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恭小兵 • 正文

恭小兵:抹点流氓的口红扫荡超女_恭小兵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洪欣意

公元某年的那一天,那一天的天气很好,我在博客里这样写:歌坛失其鹿,天下女生共逐之。

我叫玉米,来自大都。多年以前我很忧郁,三岁的时候会朝河里不停地扔石头。那是我在早期潜意识之下所进行的一音乐练习。那些年国运不昌,上帝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我爹我娘一生辛劳,没被上帝保佑,怕我也受牵连,所以给我取名为玉米。意思是说,假如上帝不让我吃饭,那我还有玉米。转眼十八年过去了,弹指一挥间。

关于“歌坛失鹿”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补充一下:公元某年的内地歌界里,满大街的歌星歌手们飞檐走壁,很成气候。其实这主要归功于三个代表和其中的一些绝世歌手。他们把各自的唱工练得很是牛逼。我们知道,一个人如果在自己的领域牛逼到一定程度,则肯定会有超出自己领域的影响力。所以自从当年的西部歌王一出位捞走一笔惊世骇俗的钞票以后,唱歌这个被一举排到了内地大榜的榜首。

是年末,我国唱歌业又被美国的《了望周刊》选为本年度最受亚洲女性欢迎。需要指出的是,排在第二的是写作界内的抄袭。以至于一时之间,出现了“家家有歌唱,人人有书抄”的盛况。据当时的社会调查显示:全国适龄男女青年选取唱歌和抄袭作为的概率为78%。鉴于此,当沙洲歌坊率先帖出:“歌坛失其鹿,诚邀天下女生共逐之”的告示时,众多女生与我的反应都显得如此强烈。

初来沙洲的那些天里,我从来都不敢在深夜里醒来。我怕马达的轰鸣和人流的拥挤。当被淹没在极度喧嚣的人群里的时候,我会象只迷途的羔羊,无法呼吸无法独立。也无法挣扎出内心深处的恐惧。当我出现在沙洲总赛场的第一刹,我的信心和排场都不很大。说话的声音也不响亮,连看场子的的那些捕快对我都不冷不热。

决战之前,我已经掌握到很多有关这次最终角逐的详细资料。哪些人,哪些派,哪些裁判,等等。得到了充分的答案以后,我毫不犹豫地夹杂在大都三强里进入决战状态。起初的杀伐显然是残酷的。八天时间,我打败了大都分区赛场的三千唱手。角逐的原理是:当你给对手痛创时,你自己必须承受同样的痛。如同江湖艺人街头艺时常玩的一门绝学锁喉枪,角逐双方用一支两头有刃的标枪顶在彼此的喉头,然后开始角力,最后的枪杆渐渐弯成弓形。我们知道,要给对方更多的痛自己先要多忍点痛。可是我们又怎么忍心换下本属于自己的那块金字招牌?你说这样残忍不残忍?

然而有个高贵的女人偏偏这样对我说,她说玉米,你有气质,有才华,有魅力,有自信。你命里注定要站到这个舞台上来的。她说这个话的时候我泪流满面。我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流泪。那一刻我想我是腼腆的。她也感到很奇怪。我给她解释说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时候细皮嫩肉的小白杨老师笑嘻嘻插进来一句金光闪闪的话,他说:“你不可能不好意思。”我很郁闷地赏给他一个白眼。

综她所述,我有魅力,有才华,有气质,人长得也很帅,很适合打进唱歌界。因此坊间有不少闲人跟狗仔猜测我肯定从小痴迷于发声。显然这很扯淡。其实我小时侯很爱跳舞,尤其喜欢HIP-HOP和拉丁舞。对于唱歌的兴趣,那是后来才有的,有关这一点,我会在即将出版的新书里加以描述。

我在大都分会上夺冠的那天显得很传奇。据当时的裁判小白杨在他后来的回忆录《我给玉米当评委的幸福日子》里插叙道:“当我问伊(这里的伊指我)为什么不穿裙子的时候,伊居然电了我一眼,说‘因为我知道,无论我穿裤子还是穿裙子,你都会给我满分的,是不是?’伊那一声‘是不是’真真是吐气如兰,媚眼如丝,电得我浑身虚脱,差点连扩音器都掉在地上……”我看到这个地方时,觉得小白杨那厮简直是在自我炒作。但转而想到这个人除了嗲功深厚以外,倒也给了我一些公道,所以也一笑置之。

据我在天涯社区的粉丝版块记载:网上有个名叫还是胡扯的ID,在我连续晋级后的第二天便迫不及待地倡议所有的天涯网友此杜绝米饭,只吃玉米。以明志。我觉得这很荒唐,这个人可能有病呢。不过这没什么,我知道网络里的神经病很多,况且现实生活里,众多笔友跟我的大批玉米真人也PK呢。面对场外那些为我们而战的笔友跟玉米们,我能说什么呢?除了感动是感动,真是辛苦他们了。

关于我晋升三甲的事,当天的《菊花日报》和《芙蓉新闻》相继刊出一篇署名朱药师的,指出:“令我们感到震惊的是,入围前三名的,除掉凉粉,竟是两名中性化的女孩玉米和钢笔。这真是一个出乎人们意料的结果,鉴于投票者大多数是青春女孩,一崭新的女性主义正在呼之欲出。中性女孩不仅要颠覆校园美学的底线,也挑战着中国男权的主流趣味。”差点忘了介绍,这篇脍炙人口的评论其实是桃花岛第七十九代传人朱药师撰写的。朱药师进军娱乐界之前是个非常有名的文学评论家,后来武功尽失又不愿下海做买,便开始向娱乐评论转型,主攻新人新事新道德。

这篇《不乖女孩的哭泣性狂欢 》是他最近的一大力作。后来被街头流氓恭小兵抄袭过去,取名为《你让我拿什么克隆你,朱药师》刊发在《冬风文艺》上,朱药师为此大怒,马上挥笔疾书出另外一篇可能会被千古传诵的《抹着流氓的口红扫荡超女》刊在《西方周末》上,这件事闹到后来曾一度很出名,多年以后却使得该流氓名声大躁。

这些都是后来的事情,这里暂时不说。现在开始说超女:当时全国各个分赛场内都有裁判涉嫌黑幕,据说朝廷本来也准备派员来沙洲调查这些事情,但后来不知为何又不了了之。据我猜测,我们这次的唱歌比赛比以往朝廷搞的春节联欢都红火,因此朝廷可能也很郁闷。朝廷的意思是,黑幕是你们自己惹出来的,我们沉默表示我们看不起你们这些民间的草莽英雄。我觉得他们这是嫉妒,冒充学院派呢。一开始我以为他们不会过问我们这些民间的唱歌高手,其实他们是假装看不起我们。实际上每天都有他们派来的密探,偷偷探听我们这次的活动进展。前不久翰林院新闻发言人崔某某向我们指桑骂槐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其实早在11岁的时候我开始研究大陆的流行音乐史,这个我之前已经提到,三岁的时候我已经会朝河里扔石子。这么多年以来我的脑袋里总有一些奇形怪状的想法头冒出来。等到我研究完现代流行音乐史的时候,这些奇形怪状的想法头更多了。通过研究,我越来越发现这个时代的荒缪,同时,我也发现要在这样一个时代做出自己的贡献实在很艰难。因为这个时代居然不缺少劳模、英雄、学者、国营暴发户,甚至连贪官污吏都不缺,反而缺少民间高手。

为此我曾几度郁闷。这样时间一长,有了一段某个星光灿烂的晚上的经典对白。这句话换成马尔克斯的说法是:很多年以后,当玉米在从沙洲乐坊再一次忍辱负重地pk掉最后两名民间高手的时候,她一定还记得那个遥远的星光灿烂的晚上。

而事实上,那个星光灿烂的晚上具体情况是,《朝廷日报》派出一个据说比较著名的记者在采访我的时候这样说:“其实你穿裙子肯定很漂亮,你笑起来的时候还是蛮甜的。有尝试过往可爱里打扮吗?”我看了看自己,说:“我往可爱里打扮,你们受得了吗?”

“那你觉得现在的位子爽不爽?”朝廷名记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很期待的盯着我。恰巧那时我正好也在发呆,所以我不清楚自己当时有没有听见那个名记的问话。说实在的,他那小样可真显得有点弱智,或者也算是所谓名记们所有的大智若愚吧。

然后他突然换了一个抬头望天无语的POSE,深情地说道:“小玉,你知道么?老夫我最大的梦想是坐到你现在的这个位置,然后在全国范围内巡回演唱,开个人演唱会懂啵?三百五十万玉米是不可愚弄的,所谓米为水兮玉为船。换成我是你,我要让那三百五十万玉米在我的歌声与姿色里醉生梦死乐不思蜀,终其一生也欲罢不能”说完后两眼放出绿色的光芒,道:“小玉,你认为呢?”

我听完他的梦话以后,先把头低了下来,咬了一下嘴唇后,转而又抬头看了看天边若有若无的云。沉思良久良久才目光坚毅地对他说:“x老师,我觉得现在的位子也不爽。”

“哦?”他听了大吃一惊,慌忙问道:那你小子想当什么?

我望着窗外的点点星火,一字一句地缓缓道出:“我要那天下玉米全部臣服于我!我要那大陆流行音乐史从此不再荒缪!我要重新打造出一部潇洒流畅没有泪水和恶搞的娱乐史!我还要让历史从我的手上还原出他原来的面貌!”这句话刚一出口,朝廷名记浑身打了一个寒战,然后他仔细从上到下地打量我,良久良久。终于恢复了父亲般慈祥的笑容,说道:“好啊,好啊。真可谓日照香炉生紫烟,每逢佳节倍思亲。腰不酸来腿不疼,明明白白你的心。”

送走最后一位朝廷名记之后,我一个人坐在离未来不远的窗台上幻想起未来。直到一抹晨曦在我的窗台漾起,把我的心事染成一片清新的空气。那天早晨,我在我的电子博客里这样写下:超女毕,四海一,举国欢腾,热烈庆幸——内地娱乐圈第一个贵族诞生。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