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李勋阳 • 正文

李勋阳:梦回童年:穿过雾霾,遇见小时候的你自己‘2_李勋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蔡明

 

乃生男子,载寝之床;乃生女子,载寝之地。但黑蛋却像一棵庄稼苗一样,在尿泥地里滚爬成长。

农闲时,父亲在一家建筑队里当技术员。其实所谓农闲,实际上一点也不闲,只是没有收割耕的紧逼慢赶了,但是像上肥啊除草啊间苗啊浇水啊松土啊这些零碎活还是很多的,并且要不断地重复去做,一年到头,年复一年。而这些零碎活自然全落在了母亲的头上。

黑蛋还没断奶的头几个月,母亲尤为劳累。奶奶平时并不大情愿照看黑蛋,五六岁的哥哥和他那些小伙伴玩性正野着哩,一吃过饭从家里飞了出去,早不知野到哪里去了,姐姐还完全不省事,更别说叫她来照看黑蛋了。母亲没法子,只好把黑蛋带到地里,放在田塍上,趁着他熟睡的工夫赶紧弯腰拔背地干活。等母亲听到黑蛋哭声的时候,黑蛋往往早已身陷自己所拉的稀屎阵里了——满手屎尿,一边哭还一边把手放进嘴里,咂咂有声,竟然吃上了。

母亲赶紧把黑蛋的手从他嘴里拿开,嚷道:“不嫌脏!”

黑蛋自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看着母亲来了,只顾着一边蹬脚一边咯咯地笑开了。

幸好不远处有条小水沟,母亲把黑蛋抱到水边清洗,洗完了手脚再洗嘴,然后撩起自己的衣服,将一只长长的乳房塞进黑蛋的嘴里。黑蛋双手抓住咕咚咕咚地吃起奶来,不一会儿吃饱睡着了。鸿蒙安详,母亲再次把他放到田塍上去干活了。

没几个月,母亲去地里干活不再带黑蛋了,临出门母亲将他喂得饱饱的,哄睡放到家里。有时候姐姐一高兴也待在家陪着黑蛋玩,但等母亲回来的时候往往只剩黑蛋一个人在自己的屎尿地里爬来爬去,嘴边还挂着屎尿和泥巴,早不见姐姐的人影了。母亲一边骂着姐姐一边拿水来给黑蛋清洗:“这死女子,看她回来我不好好收拾她。”然而等姐姐回来后母亲只是责骂,姐姐却尖着嗓子叫唤:“谁叫他那么脏!”

“叫你好好看你弟弟,你人跑哪去了?”

“谁叫他那么脏,我叫他不要用手抓屎,但他不听,我才懒得管哩。”

“你前两年不也跟他一样,满手是屎往嘴里塞。”

“我才没有。”姐姐尖着嗓子嚷。

“你们哪个没有?你哥哥、你,还有现在你这个弟弟,哪一个不是脏怂。”母亲说着,正巧哥哥从外边野完回来了,听到母亲说自己,便问:“妈,你说我啥哩?”

“说啥哩?!说你们姊妹三个,一个一个都是脏怂!你一天到处野,也不见你看一下你弟弟,看你弟弟成啥样子了!”母亲说着。

哥哥看了看黑蛋,哗的一声大笑起来:“哦,弟弟吃屎了,弟弟吃屎了!”

正嚷得高兴,却听到母亲的嘲笑声:“嚷啥,你小时候不也一样!”哥哥脸一恼:“我才没有。”说着从柜子里拿了一块馍又跑出去和小伙伴玩去了。

母亲看着哥哥跑出去的背影直跺脚:“狗日的,给我跑,看我回头叫你达不打断你的狗腿!”又看了看姐姐,“还有你,看我叫你达怎么收拾你。”姐姐哇的一声哭了:“又不是我叫他吃屎来的,为什么要打我,呜呜——呜——”

后来有一天,黑蛋又满手屎尿地玩得不亦乐乎,可当他再一次把手塞进嘴里时,他突然隐约觉得屎尿是不能吃的。这时刚好姐姐跑了过来:“快把手放下,不往嘴里放……”可姐姐话还没说完,见黑蛋一把将自己的手塞进了姐姐的嘴里。姐姐一愣,半晌哭着跑了:“妈、妈,你李智把他手上的屎塞到我嘴里了……”

姐姐哭得很伤心,黑蛋却坐在那里咯咯地笑出声来。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