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李勋阳 • 正文

李勋阳:[转载]为西毒何殇第一本诗集《人全食》写的序文_李勋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任青

西毒,加油!原文地址:为西毒何殇第一本诗集《人全食》写的序文作者:秦巴子

西毒何殇,人在诗江湖

秦巴子

当西毒何殇被伊沙称为八零后第一男诗人的时候,我暗暗地为他捏了一把汗。

这分明是把西毒何殇推向了众矢之的的位置,江湖险恶啊,枪打出头鸟是我们这古国的文化传统,一旦乱箭纷飞,他该如何招架?虽说他取了个貌似混江湖的笔名,但是在我看来他毕竟还只能算个诗歌坛子里的少年,他又不是英雄王成,可以高喊着“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然后接收所有靠谱与不靠谱的羡慕嫉妒恨;况且,万一,有人怀揣利器星夜赶往长安城来叫板,要与他比拼PK一决高下怎么办?而诗歌这个坛子里的围观群众向来是看打架的兴趣远胜于看诗歌,评判们又向来各执一词互相拆台闹不好很可能自己先掐起来,那八零后第一男诗人可该如何抵挡?

话说某日一山林酒局,有人手握一本杂志念完诗后甚感疑惑:西毒何殇,怎么还有人叫这名字?像个侠客嘛。座中另一高大壮年不露声色捋髯微笑,暗自骄傲:吾儿成矣。此高大壮年,即西毒何殇现代长诗《子曰》中的主人公。实际上我的担心纯属多余。后来我才知道,西毒何殇虽然年少但却早已是老江湖了。本世纪的早些时候,他和睡在上铺的兄弟李傻傻等一干文学少年混迹于大学南路和边东街一带,诗书学校、小说生活、琴棋情爱、板砖网络,后来李傻傻以小说《红X》摘了八零后第一男作家称号,西毒何殇则组织了名曰“解放”的诗歌小虎队,在网络诗歌论坛上打打杀杀。那是诗江湖的年代,很多人在里面撒野,在里面拼命,在里面骂人,在里面伐树,在里面成名然后消失;那是诗歌的论坛时代,乱世英雄起四方,开坛是草头王,从长安斜刺里杀出一票人马叫“解放”;那大概是西毒何殇强身健体长筋长骨的时候,刀笔功夫,诗歌百般技艺,在锤炼中,左冲右突,笑傲江湖。而到了我认识西毒何殇的时候,他已经沉稳淡定得像个老师傅了。正应了他自己的话:少年老成老来狂。

扯远了,回到诗歌上来。诗歌到底有没有江湖,我自己并不清楚;诗坛在什么地方,我至今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是,诗人得不断地写出诗来,好诗人得出些可以为人称道的作品,得把自己的生命、生存、语言、智慧都押进去,然后才有独属于自己的“这一个”的诗人。西毒何殇跟自己说:小而冷!西毒何殇又跟自己说:每日一诗。西毒何殇还跟自己说:不写诗没什么意思嘛。他没说不写诗勿宁死,但他的决绝我已经感觉到了。在诗中,他是个狠人,而且,不动声色。他不像长安诗歌节的同仁短诗王朱剑那样随时都会亮出明晃晃的匕首,也不像黄海那样把诗写在斧头背上,我觉得他大概是想把诗写在棍子里——而且是那充满灵性与曲折的三截棍。看看《人全食》:“手头没有墨镜/点了只蜡烛/把眼镜熏黑//看完了日全食/竟忘了擦干净/直接出门//那天的大街上/空无一人/好像都被狗吃了”;看看《红汽球》和《传承》,再看看《子曰》,内敛的力量在不事修饰中从容地运行,最终抵达我们的五脏六腹,热与冷、暖与寒、灼与疼、惊与囧……都是隐隐之中,我甚至猜测,他大概真正想达到的是那手中无物的太极掌吧,在诗中以人性的正义,击人于无形,接受者不留外伤,内心已经被击中。臻于这境界,当然需要功夫,需要大功夫,功夫在诗外的功夫。

在诗外,西毒何殇已经十八般武艺样样炼。据说一直用来压箱底的长篇小说已经写了好几部,而他信手写下的几十篇小小说更是独树一帜不落窠臼,西毒何殇于此一路的娴熟,已经到了随手拈来,即成故事的地步;据说多年前西毒何殇曾经匿名做了某发行量巨大的大众杂志的第一写手;据说他夫人(还是他女朋友的时候)炒菜所用菜谱均是他即兴杜撰;据说长安诗歌节所有的精彩报道都出自西毒何殇之手……这么多据说说明了他弄文字是有深功夫的。还有一些也属于诗外功夫的不是据说而是我亲历,我和他聊天,谈诗谈小说谈电影,常有会心之乐,每逢此时我都要心下赞许:后生可畏,小子了得!但当他偶尔间透露出他的书已经没处放了,需要买套房子专门藏书的时候,对他诗外的功夫如此了得一点也不用感到吃惊了。

我的意思是,西毒何殇在成为八零后第一男诗人之前,已经做好充分的文学准备。历史的现实的经验都一再证明,牺牲在第一次冲锋之后的小高地上的诗歌天才,都是因为之前的文学准备不足,天才成名太容易了,但消失的速度比成名还快。对西毒何殇,我们当然不必有这样的担心。但是,另外的担心我曾经有过,书念的太多,反而被书困住,陷入书瘴,或者裹足不前亦步亦趋,或者掉书袋装深刻甚或装神弄鬼,或者以空洞的观念与概念支撑脆弱的文本,这也是历史的现实的经验验证过并将继续验证的歧途。消除这个担心的惟一办法是仔细阅读他的诗歌文本——这本《人全食》应该能够证明,他把读过的书把吃下去的那些文化都用来长力气增内功了,在朴素(但并不是简单)、从容(有时显得缓慢)、曲折(柔性平滑的波浪之折而非强行的硬性的折断)、饱满(以至于过于饱满了)中,他的诗意已经悄然完成。以这样的人的功夫和诗的功夫,在同龄的的诗歌创作者中,想不成为侥侥者也难,但我知道西毒何时殇却根本没把八零后第一男诗人这个称号当事儿(有些事儿事儿的人好玩这些虚招子),我知道他理想更高,看看他挂在博客上的殇子自道你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殇子曰:

1我不走你们的路,你们这些肉体的蔑视者哟!

2诗解决不了的问题,用更多诗来解决。

3你们那些话都是宋朝人元朝人明朝人清朝人说李白的。

4我一点不担心诗歌的未来,因为有我,一直会写。

这些话,你们怎么想,你信不信?我告诉你们,我是信的。前几天,做为长安诗歌节第二号酒神,他说要戒酒,原因很简单,酒大了会影响写诗。古今多少诗人,是被酒废了的?很难弄得清楚,我的同辈中被酒废了诗人却历历在目前,还海蹦乱跳着只是诗废了。诗人西毒何殇在新年如此决绝如此决意甚至堪称痛心疾首(他专门写了首诗纪念戒酒)地做出的最重要决定是为诗戒酒!这样的诗人,无论是什么样的江湖,又能奈他何?

在众友人交口称赞这本已经非常有分量的诗集的时候,我更愿意把这本书看成是诗人西毒何殇的啼声初试,关于他,我觉得可以信任和值得期待的更多更高。

2010年1月21日西安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