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夫人外交,买药品加一元送与政治无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冯敬宇

米歇尔终于来了,在屡次“爽约”之后。

美方强调,夫人这次来只是看看美景,尝尝美食,为两国青少年搭建沟通的桥梁。可是,眼下的中美关系正经历风雨,很难想象,这个时候访华会无关政治。

事实上,“第一夫人”来访,这本身已是政治。

“她只要做自己,这赢了”

早在2009年底奥巴马首次访华时,米歇尔因故没有随行。去年6月,习近平访美,随行的第一夫人彭丽媛以端庄、时尚的形象在美洲之行的前几站掀起热潮,令国际社会对中美两国第一夫人的“同台竞技”充满想象。可惜,米歇尔再次缺席南加州的安纳伯格庄园峰会。舆论对此颇有微词。

不过,在庄园会晤中,奥巴马转交了米歇尔致彭丽媛的亲笔信,祝愿她访美愉快,并期望在不久的将来携女儿访问中国。如此说来,今春的访华算是“践约之旅”。

从行程安排来看,这是一次典型的“家庭旅行”:米歇尔携两个女儿及母亲来中国度一个为期6天的“春假”:逛故宫、游颐和园、登长城、参观兵马俑、看大熊猫。此外,她还走访了几所学校,和中国学生亲密接触,以彰显其对美中教育交流的重视。总之,一切与政治无关。

这符合她的身份。作为第一夫人,她只涉足安全的领域,比如为退伍军人争取业机会、倡导儿童健康饮食等。教育恐怕是美中最无分歧的话题,她大有可为。不过,美中关系从来都是一个高度政治敏感的词汇,尤其在持续多月陷入困境的大背景下,选择这个时间点开展“夫人外交”,背后必有深意。

眼下,中美在东海、南海等问题上的分歧日益化,美国在多个场合表达挺日立场,中美高官多次隔空“交火”。恰恰这个时候,奥巴马又很不识时务地在白宫接见达赖,令原本凉意嗖嗖的两国关系更添一层霜雪。

可毕竟中国在国际舞台上举足轻重,过于得罪绝非明智之举。更何况,在牵动各大国神经的乌克兰问题上,中国目前尚无明显倾向,故而成为俄罗斯和西方竞相争取的对象。于是,美国决定唱一出“二人转”,那边厢奥巴马继续在政治主战场上“硬对抗”,这边厢米歇尔在教育、文化等领域“软调节”,试图给中美关系加入一点“柔和的调味剂”。于是,米歇尔此番中国行便成了一次“无关政治却助推政治”的互动。她需通过自己的形象传递美国精神,拉近两国人民的距离,营造轻松友好的氛围。

对于“外交润滑剂”的角色,米歇尔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是人选。她从一个出身草根的黑人女孩到哈佛才女,从年收入27万美元的大律师到美国“第一夫人”,本身是“美国梦”的完美诠释。同时,这个职场上的女强人有着不俗的时尚品味,干练直爽的性格让她具有天然的亲和力,无论对平民百姓还是王室贵族都颇具“杀伤力”。

2009年访英期间,她做了一件谁都想象不到的大胆之事:用手揽着英国女王!此举本是英国王室礼仪的大忌,前澳大利亚总理保罗•基廷1992年曾因此被冠以“澳洲蜥蜴”的外号。可到了米歇尔,奇迹发生了。英国女王似乎对她的身体接触很受用,竟让这一动作持续了数分钟之久。英国媒体如此评价这次访问:“这是魅力米歇尔一次令人炫目的亮相。”

当了6年第一夫人,米歇尔深知自己的职责。尽管此次访华并非她首次单独出访,此前有过海地和墨西哥的“单飞”记录,但她仍表现得“很努力”:行前地去华盛顿一所“中文沉浸式教学”双语学校预热,请小朋友充当她的“访华顾问”,希望如白宫所愿,在访问中释放“甜蜜和光明”。而美国总统前中国问题顾问布鲁门托说:“她只要做自己,这赢了。”

第一夫人“单飞”外交

第一夫人标准的形成

美国是最早使用“第一夫人”这一称呼的国家,也是将“第一夫人”作用发挥得最淋漓尽致的国家。有历史学家说,美国第一夫人理应扮演好11大角色:妻子、母亲、弱势群体的利益代言人、名流、国家的女主人、外交官、美国女性的象征、白宫历史珍品的保护者、竞选期间的政治斗士、总统发言人及政治伙伴。当然,这“女超人”标准的形成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起初,第一夫人多为居家型女主人,她们的最大职责是让各国客人感到宾至如归。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上半叶,她们开始积极引导社会风气,投身公共事务,帮助总统游说国会。比如第31任总统胡佛的夫人露•胡佛,她是第一位在白宫发表电台讲话的第一夫人,呼吁深陷经济大萧条的国人为贫困家庭捐助食品和衣物。不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第一夫人的作用只局限于国内事务。

二战之后,随着美国全面介入国际事务,第一夫人们又有了新的舞台。她们或成为总统外交活动的“左膀右臂”,或担当政府推进公共外交的“形象大使”,从此步入“第一夫人外交”时代。其间,涌现出几位里程碑式的人物。

首先值得一书的是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她是首位“单飞”出访的美国第一夫人,可谓开创了“第一夫人外交”的先河。二战期间,她以红十字会代表的身份独自访问英国、爱尔兰及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基地,推动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进程,被称为罗斯福的“亲密搭档”。1939年的民意调查显示,美国民众对她的喜爱程度超过了总统本人,支持率高达67%,罗斯福为58%。战后,她出任美国首任驻联合国大使,参与起草《世界人权宣言》,大力倡导保护人权、妇女权益,人们称赞她是“黑暗里一盏永远的明灯”。

另一位绝对无法略过的第一夫人是第35任总统约翰•肯尼迪的妻子杰奎琳,她为全世界的第一夫人树立了一个“不可逾越的标杆”。在那个嬉皮风格烂大街的年代,她始终以最优雅的淑女形象示人,哪怕是在1962年出访印度骑一头大象时,仍一丝不苟地穿着丝质浅黄色蓬蓬裙。作为上世纪60年代的“风雅”标志,她的每一次出访都会引发一次时尚潮流,以至于肯尼迪不无醋意地感慨:“我只是陪同杰奎琳出访的一个男人罢了。”

凭借时尚的武装,杰奎琳开始了著名的“霓裳外交”。她征服了法国总统戴高乐,这位二战英雄完全被其魅力折服,一时连话都说不利落;她迷倒了不苟言笑的赫鲁晓夫,这位莽夫领袖在她面前变成了听话的小猫,为讨其欢心而滔滔不绝;她甚至改变了曾公然对肯尼迪表示不满的尼赫鲁的态度,这位以冷淡著称的印度总理一见到杰奎琳,毫不犹豫地挽起她的胳膊,并教她学习瑜伽……

由于她的无敌魅力,各国领导人纷纷对肯尼迪的外交政策持更开明的态度,她成了美国的“秘密外交武器”。如今,半个世纪过去了,她依然被视为“足以代表美国国家形象”的典范。

杰奎琳之后的几位第一夫人中规中矩,直到又一位标杆式的人物强势登场,她是希拉里。这位耶鲁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被公认为美国历史上最有实权的第一夫人,是她将第一夫人的外交角色升级到公共外交的主角。入主白宫的8年里,她的身影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其出访之频、涉足领域之广令所有前任们自愧不如。这印证了克林顿1992年竞选总统时打出的一个口号:选我是“买一赠一”。

事实上,希拉里的确在许多棘手的外交事务上帮丈夫解了围。比如波黑局势恶化时,克林顿迫于国内强大的反战压力,派希拉里出访波黑,以示美国的支持立场。

在她担任白宫女主人期间,美国与其盟友的纽带关系空前牢固,希拉里对此功不可没。她曾说过:“我做第一夫人那些年最重要的领悟是:虽然国事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但这关系需要不断‘栽培’,并辅以各非正式对话。”

1943年,宋美龄(右)以中国第一夫人身份访美时,与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夫人埃莉诺在白宫前合影

2001年,美国第一夫人劳拉·布什与自己的婆婆、前第一夫人芭芭拉

2009年,法国第一夫人布吕尼(左)与西班牙太子妃莱蒂西娅

2009年10月9日,韩国首尔,韩国第一夫人金润玉喂日本第一夫人鸠山幸吃泡菜

让丈夫和国家更有人情味

第一夫人的角色和地位在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其作用取决于各自的风格。可无论是做家庭主妇还是时装模,做公益代言人还是总统的政治伴侣,她们的终极目标只有一个——让丈夫和国家变得更有人情味。为此,她们各显其能。

男人要有面子,最简单的捷径是娶一位花容月貌的娇妻。在“第一夫人俱乐部”里,绝代佳人并不少见。如果说杰奎琳开启了“霓裳外交”的先河,那么其衣钵的继承人当属法国前总统萨科齐的夫人布吕尼。

超模出身的布吕尼曾是时尚界收入最高的Top20模之一。嫁给萨科齐五十多天后,她陪同丈夫出访英国,她的“时装秀”从飞机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开始。当她身着圆领灰色羊绒裙、头戴贝雷帽走下舷梯时,立即受到英国媒体的集体膜拜。之后,无论是她出席温莎堡晚宴时所穿的薄纱披肩藏青色直筒裙,还是后来的灰长裤与紫上衣搭配,无不受到热捧。

独具匠心的是,她访英期间的所有服装都来自迪奥。理由很简单,这是一个由英国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领衔的法国高级时装,这么穿,法国人为之自豪,英国人同样很有面子。《每日电讯报》发表题为《萨科齐来英国,我们却为布吕尼着迷》的报道,称赞她是“用于外交舞台的选择”。布吕尼的外交首秀获得巨大成功,令英法关系迈出更亲密的一步。

在世人眼里,似乎西方的第一家庭多出佳丽,其实东方的第一家庭也不乏美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菲律宾飞出过一只“铁蝴蝶”,令世人为之痴迷。前总统马克斯的夫人伊梅尔达是选美小姐出身她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时尚达人,将素有“蝴蝶服”之称的菲律宾——“尔诺”穿得有声有色,因此被称为“蝴蝶夫人”。

天生丽质的伊梅尔达深谙自己的优势,她的“蝴蝶外交”不知迷倒了多少各国政要。章含之曾直白地说:“她的外交手段看来是专门针对男人的!”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她曾骄傲地说,古巴总统卡斯罗一生只为两个人开过车,一个是他母亲,另一个是她。

与“美丽”相对应的是“智慧”。说到走这一路线的代表人物,不得不提风华绝代的蒋夫人。1943年2月18日,宋美龄身着一件深绿色旗袍走上美国国会的讲台,陈述了中国反法西斯的决心和艰难,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援。她是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的第一个中国人,也是中国第一夫人首次高调面对世界。她的演讲轰动全美,千千万万美国人以一睹其风采为荣。

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她先后7次发表演讲,足迹遍及华盛顿、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所到之处,万人空巷。《时代》周刊创始人亨利•卢斯如此评价她的魅力攻势:“她比30个师都有用。”

为国争光的还有戈尔巴乔夫的妻子赖莎。在她之前,苏联第一夫人都是沉默的角色,直到她的出现,“克里姆林宫才真正有了女主人”。她穿着考究,紧跟潮流,陪丈夫出访,光芒四射。同时,她积极参加公共活动,热衷公益事业,被西方媒体称为“共产党国家最具个人魅力的第一夫人”。西方社会也因此对苏联领导人印象大为改观。

如果你既不够漂亮,又无法独当一面,那么你至少还可以打一张牌——亲民牌。日韩第一夫人间的互动堪称典范。2009年,韩国第一夫人金润玉邀请日本第一夫人鸠山幸参观韩国传统饮食形容所。她不仅演示制作传统韩国泡菜,还亲手夹起泡菜喂给鸠山幸吃。

2013年底,日韩关系交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遭韩国领导人冷遇,其夫人安倍昭惠便在“脸谱”上传了自己搅拌一大碗石锅拌饭的照片。此举收获了两千多个“赞”,并得到韩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褒奖。

第一夫人的存在通常是为了体现领导人家庭和睦,夫妻恩爱,一旦离婚,定会令其形象受损。可这一“常理”碰到普京却不灵了。去年6月,他宣布结束与柳德米拉多年名存实亡的婚姻,引发舆论热议。出人意料的是,大多数人认为此举体现了他“人性勇敢”的一面,证明他是“一个为国家忘我工作、以国家为‘生活伴侣’的人”。还有人将其离婚上升到国家进步的层面,称“俄社会又朝民主化迈进了一步”,开放和透明正成为俄政治生活的准则。甚至有学者称,“普京的离婚开启了俄罗斯现代史的先河。”

看来,只要总统足够强大,有没有第一夫人真的无所谓。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