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人物 • 正文

【面孔】“承认”是场漫长的征程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青妍

云南的百岁老兵肖朝清,把报纸小心地收到柜子里:“尽管这个意见没有实施细则,但即便是一张纸我也高兴,因为这是对我们的认可。”

报纸上刊载着一条对他来说意义重大的消息:民政部“重申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在举办纪念抗战胜利等重大活动以及元旦春节等重大节日时,建议当地党委、政府邀请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参加,并予以慰问。”

河南《大河报》记者把同样的消息告诉了95岁的老兵宋老夯。后者在院子里哭起来:“你们是救星啊,你们来了能证明我这个人了。”眼泪在沧桑的脸颊上流淌。他1938年参军,是国民党30师的兵。抗日战争结束后,因不愿参加内战而返乡务农。保家卫国的经历并未给宋家带来荣光,反而因为所属的关系,饱受歧视,宋老夯一家在村里抬不起头,子女上学、参军“都受到很大影响”。

四川巴蜀抗战史研究院副院长叶敦序是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后代,其父叶扬和是黄埔军校成员,1937年随刘湘率领的第七战区长官司令部出川抗日。倥偬十余年,回乡后的事业和家庭都不如意。叶敦序对父亲的印象是严格、寡言,他也曾因为“出身”问题责怪父亲,父亲在世时与他长谈,关于极少提及的过去,父亲希望他记住:“他们都是‘爱国的军人’。”

对于民政部的消息,叶敦序看得很仔细,还跟《天府早报》的记者一起,去医院病房告知老兵常紫光。93岁的老兵常紫光连说“好,好,好……”哽咽后,转过头,流泪。他仰着头,望向天花板,缓了好一阵,说:“算没有军功章,我没有辜负人民。”又哽咽了。

叶敦序明白:“他们如今最需要的不是物质生活上的关照,仍然是军人身份爱国报国的认同,这是一份心理和人格上的尊严。”

7月7日这天,北京89岁的老兵高增清晨4点起床,儿女接他去参加“七七事变”的纪念活动。对于“好消息”,他已经趋于平静,不会再像2005年听到胡锦涛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讲话中肯定国民党在主战场的作用时那样,嚎啕大哭。

高增曾是国民革命军61军69师的一名连长,在河北、山西等地抗击日军侵略。因其右手长了6个指头,而被兄弟们称为“六指英雄”。后来高增在太原投奔解放军,建国后回京,做过农民、木匠。“文革”期间,全家一直生活在“国民党务”的阴影中。高增在一切可能中追索自己身份的证明,看到《亮剑》里反映山西的抗战,他感到欣慰,觉得终于被提到了。去年,关爱抗战老兵的民间组织送来勋章,老人以为是政府的关怀,很兴奋。得知勋章出自志愿者之手,又一下子失落了。

这次参加纪念活动,北京老兵关怀计划执行团队志愿者薛刚发现,平日里难得坐上40分钟的老人们,坚持参会了两个小时没动。“抗日杀奸团”的成员叶于良老人对于参加纪念活动很欣慰:“证明我们当年爱国没有白爱。”

《北京青年报》记者看到,在纪念活动上,陈毅的儿子陈小鲁、林彪的女儿林豆豆及其他工作人员一并扶着高增的轮椅下台阶,这政治身份的平等让高增觉得“很受用”,“的确不一样了。”

山西临汾,一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原国民党晋绥军老兵行军礼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