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美国州长的“卖唱生涯”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王峥

一边在官邸当着州长,一边在街头弹琴“唱”,这事,大概只有美国马里兰州州长马丁·奥马利做得出来。

5月26日,这位昔日摇滚青年踩着人字拖、穿着大裤衩、抱着一把琴,在安纳波利斯大街上自弹自嗨,吸引一众路人围观,推上也是一片热议。他说:“我喜欢这样,当州长,还能上街玩音乐。”

人家可不是玩票,上大学时组建了乐队,正经在夜店演唱,在各市县巡演,一玩是17年,直到2006年竞选州长了,才慢慢淡出。可每当党内搞什么活动,他总要登台吼上几嗓子,造势热场。

作为2016年美国民主党热门的总统候选人之一,想必未来两年里,人们还将时不时听到他一展歌喉,曝光率是少不了的。难怪有人说,这哪是玩音乐啊,分明是在玩政治。

每当党内搞什么活动,奥马利(左)总要登台吼上几嗓子,造势热场。

当市长 抢了警察局长的饭碗

说起来,还是音乐帮助他步入了政坛。1982年12月,还在读大学的奥马利参加了民主党参议员加里·哈的总统竞选团队,主要任务是在外围为其造势。奥马利自告奋勇,到爱荷华州组织志愿者。他的拿手好戏便是在各个集会上弹奏吉他,营造气氛,令人印象深刻。

1986年,国会女议员芭芭拉·米库尔斯基钦点他进入自己的参议员竞选团队,作为外勤负责人为自己拉票。选举成功后,奥马利在米库尔斯基的办公室顺利谋得一职。1988年,他从马里兰法学院毕业,拿到律师执业证书,做了州检察官助理。1991年,他当选巴尔的摩市议员,一干是8年,做到了立法调查委员会和税收金融委员会主席的位置。

1999年,36岁的奥马利决定竞选巴尔的摩市长。他将竞选重点放在降低犯罪率上,得到党内几位重量级人物的支持。巴尔的摩是一个以非裔美国人为主要人口的城市,治安状况全美排名倒数,每年发生三百多桩杀人案,毒品交易猖獗,平均每10个人中有一人吸毒。这是巴尔的摩市的顽疾,历届市长为之头疼,市民怨声载道。

奥马利在担任市议员期间曾提出,要仿效纽约和新奥尔,实施“零容忍”计划,重点打击那些四处闲逛、在公共场所醉酒闹事的人,以防他们犯下更严重的罪行。这一计划遭到几位黑人部长的反对,担心这样会助长白人警察对黑人疑犯的暴力执法。

但民众已经厌倦了提心吊胆的生活。当奥马利信誓旦旦地承诺,要在任期内将命案减少到每年175宗以下时,立即得到积极回应。结果,他获得90%的选票,成为这座黑人城市的白人市长。

也有人说,是他那张英俊的脸帮了大忙。他面庞清秀,棱角分明,总是挂着阳光般的笑容,而且教育背景无可挑剔,深得大妈选民的欢心,堪称“师奶杀手”。当地一档脱口秀节目主持人说,他不时在投票站听到有母亲这样说:“我真希望我的儿子长大后也像他一样。”

奥马利上台后,发起声势浩大的“巴尔的摩相信”运动,仅宣传费用耗资200万美元。他呼吁每一个市民行动起来,向犯罪和毒品宣战。

上任仅一年,巴尔的摩的治安状况果然得以好转,至少官方数据显示如此:杀人案减少了15%,降至261宗,10年来第一次少于300宗;暴力犯罪减少了14.1%;涉毒案件减少了20%。

不过,批评者称,奥马利孤注一掷豪赌“打击犯罪”,俨然成了巴尔的摩的警察局长。为了集中财力打造警局业绩,他削减其他部门人员,关闭图书馆分馆,减少对博物馆、美术馆的投入,并将多年未动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上调了20%。

2006年,奥马利参选马里兰州州长,自称任职巴尔的摩市长期间,暴力犯罪下降了37%。有人质疑他操纵审计,涉嫌数字造假,一时间饱受来自党内党外的双重攻击。《华盛顿邮报》最终做了一个总结:“没有证据显示,犯罪统计数据受到系统性操纵;但奥马利也无法证明,他的数字是可信的。”

总的来说,媒体对他还是颇有好感。2002年,美国《时尚先生》杂志封他为“美国青年市长”;2005年,他入选《时代》周刊“大城市长5强”;同年8月,《商业周刊》网络版评出民主党五大“新星”,他名列其中。同时入围的还有美国总统奥巴马。

连他的批评者都说,奥马利有一天分,能放大自己的正面形象,同时将诸多负面影响化为乌有。

政客们的另类才艺

做州长 成为一部分人眼中的魔鬼

早在2005年初,奥马利开始为竞选马里兰州长做准备。为此,他高调宣布,要解散自己的乐队“奥马利的远征”,专心致力于政务。

可是,他的乐队网站并没有消停,时不时更新告别巡演信息。演出时间不定,直到2005年9月,还宣称有“17个县市要去演出”。有人算了一下,按每月一场的演出节奏,这场漫长的告别巡演将于2007年1月落幕,正好是新州长走马上任之时。于是,有人说,这是一场完美的政治算计,与其说是“奥马利的远征”,不如更名为“马基雅维利的远征”。

对此,奥马利一笑了之。他说网站上的所谓告别巡演只是“一个玩笑”,是为了抚慰追随自己17年的乐迷。“当传奇的‘奥马利的远征’音乐之旅行将结束的时候,全州弥漫着伤感的情绪,”他调侃道,“我们只是想淡化这伤感,让人们看到希望,不会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们了。”

他的对手可不觉得这说法有什么幽默。他们说,奥马利声称要牺牲对音乐的热情,专注于政治,而事实上,他一直在“表演”。解散乐队不过是一个政治策划,目的是赢得媒体好感。也许,奥马利根本没想过要遮遮掩掩。在乐队网站刊登的“告别信”上,他直接链接了自己的州长竞选页面,要求访客登录注册。

尽管受到“华而不实”、“个人野心大于为公众服务的诚意”等批评,他最终还是成功当选州长。

上任不久,他举行州大会别会议,要求消除2008-2009年度17亿美元财政预算赤字。为此,他制定了一个税收计划,旨在将全州税收收入提高14%。2009年4月,他签署安装交通摄像头的法案,通过监控车速开罚单平衡赤字。他还将担任巴尔的摩市长期间开发的“城市统计系统”升级为“州统计系统”,将每一个公共服务电话内容输入数据库进行分析,以此监察政府各部门运作情况。这套系统成为他的一个标签,曾引起奥巴马的兴趣。

几把火一烧,奥马利在全国小有名气。在他的第二届州长任期里,他又通过签署几项法案,进一步扩大了知名度。比如,2011年5月,他批准无证移民子女在一定条件下可享受州内大学学费待遇;2013年5月2日,宣布取消马里兰州死刑。当然,令他名声暴涨的还是2012年3月1日签署法案,实现同性恋婚姻在马里兰的合法化。

在同性恋眼里,2012年是一个“转折点”,许多州在这一年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展开大辩论和公投。马里兰州作为美国最初的13块殖民地之一,是传统意义上的价值“核心区”,它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将对其他州产生重要影响。在法案签署仪式上,他说:“寻求全民平等权利将赢得更多尊重,从中我们总能找到前进的道路。如果有一条线将在座的你我联系在一起,那是人类的尊严……让我们签字吧。”

这番话让许多人热泪盈眶,也让他成为另一部分人眼中的魔鬼。签字仪式一结束,立即有人请愿,要求举行公投。11月6日,法案以微弱优势通过公投。奥巴马2008年总统竞选顾问安妮塔·邓恩说:“此事让奥马利州长的全国曝光率大增。马里兰已经很久没有出一位能够成为全国领袖的州长了。”

2016年 这位州长拥有全国野心

距离2016年总统选举还有两年,民主党最热门的候选人希拉里仍深藏不露,第二热门拜登也按兵未动,但奥马利已经按捺不住了。

在2012年的民主党全国大会上,他慷慨陈词,力挺奥巴马是拯救美国经济的人选,痛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及其搭档保罗·莱恩的政策只会令国家倒退。

“米·罗姆尼和保罗·莱恩说要让美国回归。我们要问:回到哪里?回到令我们深陷经济衰退的失败政策?回到失业率高企的岁月?不,谢谢!我可不想回到从前。”

他的发言,仿佛在和罗姆尼和莱恩进行面对面的辩论。明眼人一看,知道他明里是在捧奥巴马,实则在向全国人民推销自己。

2004年的民主党全国大会上,他也曾发言抨击时任总统小布什的国家安全政策,但那时的他还没怎么见过世面,措辞、语气都不那么自信。他的妻子在台下紧张得手心出汗,一个劲在心里默念:“千万别忘词,千万别忘词啊。”

这回,他显然老练了许多,各方面都表现得无懈可击。这次发言之后,他又专门对来自爱荷华州和俄亥俄州的代表讲话,令他有意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的谣言甚嚣尘上,因为前者是总统选举第一站,后者是著名的摇摆州。演讲结束后,他的乐队又如期粉墨登场了,在当地市中心一家酒吧赚足了眼球。

2013年8月,民主党全国州长协会的记者会上,身为会长的他亲口证实,他正在为参加总统选举“搭建框架”。其实,早在2007年6月2日他代表希拉里出席新罕布什尔州一个民主党竞选活动时,他的总统梦已经昭然若揭。代表托尼·奥唐奈说:“马里兰州最欲盖弥彰的秘密是,这位州长拥有全国野心。”

参议员托马斯·小米勒说,奥马利的一举一动都隐藏着政治意图,“他和比尔·克林顿很像,行动谨慎小心,每件事都深思熟虑。”

舆论分析,在2016年的民主党党内初选中,只要希拉里和拜登参选,基本没别人什么事儿。不过,当年希拉里一开始也是势如破竹,志在必得,谁承想让无名之辈奥巴马后来居上。回想2005年《商业周刊》评选的民主党五大“新星”,一颗已然闪耀,没准会给另一颗带来好运。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