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远观 • 正文

我和蝉_作家诗人远观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梓

我和蝉

流水飞快,像是昨夜的流水,从我家的门前经过,声音很小,是沙哑的那;而我此刻正在听蝉叫,一声一声的,好象说不上怎么悦耳,我却喜欢。我老是想把那些声音放在盒子里,可是哪里有那么大的盒子呢?

还记得那个秋天是铜色的,静悄悄地,像是我的记忆突然消失了一样,可我尽量安抚自己该平静,否则我将一次蝉叫也听不到。不行,太像了,像是一个不太熟悉音乐的歌手,不顾忌周围的人的眼光,自己勇敢地清唱。我只是想告诉那蝉,唱吧,不要耽搁了时日,过了这个季节,没有人会想起你,我也不过是这里的过路人,我现在居然在安慰你呢,你再勇敢些,不知道那蝉怎么了,我听见它的叫声越来越大,像是它想冲破某限制似的。

不要那么唱,不要那么唱,小心你的喉咙,我轻声喊,但是它却叫个不停,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不停止,可是我只能这样,最后我的喉咙破了,我猛地想起,也许它也是喊破喉咙了,后面的叫声在呼喊着疼痛。可我现在能够为它做些什么呢?它正在拼命地叫着,我担心它能支撑多久。门前的小溪哗哗地流个不停,是带着声带来的,那么优美,而那只蝉,我仍然关注着它的叫声。

太好了,它不叫了,开始在树上慢慢地走动,姿势飞快,像是有敌人攻击它,可那敌人是谁呢?难道是默默支持它的人,也许它是怕我了,一个那么小昆虫看见了我在注意着它,它的警觉性可想而知了。它可以把我当成敌人的,可事实上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应该是它的朋友,而且我对它没有任何目的。我对于它来说,简直是庞然大物,而它在我的眼中,却是个纤细的小虫,说不出什么,要么我会那么困惑。我想走进它,却担心它飞了,我怎么办?我尤其喜欢它,但是语言是不相通的。

我们分别是两个世界上的生物啊,可是却互相猜疑着,小的便怕大的,有时我也怕比我强大的物体,我还是充满担忧的。我家前面的流水现在仍然飞快地演奏着一首曲目,无暇让我思索些什么,我靠近的这些东西,无疑掩埋了我内心里的愧疚,像是昨夜到今晨醒来,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我开始关心和注视着一些微小的生命,但是今天只看见了蝉,我倒不知是我的幸运还是它的幸运,可现在它居然害怕了,我已经成了它的半个敌人,来得让它怀疑,我苦闷极了,我想走,进入自己的小屋,不再看它一眼,却舍不得。   我明白了我若是走了,我首先自己不会高兴,我尽量告诉自己,等等吧,也许它会觉得我是个友好的人呢!我开始继续站立在那里,看着它,并且以为它可怜,我的心里常常这样想,那小的生物本身可怜,我可不会干扰了它,可现在算什么呢?

我对自己的问题显然是没有答案了,这让我无法理解自己。我想我必须走了,为什么在那里等待呢,它是不明白的啊!我由此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悲哀,可正在这时,我却见它飞了,从我眼前消失的它,没有发出任何信号,我的天,我越加感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它飞走了,与我有关系吗?应该有吧!

我难免有些伤心地回了家去。那天午饭吃的不是很好,我想我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到它呢?或许以后从此都不会吧!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