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想起杜师傅,杜少年还有杜老板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林臻

八十年代中叶,我县繁华当属新街。彼时老街已呈暮气,人气渐弱。新铺的水泥马路气势不凡。清晨上街的乡下人,踏上新马路,都知把脚跺跺,以免粘在鞋帮鞋底的泥巴砂砾,影响市容。当时的十字型新街,横街行商,纵街主政。出县政府大院后门,便是法院公安局,再之后,乃是关押坏人的场所。

学前,我对纵街的印象不深。实际上不唯独我的印象不深,彼时乡下人,对纵街大多能绕则绕,生怕有个闪失,惊动了纵街办公的县官老爷。

当时的横街氛围,相对亲民。街道两边的商铺门市繁多,有老黄山饭店,当时好像只油条大饼,锅贴春卷,辅以馄饨面条这类主食。所有商品,有粮票则价格便宜一半,但粮票却不能单独使用,不才年幼时,不知此事,因此吃过一个闷亏。

那年岁,家里没钱我倒是知道,但粮票却有不少,于是翻箱捣柜,窃得大额粮票数枚,大摇大摆去往黄山饭店,作小开状点油条春卷,锅贴大饼若干,结果什么没买到不说,还差点被饭店杜师傅的油勺K到。

导致杜师傅持勺K我的原因有三:一,本店所有吃的,单独持钱可换之,钱和粮票搭配也可以,唯独粮票不可单独置换;二,一个毛头小孩,一次性拿出几十斤粮票,定是偷的;三,你是哪个大队的,你老子姓什么,叫什么……

我当时不辞劳苦,从乡下白跑三四里路到县城,原本想拿粮票吃顿好的,再带些回去显摆,结果吃没吃到,喝没喝到,一时之间难免气愤,于是一尺小人,在柜台之外蹦跶起来,手足口并用,言辞直追杜师傅祖宗数代,被骂者瞠目结舌,拿起油勺要从柜台冲出,我看当时的场面即将吃亏,情急之下,一跑了之。

少年时代,我在新街混世,跟同混一条街的杜姓少年关系良好,某次见我讲起黄山饭店杜师傅,咬牙切齿,等我把粮票事件说完,少年杜有点尴尬的说,那是我老头呢,我俩要是认识早的话,他一定会给你行个方便,至少不会拿油勺K你云云。

后来少年杜果然喊我去他家吃饭,杜师傅专门炒了两个菜,还给我和少年杜各倒一杯我县大桥酒厂生产的粮食酒,我感动得慌忙站起,举杯作揖,先干为敬,有道是年幼不识杜师傅,多少荒唐事,尽在此杯中。

杜师傅是秧溪人,县政府修建陈村水库时,移民到太平。其父解放前效力国民政府,是秧溪一带国军营房里有名的厨子,专职给团长做饭。国军败北后老杜隐没故里,耕田打猎。杜师傅本人的厨艺也很牛逼,红案白案都行。多年后少年杜浪子回头,子承父业,也成了一个城关知名的厨子。实际上,少年杜的知名,在于他之前的一些混世经历,至于厨艺,在下实在不敢恭维。

老黄山饭店斜对面,有百货大楼和新华书店,算是当时我县的文化中心。彼时新华书店的生意并不兴旺,改革开放初期,我县人民尚未普遍达到需要精神食粮这一阶段,一是消费者消费能力有限,二是文化层次偏低。倒是百货大楼的入口及出口处,分别摆有书摊球摊,当时的两个摊子属于同一个老板,老板是个独臂青年,也姓杜。

杜老板的书摊,设在百货大楼入口处,有数百本连环画,像杨家将,岳飞传,东周列国志,铁壁阿童木这类,我重复阅览的次数不低于三次,像王二小,林海雪原,邱少云之类,也一扫而过,情节粗糙不说,画工也不精美。杜老板察人入微,根据我的喜好,每有新书,都会第一时间向我推荐,同时也很排斥我不喜欢的那些书,但他表示他也每有办法,因为我不喜欢的,毕竟还有别人喜欢。现在想起,还真如前人所言,什么人什么待,什么酒什么菜啊,杜老板大才。

杜老板最早的球摊很原始,叫康乐球,拿一个棋形稍大的圆木,撞击棋桌上排列好的一些小圆木,农村人自家都能置办,至于美观实用程度,要看木匠的手艺怎样了,但是康乐球没有弹力,玩久了还不如跑去平湖电影院门前去打台球,台球玩法类似于康乐球,只不过,当时很少人知道台球是斯诺克。

我年少时台球技术过硬,丁俊晖附体时,能左右开弓,身后进球,决战老八一球进,反勾两接等,更是不在话下。可能是不忍像我这样的VIP客户流失吧,没过一段日子,杜老板果然斥资置办了两桌比老街更先进的台球,摆在百货大楼出口处,我果然如杜老板所愿,很快率队重回新街了。

杜老板经商前,是我县唯一一个重工业企业——国营太平县机床厂的一名正式职工,手臂因公被截,杜老板身残志坚,自食其力,不给国营企业添麻烦,旗下两摊,不仅减少了新街大多数地痞流氓文盲无赖的闲逛现象,而且在推进我县精神文明建设进程中,立下过汗马功劳。

多年后的一个午后,我在一家茶楼偶遇杜老板,他早已不摆书摊球摊了,据说已开了几家公司,言谈举止远非一般企业家所能及,当时我也不知如何形容,后来回家想了很长时间,觉得这个杜老板吧,倒很像民国时期的某个教授。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