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高连奎 • 正文

“杀盛宣怀以谢天下”_傅国涌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陈红娟

“杀盛宣怀以谢天下”

傅国涌

天下未乱蜀先乱。

铁路国有政策引发了四川的保路运动,紧接着,武昌新军起事。位高权重的邮传大臣盛宣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政治生命走到了尽头,更没有意识到有生命之忧。在荫昌带兵南下时,他还赶到火车站,承诺攻下汉阳、保全铁厂,奖励10万银元。

然而,举国舆论几乎都把矛头指向了他的铁路国有政策,认为他此举“激成川变,鄂乱随之”,许多御史上奏要求惩办他以谢天下。

10月25日下午,资政院第二次会议,讨论“提议标本兼治,以救危亡”、“部臣违法侵权,激成变乱”二案,所谓“部臣”是盛宣怀,提案议员牟琳登台说明:“故非将盛大臣明正典刑,无以服人心而平乱事。”另一议员易宗夔则疾言:“是非诛盛宣怀不足以谢天下。”

其他议员纷纷呼应。黎尚雯列举他的四大罪,除了违宪之罪、变乱成法之罪、侵夺君上大权之罪,是“激成兵变之罪——四川事起,内阁主和平,盛乃主强硬,激成大乱,而武昌失陷,亦原于此,按之激变良民因失城池之律,亦当绞”。

议员汪荣宝迟到,到资政院时易宗夔已在演说弹劾案。邮船部派员接受议员质询时,“答词支离”,他叫了起来:“当电请邮传部大臣亲来答复。”很多人表示赞成。有人说,算盛大臣出席也不能答复。最后付表决。

当天列席的议员有119人,旁听的人也很多,翰林院编修徐兆玮在旁听席上,他当天的日记说:“时有四川议员李文熙陈词甚为痛切。既决议弹劾,群请邮传部派员登台说良心话。逮派员所答非所问,众益骚然,呼斥之声四起,至有骂为走狗者,派员窘甚,几若无底足以自容。”

第二天下达的上谕:盛宣怀革职永不叙用。汪荣宝为此高兴,当夜在日记中说:“斯足以伸国论而平公愤矣。”同日,翰林恽毓鼎日记详细记下了这份谕旨的内容,在宣布将盛宣怀革职同时:

又据端方电奏川乱情形,实非叛逆,奉旨护督王人文、署督赵尔丰均交阁议处,……署提法使周善培等结怨绅商,均革职。

在赵尔丰到任四川总督之前,护理总督王人文早在6月19日大乱酿成之前有一折弹劾盛宣怀,周善培对此折大为赞许,认为清朝三百年,“先后内外得言事之臣,章表奏状,何啻千万;求其一言而邦可以由之兴衰者,独公此疏也,然卒不纳。”这个折子中最动人的是这一段:

然罪其一人而可以谢外人,可以谢天下,可以消外患,可以弭内乱;臣知朝廷必不爱一盛宣怀,而轻圣祖列宗艰难贻留之天下。臣知盛宣怀之忠,亦必不惜损一身以爱朝廷,且知盛宣怀之智,亦必知合同苟难修改,朝廷即优容,而天下之怨望既深,则未来之患方永。……应请皇上天恩,准治臣以盛宣怀同等之罪。既谢外人,使知发难者臣;又谢盛宣怀,使知纠弹者臣。

这个折子曾给恽毓鼎留下很深的印象,“七月间,护川督王人文曾有疏劾盛宣怀铁路国有政策,力诋借外债之谬,刊于报纸,一时钦为伟论,传诵殆遍。”所以,他对于10月26日上谕中,王人文与赵尔丰同被严议感到困惑,“二人宗旨、办法迥异,而乃同罚,余甚怪之。朝臣亦群议其颠倒。”几天后(11月2日),他从同年瞿肇生那里听说,王人文当时将这个折子“传示四川谘议局,以悦其心”,而实际上并没有上奏,只是将奏稿送到报馆发表,“以邀时誉而已”。问及中枢的大臣,异口同声都没有见到过此折。他慨叹:“王之取巧若此,无惑乎与赵同罚也。”

王人文的《辛亥四川路事罪言》对此也是语焉不详,只说自己“弹劾盛,留中”。朝廷调他为督办川滇边务大臣,来京候询,10月2日到西安,陕西巡抚钱能训转达,要他在西安听候查办,听说有“逮问之议”。10月10日武昌变起,10月18日他被撤销侍郎衔,开去差使。

看来王人文免职在盛宣怀之前。资政院中要求杀盛宣怀以谢天下的呼声,并没有因为他的革职消失。除了求助于外国人,他几乎没有别的选择。10月28日,英国公使朱尔典写给外交大臣格雷发出的电、信说:

盛宣怀似乎丝毫没有想到,成为资政院中吵吵嚷嚷而又不明真相的辩论主题的弹劾案,竟使他垮台,但他以东方人有的镇静接受这个打击,并在夜间整理他的文件准备离去。然而,第二天,事态发生了更严重的变化。资政院中散发了一份书面决议,请求朝廷下令将那位年迈的大臣立即处决。

英、美等四国公使去见庆亲王,表示他们对此事极为关注,不允许清政府对盛宣怀进行任何伤害。他们从庆亲王那里得到保证说:“不会加害于盛宣怀”。其实,即使杀了盛宣怀也无济于事,他不过是满清亲贵王公们的替罪羔羊。在四国使馆的十名士兵护送下,盛宣怀于27深夜前往天津,先赴青岛,后到日本。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