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远观 • 正文

远观:80批评者说世纪初的作家需要反省_作家诗人远观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周宇

许多人要求我为其作品写些评论,我都拒绝了,笔者觉得自己的批评水平还没朱大可,谢有顺那样的批评程度,另外一方面是如果直接给我文本或者主动联系我,我的批评又是片面的,不可能呈现出文学的真姿态,我有些厌倦写些批评的了。但是总体来说世纪初的作家还没有进入状态,贾平凹、莫言这些作家似乎没有出现什么新鲜的作品,一些所谓的传统文学刊物上的作品色也不是别凝重。王安忆说八十后作家能骂人,我觉得不可全面这么看。因为这说法也不全面,倒是整个文学场娱乐化了。笔者觉得当下的文学还没有进入状态。我觉得是整体都在摸索之中,八十后作家喜欢在网络上嬉戏,我觉得这也正常,在某个阶段上,网络媒体将成为主体的一个作品的发表园地,甚至可以这样说,网络让所有的作家不知所措了。按照我的理解,作品可能需要从艺术价值、个体的独立性、以及现实的批判性入手便可以对许多作家的作品进行必要的诠释。

批评本身是尴尬的,因为自相矛盾的事情仿佛可能在我的身上出现,写完走南看北这本书,我在思考一个问题,那是写作的目的是什么?是充实生活,还是宣泄自己的欲望或者愤怒,还是为了炫耀。作品写出后,文本本身有什么作用,对社会有什么好处,到底作家或者批评者处于什么样的位置上呢?九十年代之后网络文学开始出现,大多数青年作家在网络上酣畅淋漓。周国平、余秋雨、易中天也有了自己的粉丝。我不知道为什么?况且批评者本身的作用和地位可能是尴尬的,别人的作品需要批评者的宣判吗?诗人在网络上疯狂地进行写作和流派的传递,这到底是为了什么?有关于文学的文本的思考少了,而负面的文学信息则越来越多,集体无意识的到来到底说明了什么呢?整个中国的文学历史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原来一个人因为一本小说可以轰动文坛,可现在呢?是写八本书都难以产生任何有意义的共鸣,八十年代的文学繁荣早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歇斯底里的文学开始扫荡着文学的前方,笔者觉得批评本身似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七十年代的作家先锋而讽刺,八十年代的作家更是无所不提,但是大多数作品的意义到底在哪里呢?世纪初的文学尖锐而又迷茫,世纪初的文学被德国的翻译家说得让大多人难以接受。世纪初的文学充满辛酸,世纪初的文学刊物似乎也失去了基本的审美状态,一群人的歇斯底里,每个团体的歇斯底里充斥着文学界。文学界的未来的曙光在哪里呢?铁凝上了台之后,我只看到了书架多了些她的书,作为河北作家里的一员,她的“笨花”无疑是有代表性的。但是大多数作家现在的新作品在哪里呢?而且大部分文学不敢批判,不敢寻觅新的语言方式,那么文学的结果会如何呢?先锋探索者已经在路途上跌倒,一大部分作家虽然发表作品却也默默无闻。那么世纪初文学的基点在哪里呢?我觉得中国作家还没有找到,还处于在群体意识淡薄的道路之上。建设和批判重在,探索和继承同在似乎才是的出路!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