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李勋阳 • 正文

李勋阳:最势利最庸俗最龌龊最不堪的新一代中年的童年遗梦‘32_李勋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彭铮

过了星期三,是星期天,十六月儿圆,一月过完,过了中秋节,年根在眼前。

这天邮寄员往院子里送了一封信,傍晚父亲从县城回来,打开信读完高兴地告诉他们:“你们大伯要回来了。”

大伯长什么样子,黑蛋和猪弟弟都没见过,听母亲说实际上在他一岁多时到过大伯家,那时大伯家要办什么事,全家人都得去。所以严格说起来他应该见过一次大伯,但一岁的小屁孩还没记事呢,可以不算。

“你大伯有二十多年没回老家来了。”

“是啊,那个时候连李立都没呢。”母亲说。

父亲把消息告诉了爷爷奶奶和四爸一家,整个院子都因为这个消息沉浸在喜悦之中。河对面二伯一家长年在外,父亲考虑要不要给二伯写一封信,二伯是不是也该赶回来一趟。父亲和爷爷、四爸商量了一下,最后同意了四爸的说法:“其实他俩平时离得更近,说不定会一块儿回来。再说咱们信寄到哪儿?老二的地址老变,谁说得清。”

果然,两个星期后,二伯二妈陪着大伯一块儿回来了。

大伯到达时,黑蛋他们都还在上学。等他们放学刚进院子,父亲和四爸故作神秘地叫他们猜谁来了,他们异口同声地喊:“大伯。”

“好好好,我娃都记着大伯呢。”大伯从爷爷奶奶住的堂屋闪身出来,合不拢嘴,给他们一人散了一颗糖。

“二伯!”

“二伯!”

“二伯!二伯……”

“哎!还以为你们不认得你二伯了。”

“咋呢会不认得。”他们说。

二伯还给他们一人散了一把瓜子。

他们注意到大伯的右手拇指短了一截。大伯告诉他们,年轻时,他去一个地方给一个地头蛇看病,那地头蛇诬赖大伯的药有问题,害得他拉肚子,叫手下人把大伯的右手拇指切了一截。

“你们可要好好学习,以后出人头地,不要像大伯这样,连自己的手拇指都保不住。”大伯说。

院子里热闹了好几天,大伯的一些老伙计也来找他拉家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大伯在村前村后,这里走一走那里看一看,有时还直发感叹。院子前面高大的核桃树,河对面的坡地上有两棵柿子树,这都是大伯小时候的。这次大伯回来,把这三棵树分别送给了四爸、二伯和父亲他们三人——虽然实质上这三棵树早已归他们三家所有这些年了。

大伯待了两个星期又要离开村子了。他这次回来,主要是想接爷爷奶奶去他家住上一段时间。黑蛋他们这些孙儿一听大伯要接爷爷奶奶走,都有些不高兴,但爷爷奶奶说会给他们带好东西回来,他们又高兴了。

二伯陪大伯出发的时候,黑蛋他们抱住爷爷奶奶的胳膊腿央告:“爷爷奶奶,你们一定要回来过年啊。”

爷爷奶奶笑着说“当然要回来过年”。

“你们不要大伯回来过年了?”

“要要,大伯你也回来过年。”他们又连忙去抱大伯和二伯的胳膊和腿。

“好,大伯也回来过年。”

临走的时候,他们注意到大伯的声音有些哽咽,擤了好几把鼻涕。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