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我呼吁,爱情面前谁怕谁演员表慕容雪村先下台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蔡明

舞文有病,这个病谁都治不好。现在我甚至能够感应到朴素他们的焦急。真正焦急的只能是朴素龙珠麦田99他们这帮逼。为什么呢,因为人家拿的是968的薪水,职责所在,是为了发扬光大、继往开来好天涯和舞文来的。但这无关宏旨。

历史最先的发展都很缓慢。关于舞文,佩兰是一个时代,完了慕容成为一个时代。可以说,佩兰时代是个乱世。许多写手们的实力也都基本相当。实际上,现在的写手们,实力也可以说是基本相当。也可能是因为那时候的网风淳朴。提倡友爱。没有竞争概念。前面说了,历史的前期总是缓慢发展的。我只能这么解释。所谓乱世出英雄,佩兰时代的辉煌大家有目共睹,宁财神,天骄,漂逢子,雷立钢,卢小雅等等。但这无关宏旨。

可是很不幸,当慕容雪村以《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引爆天涯并迅速成为一个时代符号以后,悲剧随之来临。应该算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吧。那一役,有太多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马甲与枭雄。恩雅,麦田,半声叹息,新潮鲁迅,毛天哲,瞎子,老虎今天不吃草,等等等等,纷纷殉烈,或者淡出。但这无关宏旨。

当年我写过一个有关成都的评论,如同麦田所言,那个评论写得不是一般的雏。这里摘录一段:“天涯的慕容雪村,是个大英雄。长期以来,网络文学界面严重缺乏英雄主义。所谓汉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于是天涯大英雄慕容被迫出场。充满悲剧色彩。”摘录这段倒不是为了证明麦田论断的公正,也不是什么自我谴责。但这无关宏旨。

因为实际上,麦田当初给我下的评论也是错误的。因为雏可以代表嫩。代表新鲜。代表傻。现在我不敢肯定这些要素对文学创作是否有用。我是觉得,写作上,真正的高手,其实他/她的表达方式常常是最朴素的,实验性的先锋文学是另外一回事。他/她的语言是锤炼过的,结构是仔细推敲过的,但表现出来的时候,常常让人忽略了这些技术,而是以它内在的思想和情感力量来征服读者。但这无关宏旨。

一个作品,如果动人,常常是因为他们作品中的那雏。反观那些很是著名的作家,他们的创作技巧可能很纯熟,行文也很流畅,为什么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偏偏要昏昏欲睡,为什么呢。首先是他们的作品匠气太浓。其次,我认为他们缺乏的是这雏。所以我觉得这个所谓“雏”,对于每个行文写字的人,倒是非常宝贵的,其实它是一创造性。但这无关宏旨。

而且我说慕容雪村是个大英雄也没什么错误,每个时代都不缺乏英雄。问题是,当天涯高层在舞文挂出慕容雪村这个名字的同时,已经给舞文的发展设置出一个巨大的障碍。历史的发展不会始终都很缓慢。只是,一旦它想跑起来,再用实力划时代,终究会是一场悲哀。但这无关宏旨。

尽管慕容时代以后,舞文每个月依旧会有几部,甚至几十部小说会被书商或者出版社淘去。但成都已成遥远之绝响。无数写手所共有,永远之噩梦。造一个时代不容易。忘掉成都也不容易。但铲掉慕容应该很简单。可惜天涯走的,恰恰是一步反棋。为什么要他做斑竹。在我国,这是一个非常有病的规律。什么都得政治化。高行健当没当官我不清楚,但王蒙实实在在算个官了。有人会说,文人当官不可怕,球球他一个人。这话错。前段时间马原很是正经地说了句,小说已死,王部长笑嘻嘻反驳一句,是你自己的小说已经死了吧。这里不管马原对不对,我觉得王部长这话非常打击人。连带这里我要认为,舞文的病,是慕容雪村造成的。他自己也许不会明白,也许他已经明白。但这无关宏旨。

我一直不赞成一名优秀的写手必须斑竹。必须作家。必须名人。必须牛逼。这很可怕。这方面,塞林格做得相当牛逼。我国,我所知道的,北村很牛逼。其次是慕容。然后韩寒,但韩寒说的和做的,在很多地方难以吻合。韩寒迟早会明白,我今天批评他的这句是他自己心里的一个痛。但这无关宏旨。

静茹这几天不删帖,也不讲话了,可能受了点伤害。总的来讲,这个世界呢,任何事情,受伤多点的终归会是女人,甚至性生活。前几天下了一个韩国电影叫《性爱之目的》,影片里面有个女的说作爱是人类繁衍的必要程序,臭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啊,他们更累。不确定这话是不是人家韩国女人讲的,也许是,也许不是。要么是我记错了。但这无关宏旨。

中文BBS呢,有个窍门。什么事你都不能装逼。首先不可以装聪明。所谓聪明,那应该是每个人内心世界里才有的东西,聪明不是装的。如何混迹BBS呢,其实很简单,你可以装傻。装嫩。装幼稚。装受伤。比如你写个帖,竭尽所能地写出1+1=5,然后会有无数个ID要顶你的帖,为什么呢,因为你太傻。太嫩。太幼稚。太受伤。1+1怎么可能等于5呢是不是。于是源源不断的聪明人们会忍不住地跳出来反驳你,旁征博引,敦敦教诲。这是定律。这年头,人民需要的偶像标准必须是比他们更下贱,更掉渣,更没品的人。但这无关宏旨。

我国人什么都可以忍受,是忍受不了别人比自己还傻。这跟一个丑女人发很丑的相片出来说她很美然后会有无数个比她美甚至并不比她美的女人跳出来骂她是一回事。芙蓉姐姐是不是这回事你们说?李宇春我不想说了。二月丫头我更不想说了,我再傻也没傻到用自己的胡说八道来拒绝陈墨那丫欠我的一大桌酒水。

另外一个原因是:有天晚上,我看了一下80后之窗给她做的访谈,感觉动起来的二月丫头实在比芙蓉姐姐干净很多。同时觉得,陈墨作为混在我国文化中心里的第八代摄影师,著名不必了,简直太失败。因为他把二月丫头拍得太丑了。即使这样,这里也不能太多批评他,毕竟我们要一起喝酒。你们放心,喝酒的时候,我肯定会大力惩办这个逼。但这无关宏旨。

ps,头疼。写不下去了。明天晚上,如果还有人突然一下请我喝酒,还有人骂我突然一下这么正经,我可能会写完这个。也可能写不完。而且我写东西很怪癖,说写不下去真的写不下去了。我写这个东西的主要目的很明显,慕容雪村真的不能再当舞文的斑竹了,一切写小说的,都不能当小说版的斑竹。这太搞笑,而且很荒谬。至于怎么个荒谬法,我想说清楚,可我又说不清楚。可能我已经说出了一个大概,但这无关宏旨。

再ps,要么我再加点内容吧,加个02,又好象是03年写的一个东西。题目叫坐而空谈。实际上谁不喜欢空谈呢,谁都喜欢,你喜欢,我喜欢,我们大家都喜欢。但这无关宏旨,是不是。

弗朗茨-卡夫卡(Franz Kafka),1883年生于奥匈帝国布拉格城,1901年入布拉格大学德语部,1906年被授法学博士,1908年供职于保险公司。1917年患病,1922年离职,1924年病逝,终年41岁。1912年认识费丽丝小姐,1914年、1917年两度与之订婚又两度取消婚约。

卡夫卡所有的作品加起来逾百万字,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大家帮我算算,用写这些东西的时间可以去搞多少千姿百态的女人。当大师有什么用。当奠基人和先行者有什么用。世界上那么多为你准备的女人的身体被你浪费了你知道不知道。她们需要开垦。再度开垦。以至无限翻耕。你看看你做了多少傻事啊卡夫卡。没猜错的话,整整41年,你最多搞过四个,十年一个的效率让我无话可说,你在这个世界上不留痕迹。

现在我在图书馆里查你的生平。无数评论家和传记作者都在试图穷尽你的和身体之可能。几乎所有人都在赞美你。那些歹毒的家伙,他们自己捞取利益却在误导世人。他们劝诱无数春情勃发的少年男女从床上跳下来跑到图书馆来读你,学习你。从而认识这个世界的荒诞和了无意义。我是其中受骗的一个。我们年纪小,经不起大诱惑。《误入荆棘丛》。但我现在终于醒悟了,我把你的书放在桌子上,窗外的风灌进来,把你吹得哗哗响。“我知道,那不过是风。”窗户外面有许多美好的少女臀部经过,她们婀娜多姿,属于来自美丽世界的。

时间过得飞快,当年和我一起过家家的嫩屁股小女孩们现在无一例外都已有了一个个高高耸起的胸脯。再不抓紧她们都流失了。卡夫卡不是喜欢寓言吗?这个该怎么寓言呢?“据说,你,也四,是你,你这个卑微细小的奴隶,你给一个女人写信,你告诉她你有强健的体魄和智慧的头脑,你还有某些值得赞叹的过人技巧,这技巧只准备为她使用,只使用在她身上。你再次申述你的血统,你提到了路易,嬴,亚历山大等等。

你使用了一些优美的修辞和晦涩的暗示,它们象一些沸腾淫荡的血液使你嘴里喷出火来。你若无其事地提到了对方真实的纯洁和高贵,但是你更告诉她她的纯洁一定遭受破坏,从而获得纯洁的终极价值。她的高贵在你的高贵面前不值一提,只能沦为臣仆,从而增加她的高贵。你写好这些,祝她晚安,并期待早日与她幽会,共赴云雨。最后你签上日期名字,你是踌躇了一下,你的签名有一点别扭,你把它抹掉。你把信笺叠成鸽子形状,取其寓言意义。然后,你心满意足地把它一溜儿一溜儿地撕掉,象在拔一只白色天使的羽毛。而可笑的她,楚楚等待的她,以为你已经寄出了信。傍晚来临时,她在玫瑰丛里除虫。”

——多么可笑,可是我是初学者。02年下半年我才开始阅读《变形记》。时至今日我也只够耐心读完开头和结尾。我也只对格里高尔的妹妹感兴趣。也许卡夫卡是对的,世界太荒谬了。如果说我宣称对谁的妹妹感兴趣是一件卑鄙事情,谁的妹妹在心里对我感兴趣是不是堪称至善?我只是想打破一个单边的芥蒂。现在都21世纪了原子弹早造出来了,存天理灭人欲早过时了,我们应该做的不是诓扶世道而是顺应人心。我们不要象《饥饿艺术家》那样跟自己作对,没完没了地作对。《放弃吧》仁慈的天父怜悯我们,他遣送有力的亚当或温柔的夏娃来安慰我们。

有多少次我这样讲过了:搞女人或搞男人才是值得追求的康庄大道。太多太多,连作为传道者的我也记不清了。你不听,他不听,大家都不听,后来我讲着讲着也睡着了。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