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李泽清 • 正文

宇文明月小说《完美青春》连载一_李泽清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冯栋

《完美青春》

一、启调

青春的日子,总是那样的明媚清澈。有多少日子能够想起有多少日子难以忘记。我总是这样认为。

我们哼着小调步入学校时,是如此的轻松,像是一只不在猎人视线里的鸟儿。我和许多人一样,抱着这样美好的幻想,走进了依我看来是舒服的310室。那是一个让我爱做梦的地方。

我来得很早,本来没事可做,可以好好的去网吧快活几个小时,却被老班叫住,说是交给我一项艰巨的任务,给其他的新生带路、拎东西。屁大的地盘儿,还需要别人当向导,简直是人才和时间的浪费,我心里盘算着。我扛起一个个比我小的男生的包袱,心里还不停的嘀咕,抱怨着天意不公。我的动作要是再快上一秒钟可以逃离那个所谓班主任的视线。幸亏我这个人有责任心,否刚我一定会趁老班不注意,把包袱递给那个小生,告诉他上三楼左拐是了。然后绕个圈子,从后门出去。

下楼时还没来多少人,我在老班的桌边上靠了一会儿,一身的汗液都已凝固的时候,铁哥们儿少平找我。我看了看老班说,我还有事,你先走吧!班主任打量打量少平,对我说,你要有事儿先去吧。我故作推辞了一番,还是走了。

出了校门儿,我拍拍少平的肩膀说,你丫真是我的救星,要不然我今天一定累到不省人世,这辈子都甭想再去诱拐小女生了。切!他笑了笑,我们去吃烧烤,我请客,感谢你“救”了我!咱俩谁跟谁AA制!一拍即合。

餐桌上,一只蒸鸡、两只鸭腿、还有牛肉、烤兔。我付了59元。大放血啊!

吃完后,在街上溜达一圈,返校时,已经是午睡的时间所以很安静。进了班我发现前几排已无座位,便和少平从后门溜进去。在一个角落里坐下来。只有这里没人坐了,少平从地上捡了一张不是很脏但也并不干净的纸擦了擦灰尘。摩擦声吵醒了前排熟睡的女生,朦胧地看了一眼,又睡了。

我们为了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也趴在桌子上睡觉。那时只是觉得睡意越来越浓。

醒来的时候,有人在清扫黑板上面的灰尘,有人在擦洗个把月没有清洗玻璃。这时少平正提着一桶水走进来。我笑着说:“辛苦了,少平同志!”他冲我苦苦地笑了笑,打了打身上的灰尘,拭去脸上的汗珠。他说,你丫的睡得跟死猪似的,打都打不醒。我丫的怎么了,你丫的睡觉还想着美事儿呢?切,谁理你那一套。

班sir进来的时候,教室里已经安静了许多。大家做出埋头苦读的样子。他巡视了一圈,说着每个班sir永远都说不腻而且都会说的专用语言:“教室是学习的地方,安静是前提……”“学习”俩字儿他说得很重!

我也懒得理他这人,自以为会赋诗弄文,清高得很。他打开电视的时候,我才发现,班sir并不是上午的那个所谓的“指挥使”。这个班sir身高比我略矮,身着黑色西服,脚穿黑色的皮鞋,格外油亮。看起来很严肃的样子。师兄都说每个班sir的眼睛很犀利,估计他自然也不例外。

自习课上,空空的桌子如何度过是好。像我这样的活跃分子,除了聊天,是看杂志。《故事会》我的专爱之一,武侠言情倒挺反感的,我这样的清纯小生在活跃分子里,可是不常见的。我的好友少平偏偏最爱言情,出口闭口都是那“妞”“靓”之类的词儿。我们都看得很起兴,冷不防,校长在窗外站着,立即将书塞进课桌。他还是走进来,把我们“抓”出去了。列出我们的罪状,物证在此,抵也抵不掉。只好默默地低头,装作认错。

班sir莫名其妙地从我们身后走了出来,狠狠地训了我们一顿。校长走后,又语重心肠地讲了一大堆感人的话。他说,刚才在校长面前是装的。班sir倒也平和,我心里暗暗一笑,我瞥了他一眼,目光却很吓人,不禁微微一颤,滚烫的心冰凉了许多。少平的情话可以迷倒众男女,在班sir面前却毫无用武之地,连栖息的地盘都难找。平时总是没话找话这会儿居然卡了壳儿。

第二天中午,在班上宣读了“罪已诏”。人是有自尊的,必须有身份和地位。真是自作自受,班sir看来是要拿我们开涮,以敬效尤。要么是皇帝,要么是阶下囚。呵呵,有点儿小封建。少平“演讲”时宛如怀春少女。这叫春的猫声也比他的声音大。班sir之后又把他的“赎过书”贴在了墙上,作个“榜样”。我在下边偷偷的乐,庆幸天生大嗓门儿。

待续ING、、、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