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李泽清 • 正文

李泽清《我亵渎了这份儿爱情》_李泽清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郑帆

题目: 我亵渎了这份儿爱情

□李泽清 湖南大众传媒学院 原创,请勿私自转载

望着身边熟睡的她,我没能安然入睡。

叶子在酒吧醉酒后被我的同事遇见,接到小霞的电话我立即开车去解放路的食色酒吧。酒吧是一个好地方,我不知道来了多少次。但是,每次来,我从未有过好的心情。或许我来酒吧纯粹是为了逃避或减轻初入职场和生活中的压力。

把叶子接回家,安顿好一切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我已然不能再次熟睡,深夜无人与我聊天,只能将此刻的心情写下。

我又偷偷看了一眼叶子。她真的像我此生的天使一样躺在床上,均匀的呼吸着我们二人世界的空气。此刻她或许在梦中再次与我相拥。

三天前的下午,我开好房从宾馆走出来的时候,本想打电话告诉叶子晚上不回家吃饭的时候,却不曾想到叶子正站在我眼前。我担心的终于来了,只是来的过早。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问我。

我,我开房间……给单位领导。我吞吞吐吐地回答。

她扔下手中的皮包,不顾我的挽留和解释硬是搭的士离开。我那个时候真的好后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知道,如果现在我回去的话只能使两个人一起更加痛苦。

我捡起地上的皮包,走到宾馆绿化带的草坪上坐下来。几跟手指不停地在揪弄着地上的花花草草。为什么她会知道我在酒店开房?我找不到任何的头绪。

大约八个月前,公司新招聘了一批员工。其中有一名叫白依的女孩给我的印象别深刻。因为我是当时的主考官之一,所以对她相对来说比较了解。

她勤劳、爱问,好学公司里上上下下都很喜欢她也格外的照顾她。当然我这个经理也不例外。每次她总是最后一个下班回家,我顺便也会关心的说一句注意身体,好好休息之类的话,对此她总是笑而不答,然后继续做事情。外人看来这个是上级对下属的关系,但是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一个偶然的下午,下班后我呆坐在办公室里,许久不愿意起身回家。那天是我的生日,早上出门的时候刚和叶子因为家具的摆放吵了一架,所以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好,说好了去饭店好好吃一顿的,结果早上也没有提这茬儿。

我双手抱在胸前,对着办公室外面的天空看了不知有多久。一整天了,叶子应该消气了吧。我拨了她的手机却无法接通。我拍了拍脑袋,把腿架在办公桌上。

经理,你还没下班啊。突然从门口传来一声熟悉的声音。

白依啊,你也还在啊,正准备下班呢。我回头的刹那间才发现是她,穿着一身白领制服,优雅的站在我的面前,胸前抱着她常拿的皮包。

经理今天你生日,可以请你喝一杯吗。她问我的时候仿佛像是个幼稚的孩子,我明显感觉的到她的内心在微微颤抖。

可以。我思索了一会儿,答复她。

时光街酒吧是公司那条路上最繁华的地段里最豪华的一个酒吧,一个月能来一次不错了。这里总是汇聚了很多的白领,一进去我感受到了与其它酒吧不同的氛围,然而这不同之处我却怎么也说不出。

我们挑了一个靠近窗户的地方坐下来。

接下来她一直在说,说什么,我却一点都不想提及或许是根本不知道。我只记得那天我喝了很多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和白依睡在一块儿。

我追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当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白依也醒了。她什么都不对我讲,只是告诉我昨天我一直在喊一个名字:叶子。她说完又躺在床上,看着窗帘,似乎想将一切都看破。

突然,我恍然大悟,赶紧打车回家。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昨晚喝酒的时候,叶子的好友小霞和她男友也正好在时光街酒吧。这是后来我回到家中从叶子口中得知的,还知道我和白依上床的事情。

我一进门,只见叶子呆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精神恍惚,眼睛里布满血丝,眼眶前还有泪痕。我知道自己一夜未归估计她也等了一个晚上。桌子上我最爱的酒菜大概是昨天晚上已经摆好了。菜没有动过,只有一瓶红酒喝了只剩五分之一。

我此刻悔恨已经来不及了。叶子转过脸望着我。那是一张完全没有了幸福感的脸。她的泪水突然间又一次如泉水般涌出。她拿着枕头向我砸来。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了一个晚上,我知道你生我的气,可是你连一个电话都不打,你还是一个男人吗?你跟别人的女人上床知不知道我还在家里做好你最爱的饭菜等着你回来……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跟白依发生过那事情,但是我昨晚一直叫着叶子的名字我肯定那是真的。但是我即使对叶子说出来已没有任何作用。我已经亵渎了我们之间最美好的感情。

我向她道歉,双手再次搂抱着她,我仿佛已没任何能力来支撑,相比之下似乎我更加脆弱,没有任何承担的能力。我不能不说这是我内心的恐惧。

大学毕业到上班期间,再到坐上公司经理的位置,我的事业扶摇直上,这是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和羡慕的。感情上,一直以来我一直爱着叶子。她是我在一个社交舞会上结识的。和我初次见她一样,她总是保持着女人有的微笑,而那微笑在她脸上显得格外的优雅、有情调。

三个月前,我们见了双方的家长,双方都很满意这个连天使都会羡慕的完美结合。日子已经定了,是今年的十一期间,连蜜月我们都已经计划好去新加坡。

叶子在平时总是很迁我,她知道我的脾气很坏,这是我一直很感激她的。我想我爱的是她。此时我该怎么办?我在心中给自己打了无数个问号。我将她抱的越紧却有即将失去的感觉,顿时心中一阵凉气入侵。这个我爱了三年的女人,难道真的要在此刻蒸发,随风而逝去吗。我想了许多这样没有答案的问题。

次日,叶子心情好了许多,只是面队我她总是没有什么话可讲。或许是因为此事我已令她无法将我相信,对我也失去了信心和希望。

我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走出房子,提着沉重的脚步一直走到白依的面前。

站在她面前许久,却忘记了要跟她讲什么。我为什么还要来找她,我好矛盾。她这几天请假原来一直在家喝闷酒。酒有的时候真的是个好东西,可以解脱。我又一次举起酒杯。

白依,那天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请你原谅我。我要结婚了,我爱她已经整整三年了,我不能辜负她,希望你能理解……..我断断续续地说完这些话。

她猛灌一杯酒,指着我说:你知不知道,我也很喜欢你,为什么每天我想念的人却在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里和她温存,我不服气。我是要和你好……

说着说着,她居然在我面前哭泣起来,像个刚出生的婴儿躺在我怀里。看着她红通通的面庞我顿时心生怜悯。又一次我用手去抚摸她的脸,为她捋捋头发。她靠在我的肩膀,继续喝酒。我们像沦落在无人的街道,她又一次亲吻我,疯狂地亲吻着。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拒绝。

为什么会这样。我无法告诉自己答案。

当我再次满身酒气的回到家中的时候,她对我已无任何话可讲。只是扶我到床上独自出去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以各理由告诉双方家长的每一次询问,我和叶子的婚期延迟。而叶子此时也已经开始疯狂的泡吧。在刚刚,小霞打来电话说叶子喝醉了。我只能开车去接她。

而心中复杂的感情已经得不到释放。望着身边熟睡的叶子,我没有任何睡意。

是时候决定了。我由衷的感叹到。

这两个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女人,请再多给我一些记忆吧。手里的烟卷不知何时已经燃烧完毕。我又一次看着叶子,这个我给她爱也给她痛的女人,此刻睡地如此安详、宁静的空气中只有我和她的呼吸和心跳声。

我想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她。要分别了,这次分别或许是一年,也可能是十年,但也可能是一生。尽管留恋的眼神还在凝望这个我曾经最爱的女人,而此刻起却要准备开始将她忘记。泪水不知不觉中滴答着落在地板上,而我却没有任何感觉,麻木的分别。

我已不想再继续纠缠。两个女人此作别吧。希望我的离开能减轻自己的罪恶感。叶子你不要再去街头小巷去找寻我了,我已永远离开属于你自己的生活的世界。

这样,我提着行李,踏上南行的旅程。这是一生的旅程,曾经多少次梦想的旅程如今却是要割舍自己心爱的女人,或许这是对我亵渎爱情的惩罚吧。如今哀伤的曲子在旅程的驿站里为我适时地响起,这仍旧是我一生的回忆。

我在最孤独的时候,对着美丽的苍穹在夜晚的星光之下再次呼喊着“叶子,你还好吗?”叶子你是否听得见?

本文参加电影原创故事、剧本拉力赛,支持我,请为我留言,投票,谢谢。

连接地址:http://www.guoing.com/playbook/story885.html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