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时光为老街所破歌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王若峰

因为紫文轩的事情,昨日又去屯溪。算是故地重游。算是有个终结。其实我并不喜欢这终结。甚至不怎么喜欢屯溪。隶属黄山,不知为何,却不喜欢屯溪。总感觉这个城市,有些小国寡民的气质。在中铁托运处填单时,听到旁边几个剪口的员工在唧唧歪歪说小话。说什么一条鞭绳要他多少钱,一个结口要他多少钱,大概意思是想把我当成海外侨胞,拿去一顿狂宰。

实际上屯溪话我能听懂,只是不会讲。那话实在拗口得很。讲起来像是鸟语。看我边填边笑,柜台里面的阿姨甚是纳闷,调侃我说,拾到大皮夹了是吧。我用不很标准的屯溪话小声告她,说,那边几个鸟人想宰我。阿姨也笑了起来。说,那里都一样,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呀。那倒也是。回头办完托运,去小酒馆吃饭时,江总用太平话嘟嚷着:弄他个嗯么来子,那些小狗地们去太平别碰到我,碰到子看我不闪死他们。可是兄弟,水至清无鱼。(《论语》)人至贱无敌。(《罗英俊选集》)哪里都是江湖,仅仅一个闪字,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从小酒馆出来才一点钟,想到日报社把去年10月杨文宇的那份样样报给找一下。那孙子现在疯了,见我只有两句话:1,样报;2,三五,于是给李平易老师电话,也不知开头我是怎么说的,电话里他老以为我在催晨刊稿费。倒逼得我一个劲解释。挂了电话才知道样样报的事情居然没提。

闲逛时江洪提议去老街走走,不知为何,一听到老街,我整个人轰地一下,那感觉无比倒塌。所以我不喜欢屯溪呢,这也算是一个因素。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怎么不是呢。确实啊。那个下午暖洋洋的阳光,那个漂亮的小男孩,那些可乐,热狗,羊肉串,还有啊,我的跑鞋……记忆撩拨,弄得我想地吟诗。窗外月色,街心小雨,生日烛光,江上渔火,老街已为前年所破歌。回头怎么想怎么惆怅。

见我如此丧魂,如此失魄。陪我的这个孙子只好又说,那我们找家网吧下军棋。我们这些没心没肺的鸟人,只要有棋可下,简直可以忽视一切。屯溪我也不是很熟。但是前年的那家网吧我还记得。只是网管换了。也不查身份证了。我进去时,一眼看到我上的位置上有人在打传奇。我旁边那台机子上,一个红发少女,叼了摩尔在。我站在他们身后回完小陈的几条短信,然后坐到我朋友旁边的一台机子上登陆了qq游戏之四国军旗。

一个下午,江洪由班长升到排长,我却惨败连连,从排长降到副班。5点半跑出去拦车。眼睁睁连续过来三辆中巴,但三个司机集体拒载。我口袋二百多一点,包车回去太不现实,身边这孙子压根没带钱,又迫切想升到连长。跟个无赖似的向我提议,那不回。那我们继续。然后又像模像样地跺脚发誓,说明天回去一定要闪他们。我快疯了。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