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牛人彭希曦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润

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另类。。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明星。。小狗儿都知道。。知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彭希曦。。都跟你们说了。。不是我。。是彭希曦啊。。。是的。。每个人都有抄袭的权利。。多年以前。。马尔克斯那厮的百年孤独。。里面有个牛逼烘烘的模式。。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着他去泡他姑姑的那个下午。。后来这个模式。。成了一个定式。。被马原。。被王家卫等人据为己有。。譬如。。我是那个叫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譬如。。多年以后。。我站在白驼山庄的门前。。马原是谁。。他是余华。。格非。。苏童。。北村。。这些牛逼老大们的老大。。当年。。马原写拉萨河女神的时候。。余华苏童他们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回贴呢。。可现在。。不说啦。。现在他们都是明星。。拿巨额版税。。。。开的专栏比我今天用的句号都多。。我为什么要用这么多的句号。。我想这个问题。。个别人自己心里清楚。。记得。。我刚学会逼逼爱死时。。我一哥们向我透露。。说80后之窗是一个女艺人开的八卦网站。。叫我别来。。以免失身。。要不然。。我早来了。。可后来。。我觉得不对劲啊。。许多大哥大姐老三届们。。拖家带口。。都在这里开了猪栏。。当了明星。。看到这样的状况。。现在。。我肠子已经青了一半。。还好。。猪栏作家里面。。还有我的猪老师。。王干娘。。我的另外一个哥们。。叫坏坏小浪。。据说是80后之窗的基建处长。。专门管作家猪栏。。有天上线。。他发了N条内容重复的消息给我。。说热烈庆祝。。热烈庆祝。。我问他庆祝啥。。他说。。庆祝彭希曦的猪栏隆重落成。。。我说。。彭希曦很牛逼。。猪栏开得好。。然后我照小浪哥们给的连接。。进去彭希曦猪栏看了看。。不看不知道啊。。里面都是好句子。。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绝不比高玉保。。梁生宝。。王进喜。。董存瑞们的语录差到哪。。我异常清晰地记着。。。那天下线时。。我装了好几麻袋彭希曦的句子。。很多。。多得数不清。。要不然。。我才懒得帮他写什么鸟书评哪。。早些年。。陈忠实的白鹿原。。刘醒龙的威风凛凛。。陈源斌的百家诉讼。。不对。。是万家。。也应该算是现实主义的巨作了吧。。可是现在。。现实主义创作算个啥。。我一哥们。。跟他一相好的行房时。。用白鹿原垫过屁股。。我琢磨着。。以后。。我和我自己相好的行房时。。也要弄本大块头。。垫垫屁股。。刘醒龙。。是个村夫。。我们的城市。。高尔夫球。。酒吧。。咖啡馆。。三个代表。。我们的性生活。。我们的WTO。。他们一窍不通。。早些时候。。王朔有个。。叫海马歌舞厅。。这个电视有个插曲。。宣扬虚无。。叫大家游戏人间。。管他妈风风波波多少年。。可王朔是个坏蛋啊。。他没追求。。与妇孺为伍。。堕落啦。。在彭希曦语录之二十七里。。他说。。王朔。。告诉你个好消息。。我昨夜独坐在五棵松的一个大排档喝酒。。顺便写些句子。。一小服务员凑过来。。和我聊了会儿你。。你丫现在可真是妇孺皆知啦。。面对彭希曦的唏嘘与缅怀。。我认为。。王朔老矣。。数风流人物。。至少彭希曦的句子。。是现实主义一高贵的坚持。。是激进主义创作意识的高姿态回归。。我们的文学还有希望。。那是句子。。彭希曦的句子。。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我没蒙你。。事实的确是这样。。我们身处这么一个喧嚣与骚动的时代。。这样一个每个人都要面临各诱惑的社会。。现实。。激进。。写实主义。。危机愈来愈大。。而作家。。你们到底都干了些啥。。彭希曦说了。。你们写作。。我也写点东西。。这么说来。。我们成同行了。。彭希曦说了。。北京的文人越吃越胖。。我的句子越写越短。。彭希曦说了。。亲爱的萧元。。。我多么希望你把《芙蓉》办成民工和三陪女郎的床头读物啊。。彭希曦说了。。只有把北京话贬为一可笑的方言。。中国文学才可能有所长进。。是的。。我们需要创新的自觉。。然而。。我们又需要面对浮躁的定力。。别是当创新的欲望。。把你追逐得像一条落荒而逃的野狗时。。你是否还能清醒地保持着艺术追求的独立意。。。是否还可以保持着自己的艺术天地的固守与执着。。一个写字者。。既要有着饱满的精力与创作激情。。又要区别艺术的真伪。。所有这些。。谁都不愿承认自己是饭桶。。可一旦落实到实践。。他妈的。。尽是一些名词轰炸。。旗帜林立的惶恐与迷乱。。婚外恋。。性咆哮。。酒吧艳遇。。马路激情。。哪个城市没有人肉一条街。。有没有不和女人上床的正常男人。。性高潮很重要我承认。。可是又有哪个作家写了些属于民族。。属于中国。。属于世界同时又属于自己心灵的东西。。话题永远只是个话题。。其实彭希曦也不是什么圣贤。。。我不承认他是大师。。但他是一面镜子。。他的很多句子。。很多很多句子。。都是镜子。。我在解读的同时。。觉得他是一个极其珍视真实的人。。鄙视故作高深。。。而且我明白。。彭希曦一定有一病。。在他自己的时间中深藏着。。这病以痊愈的方式。。降落在他的内心。。他不想演戏。。但命运不该为他再一次搭起如此相似的布景。。一切太巧合。。它以耻辱与困难的顷刻间回归来怂恿他。。它使他内心里产生疼痛。。使他一下子陷入到失败与困惑的感觉中。。那些着意的失败。。已经发生的。。别人听不到的失败。。在一个个句子里夸张地浮现出来。。那些重重伤疤。。累累无痕的日子。。只化作了一口叹出来的气流。。人为什么挤来挤去。。被什么恣意地扭曲。。那尖厉的痛楚。。被谁用庸倦的时间和廉价的安逸。。一年年掩埋着。。像轻易丢失了的几枚别针。。在茫茫的人群中。。他记录下这些尖端的刺痛。。我们。。对。。你。。你。。还有你。。你们都无耻地与同类争夺过衣食。。无聊地笑过那么多次。。他曾真实地为一排排被自己打出来的汉字而兴奋。。他觉得自己的兴奋竟刺伤了那么多的时尚。。他写出来的字。。被别人一个个拆解。。然后有无数的文字被人从字典中找出来。。字和字在人类之间。。像兵团布阵一样被移来排出。。像我们身边的空气。。被我们的手臂擦破。。以波浪的身份向远方放射。。彭希曦啊。。牛人。。快给我寄本书来。。 2003年9月19日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