博会后,景德镇市文化局通过市发改委向省世博办申请,希望能授权在景德镇重建世博江西馆。

那个老板获知此事后,想争取把江西馆落户到风景区内,便找到于丽芳协调此事,并许诺她一定数额的股份。

2013年初,世博江西馆最终确定落户于该老板的风景区内。

今年4月份,在苏荣出事前一个月,这名老板取下了办公室里他和于丽芳的合影。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挂在办公室的这张照片成了他向外来者夸耀的资本。

陶瓷之外,于丽芳还别钟意佛学。有一次,她去景德镇下辖浮梁县的瑶里景区住了一晚,此后不久,从景德镇通往这个景区的公路便修了起来。一名知情者说,此前,为了修这条路,向上面打了多次报告,却一直未获得通过。

修这条路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于丽芳看上了这里的风水,她想在瑶里景区的汪湖边上建一座庙。于丽芳曾对随行考察的人讲,庙修好了,她和丈夫经常过去住住。

建庙一事很快开工。但如今,修了三分之一的庙已经停下。“建好的都要扒了。”一名知情者说。

有一年,景德镇一些陶艺家画了一批佛艺陶瓷。在烧制的过程中,同批次的佛艺陶瓷都坏了,唯留下一块“玉观音”的瓷板画。“大家在传,说这是把观音烧活了。”知情者说。

此事后来传到政界。时任景德镇市委的一名主要领导带着手下,跑到“玉观音”瓷板画所有者的家中,要他把瓷板画交出来,送给于丽芳。瓷板画所有者未答应。不久,这名市委主要领导带着手下再次登门提出同样的要求,也未如愿。

后来,苏荣带着于丽芳登门拜访,提出如上要求。瓷板画所有者依然拒绝。苏荣和于丽芳很不高兴地离去。

官商交易

去年9月,中央巡视组在结束江西巡视时指出,巡视中干部群众也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包括“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牟取私利等问题”。

苏荣落马后,周建华前妻姚敏建把举报材料中一直未点名的两个名字说了出来:苏荣和于丽芳。

2012年1月4日,周建华因受贿罪被宣布双规。在此之前,他任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的举报材料称,他是因为举报苏荣而被构陷入狱的。

周建华在举报材料中还提到了另一个人——邓凯元。此人原名邓波,“文革”期间因务罪判刑入狱7年。自由后改名邓凯元,赴上海发展。

2010年7月3日,苏荣率赵智勇、姚木根等人赴上海,参加世博江西馆的开幕式。此次,苏荣会见了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邓凯元,于丽芳也参加了此次会见。后来,在世博江西馆,于丽芳和陶艺家顾林生共同完成了一件兰花的陶瓷作品。

会见中,邓凯元以公司的名义向江西灾区捐款500万元。此前的6月23日,江西抚州唱凯决堤。知情者说,这让苏荣和于丽芳对他留下了很好的印像,并交代身边人,应该让这样有责任感的企业家回江西老家发展。

邓凯元很快回到了江西。2010年11月5日,邓凯元执掌的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9.8亿元的价格从江西省国资委手中获得江西省电子集团百分之百的股权,从而间接持有联创光电20.41%的股权,邓凯元因间接持有赣商联合会34%的股权而成为联创光电的实际控制人。按当时的市值估计,邓凯元接手的股票价值至少超过10亿元,这还不包括江西省电子集团的相关资产在内。

2011年上半年,于丽芳因病在上海手术,住院期间的安排都是由邓凯元负责。

2011年5月,周建华在北京一家报纸的头版上看到消息——时任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介绍了因重大工程项目而被查处的领导干部有多少。周建华因此想到,他可以向监察部举报“严重腐败问题”。

周建华将举报信储存在一个U盘里,他拿来3本杂志,在中间挖了一个孔,刚好可以把U盘镶在里面,再用信封装好。在当时,周建华的举报信并未点出苏荣和于丽芳的名字。“当时苏荣还在位,我们有顾虑。”姚敏建说。

不久,省纪委派出调查组赴新余市,但调查对象却是周建华。几个月后,周建华感觉势头不对,决定“找一下苏荣书记当面汇报”。

在举报材料中,周建华清楚描述了此后见到苏荣的情景:“第二天一早,我赶到省委,正好省委在开常委会,我站在门口一直等到12点半。苏荣散会后,我拦住他。我说苏荣书记,我是新余市人大主任,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有很重要事情向你汇报。他说,我要吃饭了,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你简单说一下。我讲最近省纪委在新余调查我,市委书记说是你签字的。他马上发脾气,说对你们正厅级领导干部进行调查是要经过省常委会集体讨论的,我苏荣没有签这个字,你去告诉他们。”

之后,周建华还找了另外几名省领导谈及此事,并在汇报的过程中,点到了于丽芳的名字。不久,周建华被“双规”。他的辩护律师周泽称,多名商人被抓,并让他们构陷于周建华。在新余做酒店生意的商人杨鹏便是其中之一。

2014年1月23日,江西省宜春市中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周建华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周建华不服,当庭表示上诉。

6月14日17时,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苏荣落马当天,《人民日报》80后之窗微博发了“班子出了事,‘班长走不了”的微评论,称:“之前江西多位官员先后被查,主政江西7年的苏荣显然难辞其咎。”

一大四小

“一大四小”绿化工程,是苏荣主政江西时,除环鄱阳湖经济生态圈之外,另一主力推动的重大工程。2008年5月8日,刚刚履职江西半年的苏荣出席泰豪论坛,发表了以“深化省情认识加快江西发展”为主题的演讲,在谈到保护江西生态环境时,提出了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

有熟知江西政界的人士说,苏荣不具备发展经济的头脑,“这方面能力欠缺,他的执政经历,也不具备这个经验,他意识到在江西很难有经济上的作为,便直接把在甘肃时的树经历移植到了江西。”

“一大”是指,确保到2010年全省森林覆盖率达到63%;“四小”:一是县城和市府所在地的绿化;二是乡镇政府所在地的绿化;三是农村自然村的绿化;四是基础设施、工业园区和矿山裸露地的绿化。

对于森林覆盖率为61.5%,位居全国省、市、自治区第二位的江西,这项绿化工程并不实用。2013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一大四小”工程提出批评,“江西省搞‘一大四小’绿化工程脱离实际。”

苏荣在向外界介绍“一大四小”工程时,用了两句话——“白天不见村庄,晚上不见灯光”来概括这个绿化工程要达到的效果。当时,一位地级市公务员在听到这两句话时,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不是鬼村吗”。

在推行“一大四小”工程之初,江西省林业厅成立了“一大四小办公室”,人员由各科室临时抽调。6月16日,记者在江西省林业厅大堂见到了曾经主管这个办公室的聂处长。在此过程中,聂处长接了一个电话,对方问他有没有事,他连连回答“没事,没事,回头再说”,便挂了电话。

苏荣离任江西后,“一大四小办公室”改为“全省城乡绿化建设办公室”。一位知情者说,苏荣的儿子控制了江西的苗木。苗木基本来自福建和浙江两省。另一位知情者称,苏荣遭调查之前,浙江一个大的苗木公司的老总已被控制。

“有相当一部分承包商是通过各关系拿到的树承包合同,所以我们必须用他们供应的树,而有的树从供货商那边拔出来,直至运到我们这边,需要一到两个月的时间。但即便运来的树苗成了死树,我们也得下去。”萍乡的一位基层官员说。

垄断也让苗木的价格高得离谱。“直径5厘米的樟树采购价格,因为各因素,在两年内从2008年每棵20元上涨至每棵70元以上。”一位树苗供应商表示,用于“一大四小”工程的树木价格,至少高出正常价格20%以上。

基层在实施“一大四小”绿化工程中,表现得并不积极。一名知情者说,一些基层在树时,是抱着不久后要拔掉的心态。“很多人认为树不会持续太久。”

“在这个工程的建设过程中政府为我们提供的树苗是杨树,真不知道国家的钱是否无处可用?否则何以不知江西之土壤根本不适合植杨树呢。实际情况证实杨树的成活率极低,的地方也不过30%不到。除此之外,相关部门完成任务的心太过急躁,急功近利以致劳财伤命。身为林业局的工作人员竟不知十年树木之理,硬是要今年下的树明年枝繁叶茂,绿叶成荫,所以把植本来只需两块钱的本地树苗换成了从别县甚至别市挖运而来的两千多块的成树,植过程中的成活率大为降低。”

第一年杨树活不了,第二年,政府要求改风景树,这更增加了基层政府的负担,别是乡镇一级。一位乡镇主官说,当时他们乡镇的财政收入完全不够买树苗的钱。另一知情者说,这情况,在江西的乡镇非常普遍。

2008年12月底,一位名为“江西农民”的网民在80后之窗给当时的江西省主要领导留言称,一些地方在抓公路两边5-10米植树造林时征用农田,并以每年每亩300斤粮食补贴农户,浪费粮田造林,以粮食换绿化,令人费解。

针对这一问题,这位江西省主要领导回复:江西地势现状是多丘陵少平原,超10万亩的小块平原都很少,更重要的是江西农田不存在沙化、退化、盐碱化的问题,没有必要搞农田林网化。然而,上述表态并未遏制“一大四小”工程存在的“租田树”问题。

中央第八巡视组通报之后,江西省委针对“搞‘一大四小’绿化工程脱离实际”做出了整改工作。首先,全面开展“一大四小”工程建设成效评估。指出,在抓“一大四小”绿化工程实施过程中也出现不少问题:一是存在通道绿化、树配置、市县考评标准“一刀切”问题。二是存在脱离造林实际安排年度绿化任务、搞“一夜成林、一夜成景”等“好大喜功”问题。三是存在“租田树”问题。全省租用、征用了不少农地用于绿化,部分租用农地较多的县(市、区)支付租地费用压力很大。四是存在“成活率低”问题,如2008年冬植的杨树成活率仅81%,有的县成活率不到60%。五是存在虚报年度绿化任务完成面积、虚报工程建设资金投入等“弄虚作假”问题。

之后,迅速开始对这项工程的财政资金使用情况专项审计。全省448名审计人员分成112个审计组,进入各市、县(市、区)开展专项审计,审计中发现的主要问题有:一是一些项目未按规定履行政府采购、招投标。二是挤占挪用造林绿化财政专项资金。三是个别地方存在套取专项资金行为。四是部分单位存在违规转包、变更工作量等问题。五是未按规定设立专账或专户核算。六是部分项目因人为损毁或超设计增加工作量等造成损失浪费;部分单位财务管理不规范,存在用不合规发票报账、白条列支、大额使用现金及工程建设款支付给非中标单位或个人等现象。

以南昌市数据为例,在“一大四小”专项资金审计中,发现了29个问题,涉及金额6.26亿元。一位接近审计系统的官员说,全省涉及违规金额近100亿元。资料显示,“一大四小”工程总共花了约225亿元。

苏荣落马后,江西省开始了对这项工程专项资金的第二轮审计。

2008年元旦前夕,上任江西刚满一个月的苏荣发表了一番深情、坦诚的讲话:我已年近花甲,到退休还有不到5年,我力争在这大约1800天里,在江西的每一天都有实质意义,多干点实事和好事,尽量少出错,不做蠢事。在我离任的时候,只要江西民众说,这个人还行,干了点事,我心满意足了。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