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短什么信,美丽胡枝子文什么学?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廖靖华

短什么信,文什么学?篇幅有限,全当造句。我们过去讲什么挂羊头,狗肉,这话拿到所谓短信文学面前,应该反过来,狗肉,挂羊头。首先我认为,中国移动的人没有汉语常识,他们把短信和文学的组合搞得很不靠谱,也不精辟。如果必须组合的,应该这样组:文学短信。我记得胡适的一个演讲里好象说过,他说毛泽东可以坐共产党白话文写作的第一把交椅。很可惜,毛泽东没有成为文学家。这说明,任何人,任何事,想跟文学这个词发生关系,都得把自己先拎清。短信这个东西跟文学有什么关系,我不清楚,但我觉得,它至少不可以凌驾于共产党白话文写作的第一高手毛泽东之上。

据说70年代的录音机和手表可以引领风骚。80年代的喇叭裤,90年代,国人拎部砖头般大小的手机,傲得跟拎了挺轻机枪似的。从这些比较具体的时代征里,我获益颇多。通过这些很有意思的消费现象,可以看出,国人的消费心理,与时代的发展模式、社会条件、运行与管理、功能与效应方面,有着比较密切的联系。实际上消费是这么回事,短信消费走的是一个时代征。

商业运作本来是个无可厚非的事情。但我看不惯那些未能远谋的肉食者,他们拿了点商家给的劳务费,隔三差五跑出来发言,宣传什么短信虽然短小,但还是属于文学,短得好,同样可以短出传世之信,经典之信。这话挺让我反感。任何游戏得有潜规则,哪怕你纯粹是稻梁之谋,也不可以逾越出规则之外。这涉及到一个人的品格问题。这分明是个文化搭台,手机唱戏的事情。好比现在流行什么拇指文学大赛那样,我看见很多以手机短信而崛起的著名文学家,他们在各自的领奖答谢词里一般会如此谦虚道:“总的来说,我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大家。”。我觉得,这才算是短信的精髓,幽默艺术领域里的上上之作,但没必要上升到什么文学的高度。

医学界早有人表明,人的眼睛盯住一个点,超过2分钟以后会感觉不适应。试想,手机用户长期盯在手机屏上看“文学”,身体疲劳,视力下降。那些使用“短信文学”挑战“生理”极限的人来说,似乎有不一般的“自虐”倾向。据一些认同手机短信是文学的人们声称,中国体制内的文学束缚了文学的发展,而手机短信在取得经济效益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这束缚,对促进大众文化有好处。我并不认同这说法,促进大众文化对文学有什么好处呢。仅仅靠手机屏幕上的简短文字突破长久以来的束缚,言过其实。

手机屏幕上滚动的几句话,更大程度上,离文学还远。近年以来的很多短信文学比赛,要求参赛作品格调健康、文字活泼、构思新颖、机智幽默。但很多黄段子以及为当局所过敏的不良短信内容通过短信形式在民间广为流传。后来又出现一些连载性质的 “短信文学”,运营商美其名曰推广短信增值业务的一创新,实际上不过是在吸引更多媒体的关注。时至今日,也没有得到广大手机用户的接受及长期使用该产品的能力。即使纯粹商业策略,但必须逐渐得到认可。目前,“短信文学”依旧存在着阅读价格、小说内容、受众心理及宣传方式等客观问题,这些问题都在制约着“短信文学”的发展。

实际上所谓的短信文学,它不过是手机SP业务领域里商业策划与运作下的一个怪胎而已。我赌它10年之后没。同时做好10年后随时调戏那帮盲目鼓吹手机短信叫短信文学的人的准备。还有一点是,我国人最喜欢给自己的不正常行为找幌子。真正找不着了,又去投靠权威言论。名人怎么说,他们怎么信。广告怎么轰炸,他们怎么妥协。简言之,这个时代早已不需要任何格言。简便,迅速,实用,等等,构成目前国人的集体性内心躁动。很多人不需要什么思想的真相,他们需要的可能仅仅只是一生存策略,一权谋,一变色术。

对权威言论的盲目信任,是人类社会的一大顽症。这病症的发生到蔓延,与其说是权威言论本身的魅力使然,倒不如说是众多围观群众集体发泄盲目嚷嚷下的一个怪物。甚至有人认为,新华社说的是对的,不对也对,大师们说的都是不错的,错也不错。实际上,新华社和大师们才是最最喜欢犯错误的。人治是个最不靠谱的狗屁。所以历史才会成为小姑娘。如果不是这样,那短信怎么变成文学了?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