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盘点我的网络生涯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张琳

2001年,我上网。注册ID恭小兵,成为华语bbs的正式用户。我在社会上自由散漫惯了,可在bbs这个行业里我还是新手。在此之前我对这个行当里的任何规矩都一无所知,所有东西都得从头学起。实习时论坛里的一些老大们叫我负责灌水,可我总是经常性灌错。每次我一出错,老大会骂我傻逼,说,傻逼,你怎么傻逼得跟真的似的!我默然承受,从不顶嘴,也不反抗。我每次都低下头去。我把这句话默写下来,钉在床头做成我的座右铭:傻逼,你怎么傻逼得跟真的似的?我一看到或听到这句话,浑身充满力量。

全国各地的各个网吧里,像我这样委曲求全的网虫似乎不多,也似乎很多。我不知我算不算窝囊,也许算,也许不算。不管算不算,名分和本质无关。我生在北方,喜欢南方。因为南方人性情温和,足智多谋。我真是恨死了我的父母,为什么不在长江以南生下我。不过听说南方的天气潮湿,冷热无常,盗贼又多,居民们的生命财产没保障。这没什么,无关宏旨。据说南方人不大信佛,因为他们的生存环境很艰难,并且这艰难来自灵魂。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也许是我记错了,或者转述错了。别怪我,我做事一向含浑不清。

我在网上简直是个窝囊废,其他网虫好象什么都知道。他们每上一段时间后会自己停下来,坐在电脑前面喝水,跟qq里的其他网友们聊天。他们谈认领,拯救,心灵,释迦牟尼,花柳,love,还有南无阿弥陀佛,等等。这个时候我完全插不上嘴,最多只能坐在一边,追忆似水年华,年华似水。 期间,我先后认识到一些著名或者正在著名的ID。当然,他们并不认识我。我在其中的几个论坛上因为待人接物很有一套,被顺利升级。年底,开始写小说。可是我既没有留过长发穿过耳洞,也没有搞过摇滚吸过大麻。也是说,我不懂艺术。我把我的作品传给几位当时正在网上逐渐著名的ID们看。他们说不错,绝非自吹。但是他们说我搞其他的可能会更有前途。我听得出这个话是暗藏机锋。这等于是,我试图接近艺术,但是艺术拒绝了我。

2002年,我收到了不下十封挑战书,申请与本小爷决斗。原因是我在一些坛子的时事版上,运用爱因斯坦的“国家地域和民族分类是历史的人为”理论,崔健的无政府及自由结社理论(正面使用),新纳粹、未来主义等理论(反面使用),与人数百倍千倍于我的爱国志士们进行了殊死搏斗。于是我收到了他们的挑战书。可能有一些不算挑战书,只是请教我尊姓大名,仙居何处,顺带问候我老母。有一些志士直接要约我出来。本小爷全部应约,但从不赴约。 2003年,我戒网下线学写中长篇。许多人随之失散。这其中包括一位与我网恋长达600多天的女大学生。东北的,她美丽,姿容绝代,宛若处女。“惟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是她与我失散前夕的QQ签名。但是现在她从我的视线之内消失了。而在一个我经常要上的网站帖图版面里,她帖了几张很是艺术的婚纱照,当然,也很幸福。 2004年,一些书商和编辑辗转找到我,给了我一些钱,出了我几个书。一些论坛、网站、杂志和报纸陆续刊登了这些消息。2005年,有家影视公司的女制片找到我,执意要当我的姐姐。于是我们姐弟相称。如今一年过去了,我写出恩个没头没尾的本。写了删,删了写,一年随之过去。谁说我们的生活平淡无奇、乏善可陈?简直像台湾电视连续剧。当然,也不排除大陆没情节。这不,郭敬明的《无极》已经上市,韩寒开始怀念张艺谋。而我决定在2006年要做一个文明的人,低调的人,如果给文明和低调一个期限,那我愿意低到尘埃里去。 我的终极呈辞:活着是上网,活着是写小说,活着是收挑战书,活着是爽约,活着是做决定,活着是看电视或者写电视,活着是折腾。活着是被折腾。 后记:这样的总结怎么看怎么很没劲,什么都想不起来,浮皮潦草地这样吧。有空我要好好回忆,好好写一个回忆的小说。小说写我别着一个枪到一个山上去打猎,掉到一个洞里面去了。想不到洞里另有一个天地,是一个被遗弃的没有人迹的物产丰富的中世纪古堡。说是古堡,其实它是新的。我站在古堡的大厅里。我知道许多面色红润胸脯饱满的伯爵夫人和许多着装怪异苍白瘦削的男人在这里开盛大的舞会,他们刚刚散去。我在这里隔世地活着,因为我出不去,因为我找不到来路。但我又知道外面有世界。这个城堡像一个被人小心翼翼地掩埋在地下的陶罐,我是一只囚居于内的弱小的昆虫。因为百无聊赖,为了消磨时光,我回忆过去。 总结是为别人写的,所以笔头向外。小说要为自己而写,笔头要向内。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