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专题】世界杯用球如何造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潘千

每一只出现在国际赛场的足球都有颇为响亮的名号。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比赛用球名为“Brazuca”,中文译为“巴西荣耀”。

Brazuca是巴西有的俚语,可以是一个形容词,指“(生、长、造于)巴西的”;也可以是一个名词,指“巴西人”。巴西朋友们解释,与其一本正经地按语法书上的范例般说“Sou brasileiro (我是巴西人)”,更自然、自豪的说法是“Sou brazuca”。或者还可以拿来形容某人的脸一看是巴西来的:Aquele cara é brazuca。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球。有如巴西狂欢节般色彩斑斓的球体,由6片螺旋桨状的聚氨酯材料经热粘合而成,丁基橡胶内胆则以尼龙缠绕,以保证其轻盈,外表整滑。

相比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饱受诟病的“普天同庆(Jabulani)”球,“巴西荣耀”在“六片桨”设计之上,令片与片间接缝更深、更长,以更有效地抵消飞行中球体表面空气流动造成的轨迹偏移。此外,“巴西荣耀”的材料将吸水性降低到仅0.2%,即使亚马逊地区突如其来的暴雨降下,球也不会吸水变重或变形。

设计者Adidas公布了它的官方数据:球的圆周长为69cm,重量437克,回弹性141cm,压力损失度7%,材料吸水性0.2%,适宜海拔高度0-1400m。

在2013年底正式亮相前,“巴西荣耀”经由包括美国航空航天局下属研究中心在内的各类科研机构联合设计、测试,并在意大利的AC米兰、德国拜仁慕尼黑、巴西的帕尔梅拉斯、富明尼斯等绿茵豪门试用。在长达两年半的测试时间内,有600名运动员参与了对这个神奇的球的试用评估,287名足球运动员——其中三成并非Adidas赞助对象——在反馈访问中提供了试用心得。

2010年的“普天同庆”是Adidas公司力图在球的轻盈与外表的光滑度上谋取突破的产品设计,但很遗憾的是,球过于轻飘,受空气流体力学因素影响大,导致球路很难预料。

尤其下过雨之后,球体吸水,重量和弹性发生变化,一脚踢出去更是无法预测,让任意球、角球、点球甚至普通传接的完成度都受影响,让以精准控球为法宝的一干球员(阿根廷球王梅西在内)大发牢骚。

英国媒体曾经报道,说曼联中坚卡里克抱怨“普天同庆”踢上去简直像是沙滩足球,丹麦国脚阿格讥讽说这球让场上球员雄风不再,一个个“像是喝醉了的水手”。巴西门将胡里奥·塞萨尔更曾评价“Jabulani”不值得庆祝,好像跟超市里贩售的廉价货一样。

Adidas公司除了表示歉意,忙活的善后工作之一,是把球送到了NASA(美国航天航空总局),请科学家分析究竟是怎么回事。

NASA下属埃姆斯研究中心的气体力学专家拉比·梅赫塔博士不久前公布了他的分析结果:“普天同庆”原本意图是减少空气阻力的设计,导致球体表面过于光滑,使得在飞行时,很容易受到表面空气产生的力学作用,从而飘忽不定,轨迹多变。

梅赫塔博士解释说,传统黑白设计的“32片”足球,边缝凸凹幅度大,在飞行时,受到表面空气力学作用而偏移达到最大时,所需临界速度较低。而集合世界顶尖球员的世界杯比赛中,球运动的速度往往更快。在以往的世界杯比赛中,球的平均速度超过了上述临界速度,其偏移程度同运动所受阻力相比并不明显,往往被忽略。

然而,为了降低运动时受到的阻力而将表面变得更加平滑的“普天同庆”,将这一临界速度提升到了80-88公里/时,正好同世界杯比赛中球的平均飞行速度一致。换句话说,也是在世界杯比赛中,这个球是以令偏移程度最大化的临界速度飞行,也难怪它仿佛“幽灵附体”,轨迹难以琢磨了。

分析出了原因,接下来的工作是重新设计。“巴西荣耀”的表面采用前所未见的、革命性的几何图形,在保持整体性的基础上,接缝总长增加,接缝深度也由“普天同庆”的0.48毫米,增加到1.56毫米,是后者的3倍,更增加了对气流的扰乱性。

梅赫塔指出,这设计类似于高尔夫球表面的小凹孔,可以打乱表面空气流动方向,从而降低其对球轨迹造成的偏移影响。在2010年发过牢骚的胡里奥·塞萨尔对“巴西荣耀”的评价是:“这是一个好球。”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