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刘宗勇 • 正文

刘宗勇:虎子崖的眼泪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欣

   

1、  快打仗了

榆山沟里的村民开了个群众大会,大体说最近不要出山去,外面小日本已经打到北平了,可能最近要打到县城了。八路军用的是土枪,人家用的是三八式的,还带连环。带头抵抗的都没得好死,可能中国快完了。最后一句是王麻子和二蛋说的。不是我说那些兵,天天抽大烟那来的力气打仗。王麻子还说。

二蛋有些害怕,找到大队想问过明白。李长枪才懒处理二蛋,他说,二蛋你回家问你妈去。二蛋眼里都快急出了水,还好赵老牛走过来说,那来的事,打仗也打不到这山沟子里来。二蛋又磨蹭了阵子,直到老娘在扯着嘴巴喊才回家。

榆山沟离望牛镇有二十公里,一般是知道镇上的一些情况的。比方说有个财主被关起来打了几天,牢头霸占了他女儿。又有镇上的头头说了句不大不小的话被削了职等等。通往镇上的路要从虎子崖过,一片黑压压的石峰罩在路的一空,方园几里叫不着人,连路边的毛草都长到大人的大腿。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谁会去打理那些事,算是主要通道也没人去处理。因为相传虎子崖有个恶神,专门作伤天害理的事。

要打仗的事是从王麻子嘴里说出来的。五麻子从望牛镇回来和李长枪说,要打仗了,狗日的日本鬼子打进来了,保安团的几百个人个个背着枪。你这消息可不可靠。李长枪有些怀疑王麻子。王麻子脸都红了,说,咋个不可靠!我亲眼看见的还有假,小牛子你知道不,我那个舅舅,他叫我赶紧跑,跑得越远越好。

李长枪也被吓得脸都变了色,说,这往那跑呢。

王麻子没有骗李长枪,保安团的确实要打仗了,是上头下了命令:要下面准备好。小牛子不是王麻子的亲舅舅,沾个不带姓的边,在镇上开杂货铺。那麻子在镇上和几个哥们喝酒,正巧被小牛子看见。王麻子也不相信这个同龄舅舅的话,但小牛子说,我骗你做啥,是亲戚我才对你说,赶紧跑吧!

所以老一辈的都在疑问,王麻子的话可不可靠。但最后还是说开个会要好些,这样大家也有个准备。要留的留,要走的走。榆山沟权利最大的是李长枪,他说,打仗是迟早的事。文化最高的也是李长枪。他原名叫李中义,后来搞生产时站出来给大家记数字,由于他在镇上念了二年级的原因,大伙给他叫了个长枪。老一辈的叫不出文雅的名字,长枪的意思是能干。

只要李长枪一句话,榆山沟没一个站出来说不行。

王麻子从那次调戏桂花被李长枪教训后,一直对他不太满意。这次要打仗的事要不是关系到整个榆山沟几辈子人的生命问题,王麻子才懒得去说。事后李长枪请王麻子到家里去了一趟,摆了些酒菜,还地杀了圈里的要只鸡。王麻子好生感叹,李大叔想得周到,父亲在时老是说你好。

李长枪一脸的难堪,你小子还记着那件事不是。王麻子说,早记忆了,再说我也改了。李长枪几杯酒下肚,说起了桂花一家的事。

大概是光绪年尾,国内混乱,强盗土匪四起,打家劫舍,杀人放火,人民一片哀嚎。榆山沟虎子崖虎头寨窝着帮土匪,带头的叫田刀疤,手下一百多人。这伙人有个点,是不抢榆山沟里的人,原因是田刀疤以前被李长枪的曾祖救过,他为了感恩发誓不会动榆山沟的一根毫毛。田刀疤手下有个叫陈五得力助手,为土匪窝作了不少贡献,喽罗们都叫他五爷。这五爷杀人放火是一流的水平,在黑道中的名气和田刀疤不相上下,但有一坏癖,是好色。桂花的曾祖母叫马贞贞,长得如花似玉,父亲在京城里做个幕寮,因而读了点古书,会弄个笔墨什么的,在望牛镇被称作第一才女。猪怕肥牛怕壮,好事怕出名,何况是时局动荡的年代,有一天日子能不能过一天还是个未知数。马贞贞的父亲长年不回家,只有母亲一个人顶着家里的大小事务,是在马贞贞十九岁时也不让出远门,因为出门必需经过虎子崖,出去了能不能回来当母亲的最清楚。马贞贞像一个神话,传进了虎头寨,传进五爷的耳朵里。五爷成天在想,要是能和这样的奇女子过一辈子才算直得,才算得上英雄好汉。

在外面一个富家子弟来迎娶马贞贞的那天,在虎子崖遭到了血劫,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回去。这事无疑是虎头寨干的,所以后来官府派人来清缴,屡次不成反而死伤无数。在得知夫君被害的那天晚上,马贞贞到了虎子崖,点着灯笼为未有夫妻之实的丈夫送行。虎头寨的很多土匪都听到了一个女人悲惨的哭叫声,但没有一个人敢出寨门查看。因为白天的那场屠杀有些过于残忍,连未到十岁的孩子都身中七刀。这次行动是五爷发动的,田刀疤并不知情,因为他收到帖子到关东对参加盟会去了,寨子里的事交给五爷全全打理。虎头寨的个规矩,是抢官商,杀贪吏,不屠十岁以下,不辱五十以上,不抢良家妇女。五爷坏了这个规矩,他妒忌娶马贞贞的富家子弟,所以发了兽心把他一家全屠于地。引导五爷犯下涛天大罪的还是那些陪同娶亲队伍的官兵,贼兵誓不两立。

马贞贞是个奇女子,她早听说了虎头寨的规定,也知道事件的主使者是那个好色的五爷,所以她决定为夫君报仇。要报仇得进虎头寨,进虎头寨才能靠近五爷。马贞贞给母亲留下一句:儿去矣!便进了虎头寨。做母亲的只有以泪伴日,早日盼望着女儿回来。

五爷到马贞贞要见他的报告,立马到寨门口去迎接,他第一句话说,我听说你很久了。马贞贞一脸的笑容,我以想见你好久了。

五爷一眼看出来这个女人不简单,除了无法形容的美外,还冷静、沉府、聪明。也想到了她上山的目的,但他要看看这个榆山沟的神话到底有多少份量。所以五爷说,只要你留在虎子涯上一年,我宁愿为你死。英雄通常都是死在美人的裙带下面,五爷以前是个英雄,但现在不是,他是个迷了心窍的强盗。马贞贞的眼里冒出了希望的光芒,她说,我留两年你不是要死两次。死一百次都值得。五爷说。马贞贞看出了五爷的弱点,他并不像英雄般有刚强的定力,也没有过人的智慧,连文弱书生都不如。马贞贞为了报仇,所以选择了留下,但她没有嫁给五爷,而是嫁给了说一不二的田刀疤。马贞贞的是离间计,使五爷得不到她对田刀疤不忠,田刀疤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事事都要听枕头司令的,所以她有机会报仇。

王麻子说,她为什么不嫁给五爷呢,那样不是更接近些。李长枪笑笑说,这你不知道了,女人把贞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像马贞贞这刚烈的女人更不会让仇人得呈。她嫁给田刀疤有两个好处,一是田刀疤是一寨之主,可以保障她的安全;二是田刀疤知道怜香惜玉,是做了二姨太也不冤。

李长枪打了个饱噎,又讲起虎头寨的事。

田刀疤对五爷屠杀无辜小孩一直耿耿于怀,五爷不但坏了虎头寨的规矩,还有要超越寨主的意思,碍于五爷是虎头寨的功臣,田刀疤没有对他处罚。五爷自个心里也有数,马贞贞的目的是要借田刀疤的手报仇。五爷几次都说,头,我们千万别着了她的道。田刀疤一脸的不高兴,你不相信你嫂子不是,我听说过你在虎子崖杀人的事。五爷不再说话,他知道与他出生入死的大哥已经不再相信他了。以前只要是田刀疤一句话,五爷不管是谁都会去拼命。端九龙帮的老窝时,虎头寨六十来人,拼到最后只剩下了六七人,五爷挥着大刀护在老大前面,把九龙帮几百人降服后一看,五爷身上挨了七八刀,田刀疤只受了点轻伤。想起那些往事,五爷不由伤怀起来,有个心腹出主意说干脆干掉老大,五爷既能得到心爱的女人,也可以掌管虎头寨。五爷做得到,但要他真正的下手却很难。

马贞贞当了二压寨夫人后,虎头寨的形势变成了男人在前打拼,女人在后策划的局面。田刀疤觉得也应该把寨子建强大起来,光靠打杀是没多大作用的,要有管理制度,马贞贞有这能力。五爷是何等头脑的人,怎么能让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所以他有了篡位的想法。在心腹的秘密安排下,五爷把握了一个机会,是在大夫人过寿那天在饭菜里下毒,让田刀疤一家全上西天。本来打算留马贞贞一条性命,天下女人多的是,做了山大王要抢百个都行。

到了大夫人过寿,虎头寨里一片欢歌笑语。田刀疤一边招呼外边来的黑道朋友,一边吩咐寨里的兄弟提高警惕,因为仇家很可能选择这个时候来报复。话说家贼难防,一点都不假,田刀疤怎么也想不到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会下毒手。酒过三巡,五爷吩咐上最后一道菜全家乐。这是事先安排好的,桌子上坐的大部份是田刀疤的家人,旁边的闲人也是黑道中有头有脸的人,毒死了以后还省点战争。可五爷没有看到这些人倒下去,却看到了自己和心腹站在田刀疤的后面对自己冷笑,他顿时什么都明白了。马贞贞早想到了五爷的阴谋,于是买通了五爷的心腹,并献计让五爷让当,钻进自己设的茏子里。田刀疤没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五爷,只要五爷一动,立马有几十支箭可以在他身上射几十个透明的洞。五爷知道完了,但他还是不死心的站起来向田刀疤敬酒,随即触动了手臂上的开关。飞刀飞了出去,却不是射向田刀疤的,而是射向马贞贞。没有人可以抵挡五爷的飞刀,算是两个田刀疤加起来也解救不了马贞贞的危机。马贞贞没动,并且一点都不惊慌,因为她知道有人一定能救她。果然,飞刀没剌进她的身体,是田刀疤扑了过来挡在她身前,飞刀直没他的后背。随着众人的惊讶声,五爷也倒在血泊中,身上插着几十根铁箭。最后是个悲惨的结局,虎头寨的头头死了,大将也身亡,马贞贞解散了喽罗,自己回到了榆山沟。

王麻子听得津津有味,最后是李长枪的婆娘吵着要睡觉,李长枪才断了话题。王麻子提着灯笼走出李家,哼着小调朝家走。这时大部份人家都熄了煤油灯,成家的人躺在被窝时做些该做的事,没成家的可能在抱着想快打仗的事。王麻子进了院子,听见有老鼠在被窝里打架,便拿着根棍子缩手缩脚的进了屋,嘴里在骂,日你娘的,赶跑到我的地盘上来。

第二天李长枪碰到了正从镇上赶回来的赵二狗。赶紧跑吧,快打仗了。李长枪叹了口气,看来王麻子说的不假,是得准备了。

榆山沟的每个人都把心弦拉得紧紧的,有人建议有虎子崖上设个调堡,鬼子来了给他一阵枪子。有人建议弄点炸药把虎子崖炸了,断了路鬼子不会进来了。王麻子说:日他妈的,和他们拼了。李长枪在一边叹气,这么多辈人都过下来了,落到我们这辈咋整这些事出来。赵二狗和几个青年在一边说在镇上看到要打仗保安团在准备的事,大体的和王麻子讲得差不多。赵二狗在一旁奚落,王麻子祖上留下的土枪,还没上好火药被鬼子打爬了。王麻子不服气,你有本事和我那杆枪斗斗。李长枪懒得理会这些年轻人,忙去找老一辈的商量对策。

一个月过去了,鬼子没打进榆山沟。王麻子背着土枪和一干年轻人跑到虎子崖口去看情况,回来说啥动静也没有,人们这才放松下肩膀,又下地里干活。李长枪一天都在叽咕,狗日的小日本,有本事打来啊,老子们不怕你。

                           2.王麻子成亲

肥水不流外人田。榆山沟一直保留着女不外嫁的习俗,不是不外嫁,而是外人一听是虎子崖里面的妹子吓破了胆。马贞贞的故事一直在方圆几十里世代传颂,有那个不怕死的敢进虎子崖,说不定那里面住着些土匪。兵荒马乱的时期,政府也不管榆山沟那一小块地,以前官府都不敢惹,现有的保安团能保住镇上的安定不错了,那还顾得上虎子崖的事。所以榆山沟的无论是大小事都不大经过政府,买子专门有一队青年去买,买衣服等家用的也专门有一队人马去买。形成这环境的原因是根本没人注视榆山沟的问题,其实里面的人活得跟原始人差不多。

榆山沟里外像一个汽酒瓶,虎子崖是瓶嘴,瓶子底部无通道,是一面石岩。奇怪的是在这个鸟不下蛋的地方被人们开辟了几百年,并都相安无事。沟底部有一条小河,是从后面的石崖中部流下来的,沟里的男女靠这条日晒不停雨下不涨的小河生活着。

王麻子又请陈媒婆到桂花家说亲,陈媒婆回来给王麻子回话,桂花家已经不计较看桂花屁股那件事,只要王麻子能拿出两百块现大洋,桂花是他的。

说起王麻子看桂花的那事,王麻子还真有点冤屈。两人本来打小无猜的,无奈天意弄人,桂花在小解的时候被王麻子看过正着,巧在旁边又有个姓赵的姑娘。桂花本不想追究,姓赵的姑娘转过背给桂花她爹打了报告,王麻子被李长枪扇了两巴掌。这事榆山沟里的人都清楚,王麻子是脸上长了些小点点,人也不坏,无父无母谁跟着都省事。可桂花她爹认那个死理,说王麻子爱使坏,几次媒人都被轰了出来。桂花姓李,一辈的都是姓李的,又不能嫁给堂兄堂弟,这事给耽搁下来。这次桂花她爹能同意还是靠桂花那张嘴给磨出来的,她说:我再不嫁出去没人要了,是不是要我上虎头寨去当强盗啊。

女大不由娘,桂花打小失去了娘,桂花爹当了二十三年的爹娘也想喘喘气,但他还是不放心把桂花交给王麻子,所以对媒人说要两百块的彩钱,实际上是替桂花作后路打算,万一王麻子以后对桂花不好,他可以把桂花接回来,有钱也不算赔本,桂花下半辈子的生活也过得去。

王麻子上那去弄两百块钱,除非去当土匪,像当年田刀疤那样有事有成。桂花红着找王麻子,我知道你没那么多钱,有个办法你可以试试。

果然,王麻子在榆山沟消失了半个月,之后把两百块大洋扔在桂花爹的桌子上道:我要娶桂花。桂花爹眼都冒出了光,接连的点头,可以可以,找个日子把桂花娶过门。王麻子却说:我不娶桂花过门,我到你家来。桂花爹当然是一百个同意,这样一来,屋子里不便热闹多了,以后养老还有保障,王麻子虽然人长丑了点,还是有本事的。的确,榆山沟能拿出两百块现大洋的没有第二个。

桂花爹选了个好日子,把榆山沟的老少都请上门,宣布王麻子正式成为李家女婿。好多亲戚都挖苦桂花爹,你能找到王麻子当女婿真是好事。李长枪却说:桂花他爹,有日子将过过算了,王麻子那小子没坏水,要不然桂花不会看上他。王麻子在一旁嘿嘿的笑,脸上的白粉掉了些下来,惹得赵二狗真大笑。王麻子你脸上抹的啥东西,是不是石灰啊。王麻子不气,能娶到桂花做媳妇有再大的气他都能忍。

晚上桂花爹在院子里走来走去,是怕女儿怎么的。弄得王麻子没法和桂花做那事,桂花开门气呼呼的说:爹,你还让人睡觉不,你不困我们困。桂花爹一脸的难堪,睡,我这睡。心里在想着桂花这是长大了,是该成家了。

王麻子的两百块大洋从哪来的,那天桂花出的主意是让王麻子上虎头寨去找,因为她从老爹那里听说了曾祖在虎头寨的故事,她认为虎头寨一定还有宝,只是榆山沟的人怕进虎头寨。王麻子开始有些怕,后来经不起桂花的央求和怂恿,便一个人上了虎头寨。功夫不负有心人,王麻子在虎头寨的山洞里找到了些古董,拿到镇上的当行里当了两百块。实际上王麻子所找到的每一件东西都不只值两百块大洋,因为虎头寨当时抢夺的大多数物品都是来自于官宦。

桂花问王麻子,你上虎头寨不怕?王麻子笑嘻嘻的,开始有点怕,那有什么鬼,我第一天找到东西的,我怕你爹怀疑我是抢来的,我在镇上呆了半个月。桂花搂着王麻子的脖子说:原来你不傻。王麻子摸着桂花的屁股,心里甜兹兹的。

                         3.桂花爹的死

战争其实早爆发了,日本鬼子早进了北平,只是榆山沟里的人不知道罢了。望牛镇上的保安团并不有出动,像赵二狗说的那样,去了也只是挨枪子的份。望牛镇上来了很多逃亡的人,镇上还专门把原来的猪场腾了出来,挂了个外来人口住宅区的牌子。

这些事是李长枪到镇上买子时看到的,狗日的打进来了,要准备了。王麻子在一边问,叔咱还买子不。李长枪一咬牙,买,要不等着饿死不成。叔侄俩匆忙的买了几大袋玉米,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王麻子一进门嗓,鬼子打进来了。桂花爹吓得脸都白了,愣在门口不敢出大气。真打进来了,桂花接下王麻子肩膀上的袋子。王麻子坐下来喝口水,夸张着说:你不知道,镇上成千上万的伤员,保安团的人全军覆没,我看虎子崖这回保不住了。

傍晚李长枪到王麻子家里找王麻子商量对策,桂花爹一脸的苍白,我说那些抽大烟的没用,现在好了老百姓也跟着受苦。桂花说:爹你别想那么多事,二叔不正在和王麻子商量着吗。桂花爹也没多说,回屋休息去了,没想到这一躺下起不来了。

第二麻子去叫老丈人时发现他不行了,桂花跑到阴阳先生家里请来了黄老爷,一阵呼风唤雨之后,桂花爹还是不见好转,最后还是桂花想得开,爹可能是要走了。

黄老爷念了半天,又撒了些米在桂花爹身上,他叹了口气,神仙也难救了。李长枪问王麻子,这是咱回事,昨个不是好好的?王麻子苦闷着脸,可能是被吓着的。桂花在一边开始哭了,李长枪和王麻子都过去看着奄奄一息的桂花爹,王麻子问:爹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桂花爹眯着爹眼睛看清楚是女婿后才小声的交待,那两百块大洋我放在床下的坛子里,你和桂花明儿带着走吧。王麻子眼睛里冒出了眼泪,爹,要走我们一起走,你走不动我着背你走,你这是害怕啥啊!

桂花爹还是走了,在中午太阳最火的时候落的气,榆山沟里的老老少少都来给他送行。王麻子和桂花说,要早点把后事处理好,要不然鬼子真来了怎么办。桂花只管点头,两眼里老里包不住泪,死了亲爹谁不哭。王麻子只叫人弄了几桌子菜,花了两块大洋买了陈家的棺材,太阳落坡时把老丈人送上了山。黄老爷乐呵呵的在前前后后转着,最后王麻子给了他一块大洋,说也算替桂花的爹做了法事。

李长枪还在和赵二狗说镇上的事,几个老辈的在一旁听着,大气都不敢出。李长枪满腔忧愁,这回要是打了进来,我们往那里跑。赵二狗想到了计策,要不我们上虎头寨,鬼子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黄老爷一脸的睡意,交待着王麻子一些事后回家了,像是打仗的事和他没关系。赵二狗指责黄老爷,一天弄些神鬼玩意,他咱不造个神仙来救我们呢?

王麻子收拾好屋子,叫大家晚上玩通宵,商量虎子崖的事。李长枪点着头,这也行,咱们榆山沟里几百人总不能干等着鬼子来收尸。于是榆山沟里能出力气的都留在了王麻子家的大院子里,讨论起如何对付鬼子进村的事。鸡叫二遍的时候李长枪宣布了几个商量的结果:一是炸掉虎子崖,断了进来的路鬼子找不到了。二是大伙各走各的,想往那走往那走。三是照赵二狗说的上虎头寨,弄些石头土枪的准备,鬼子来了打。结果是出来了,但榆山沟的老少爷们都拿不定主意选那条。王麻子站出来说:照我说,炸了虎子崖,反正我们不靠外面也能生活。

赵二狗第一个反对王麻子,我们以后穿衣服怎么办,火柴怎么办?倒不如各跑各的。老一点的不赞成赵二狗的说法,七老八十岁的还走不出虎子崖闭气了,一家老小的生活怎么办,祖宗几十代留下的基业也不要了,跑出去鬼子在外面等着呢。赵二狗说:我也不是说硬要逃跑。

桂花拿着冥纸叫王麻子一起去烧给老爹,王麻子一脸的不服气,跟着桂花上了山上。李长枪一伙仍旧没商量出个好的点子,最后没办法只好打走一步算一步,活一天算一天的算盘。

桂花在爹坟前哭:爹你命好苦啊,你没过完五十走了,你生前没穿过好衣裳死后当女的给你多拿钱来……

                      4.望牛镇的派员

望牛镇上的头头们正在十万火急的处理目前的危机,如组织民兵团,申请枪支弹药等等。也针对国内的情况给各个村发放了宣传资料,还派了专员对农民进行组织讲解。榆山沟原来也派了一个,被派的是个山东军人,他早听说了虎头寨的神话,所以他走到半路打道回了老家。后来有人报告上去,民政团又派了个叫杨昆的干部做榆山沟的派员,对农民进行为期十天的反抗培训和自生方式。

榆山沟里的人正愁得火上眉梢,谢天谢地政府在危难的时候能想起他们。杨昆到榆山沟的那天,沟里各家都拿出了好吃的摆在王麻子家前面的大坪子地上,然后请杨昆坐上座。李长枪带头把老少爷们站成了几排,然后开始介绍:这是政府派来的派员杨先生,他是来给我们拿主意的,我们要感谢政府,感谢杨先生。赵二狗带头喊好,下面一片好声。

杨昆站在桌子上说:乡亲们,鬼子打进来了,但我们不要怕,我们有的是人……

杨昆从早一直讲到晚,做饭的送了三餐,送水的挑了几担。王麻子底下问李长枪,政府有没有给我们发枪什么的?李长枪说看了宣传资料,上面没写给农民发枪。王麻子说:那我们拿什么抵抗日本鬼子,他们用的是能打好几颗子弹的家伙,我们两三根土枪还斗个屁。

李长枪带着杨昆挨家挨户的走访,杨昆每到一家都受到热情的接待。外面都传说榆山沟里有老虎,我看这里都是些热心的民众啊。杨昆很感叹,他决定往上级申请在榆山沟里成立保卫团,因为榆山沟地势险恶,只要死守能保全,他还打算把难民区迁到榆山沟,在虎子崖上建筑调堡。这个想法很快得到李长枪的支持,只要你带头,沟里的人都听话。

但杨昆却出了屁漏,他是个单身汉,工作忙得顾不上成家。进了王麻子家他愣眼了,一个天一个地,一个凤凰一个哈蟆,一个念头让他改变了这几天对榆山沟的想法。

桂花从来不和别的男人坐在一块,男女授手不亲是几千年传下的规定,任何人都改变不了,更何况是在女不出户的年代。恰恰人们的思想越老越被人玩弄,这杨昆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去过省城接触过不少人物,他一眼看出桂花嫁给王麻子并非出于自愿,而是社会所逼。在吃饭时杨昆故意摆出平常的样子,桂花嫂你也上桌来吃饭,男人在桌上女人在桌下,这是那门子规定,简直是对妇女的一侮辱。王麻子一边应承着,当官的不一样,桂花你上来坐。桂花真上桌子坐了,并且坐在杨昆旁边。王麻子没在意,人家是政府的派员,好好的跟人家学习学习。

等杨昆走后桂花问王麻子,你说这人和人咋不一样呢,你看杨派员人长得那么好,说起话来一句是一句,不知他成家了没。王麻子说:你管人家那些干啥。晚上桂花和王麻子做那事的时候总是心不在焉,大脑里满是杨昆的影子,弄得王麻子好生不高兴。这晚桂花还做了个梦,梦见杨昆带着她到了望牛镇,买了好多新衣裳。醒来后她看着睡得像死猪的王麻子,心里抱怨着自己的丈夫咋不是那个姓杨的呢,摊上在这山沟里过日子有多苦。但她又想已经有家了,不应该再去想那些事了,再说当初又是她自己愿意的,怨不得谁。

杨昆也是一夜没睡好,脑子里满是桂花那小媳妇的影子,他捉摸着要怎样才把她弄到手,上面明是叫干部们下来做什么派员,实际上是贬低干部们的身份,做得再好有什么用,鬼子一打进来还不是都逃命。人在于一时间的思想,说不定杨昆那一分钟的思考真的能救整个榆山沟里的几百条人命,但他完全被女人弄得晕头转向,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共产党员,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在杨昆第二次去王麻子家的时候,说出了一个决定,是要在沟里建成一个女子保卫小队,并且由桂花担任小队长。桂花高兴得一夜没睡着,也不管王麻子的要求,她觉得这个派员可能是改变她生活的救星,她没想到不忠是什么后果,没想到因为她的一念之差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女子保卫队正式成立了,正如杨昆所说,桂花当了小队长,她每天的任务是向杨昆汇报女子保卫队的训练情况。训练女人们的是李长枪,内容是给前线打仗的人送饭送水等课程,其实李长枪自己都不懂那些战事,只是照杨昆交待的去做。王麻子开始几天还跟在女人们的屁股后面转来转去,后来干脆自个下地里干活去了,也不管婆娘会不会和别人发生什么事,他也想不到他的女人会和别人发生什么事。杨昆觉得机会来了,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偷偷的碰一下桂花的手,桂花不但没害羞反而抛来媚眼,惹得他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在一天中午时,他趁女人们都回家收稻谷的时候把桂按在了草垛里——

有个叫李香的女人看出桂花有些不对劲,悄悄的去找王麻子,王麻子不以为然,桂花是忙的,又是家里又里队上。晚上他要和桂花做那事,桂花不肯,我想睡觉,白天帮二叔的忙把东边地里的稻收完。王麻子心疼婆娘,也没强求。过后桂花很少和王麻子亲热了,还说些伤王麻子心的话。你没看看你长成什么样,一脸的麻雀点点,我嫁给你不知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王麻子还是不在意,他去找二叔发牢骚,桂花这几天老爱发脾气。李长枪是过来人,便叫家头的去做桂花的思想工作,他也听到一些不三不四的传闻。

事情坏在那些无知的人身上,在日本鬼子都打到家门口时,他们还在屋里偷情。桂花有身孕了,王麻子敢保证那孩子不是他的,因为他进桂花的门已经有一年多,要怀上早怀了。桂花越来越爆燥,你敢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你王麻子可真能忘恩负义,当年要不是我嫁给你,谁会嫁你这麻子。王麻子没法子,只好坐在门槛上喝杨昆送他的白酒。

望牛镇根本没把榆山沟的事当做事,他们很可能已经忘记了有一个派员在沟里面做工作,因为杨昆没和外界联系,而是愚弄着榆山沟善良的人们,在进行着他个人的欲望。在知道日本鬼子打到望牛镇边上的镇子的事时,杨昆已在榆山沟呆了三个月,他不但没给巴望着他的人们建立生存的保障,反而制造了伤风败俗的事。他怕人们久了会看出他的阴谋,便在一天夜里仓皇而逃。第二天桂花追到虎子崖边,杨昆早已不见人影。她跑上了虎头寨,王麻子跟在她后面,桂花,回去吧!桂花痴痴的看着虎子崖,嘴里喃喃自语:为什么要骗我,你为什么要骗我啊!王麻子在往前走一步,桂花已经站到了崖边上,王麻子,我对不起你,我被骗了,我没脸回去了。王麻子哭了,他大叫:桂花你回来,我不怪你。

桂花越走越到边,最后掉下了虎子崖。王麻子跪在崖边痛哭,声音穿过谷底,又飘上云宵。

                     5.虎头寨的破灭

很多人都怕面对现实,像榆山沟里的几百号人害怕日本人打进沟,然后端了他们的老巢。他们根本不会反抗,不会在自己的领土上设置一些拼搏或陷井,他们其实像一个百岁的老人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这一点是他们带有原始气味的性格造成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悲剧是自己本身的缺陷。如王麻子的婆娘桂花,明摆着一个好好的家庭不过日子,总想着美满的生活,她忘记了自己是谁,所以被杨昆玩弄于股掌之上。这不但显示出王麻子的无能也体现出整个榆山沟的人的思想有多退化和消极。

李长枪还是到望牛镇上去看了看情况,回来马上召开了群众大会,介绍了镇上的形势。鬼子的先头已经打到黄岗镇,可能再有两天的时间要朝这边进攻了,镇上的自卫队和保安团的人全部在望牛岭上准备着,只要鬼子一来使命的打,但能抵多久不知道了。

王麻子心灰意冷,狗日的来了和他们拼了。从桂花跳崖后王麻子一直意志消沉,地里的活也不干整天摆弄着土枪,说是要和鬼子一决生死。李长枪一脸的无奈,前几家跑出去又倒回来,说外面还没沟子里安全,李长枪一家才打消出逃的念头。赵二狗早和王麻子约好上虎头寨,弄些机关等鬼子来。这事李长枪一直反对,一是虎头寨风水不好经常闹鬼,黄老爷子看过说有妖气;二是没武器,光是几支土枪和弓箭顶个屁用。

王麻子说:总比等死好。好几个单身汉也跟着上了虎头寨,还像模像样的弄起个寨门,并在崖顶堆了些石头。通榆山沟的路是从虎子崖的中部,要经过一处半崖,路面只有马车般大,外面是深谷,只要顶上控制了瓶子口,外面的想进来进来不了,里面的想出去出去不了。原来虎头寨是因为这地势才得横行的,官府久攻不下还赔了不少生命。那天桂花也是从虎子崖最高的山顶往下跳的,下面深不可测,王麻子后来下到半谷连尸体都没找到。也是由于桂花是从虎子崖跳直去的原因,王麻子才不顾生死的要在虎头寨等鬼子来后一决生死,他始终认为桂花的死是鬼子逼的,他要找鬼子报仇。赵二狗支持王麻子,还在虎头寨原来的山洞里找出些生锈的马刀,说是要重振虎头寨的雄风。赵二狗的想法是对的,但如今不同往日,以前的黑道用的是真功夫,真刀实枪的干,现在社会发展了,用的是枪弹,一秒钟能结束一条或上百条生命。但榆山沟有力气的都认为反抗是唯一的出路,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在王麻子和赵二狗领导单身汉们上虎头崖不久,望牛镇被日本人占领。随着日军缴匪的范围扩大,虎头寨很快成了重要对象。带头的日军将帅叫本田一郎,是个专门挖掘中国古老文化财富的谗鬼,他对马贞贞的神话早有耳闻,在望牛镇还没成为日军的征战目标时,本田一郎说:一定要把望牛镇拿下。部下们当然不明白上司的意途,只好将大朝望牛镇进军,守在望牛岭上的保卫团和自卫队不到一个小时成了日军的俘虏。在听说了虎头寨有一伙反抗队伍后,本田一郎调遣了相当于两个连的队伍对虎头寨进行围缴,出奇的是第一批队伍没能把虎头寨拿下,反而死伤无数。本田一郎一怒之下,从另一战区调来一个团的兵力又对虎头寨进行攻打,因为他听说虎头寨上面有八路军的主力。

王麻子一伙侥幸能打败鬼子的第一批人马,完全靠的是石灰。他们等鬼子到颈口时从顶上往下撒石灰,下面的乱成一团,王麻子用土枪往下打,鬼子以为是八路军的,自乱了阵角还开枪伤了自己人,最后落荒而逃。赵二狗还捡了根长枪,一打一发子弹,高兴得他一连喝了两海碗白酒,谁知没喘过气来,到下午时开始吐血,第二天晚上闭上了眼睛。王麻子哭得像桂花死时的像子,众人都说王麻子重情重义,只要王麻子带头干,他们下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王麻子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站在众人面前发誓:不为二狗和桂花报仇,我王麻子不得好死。

攻打虎头寨那天,本田一郎指挥,他总结了上次受损的经验,先在一里外对虎头寨的顶部用大炮轰击,然后以一个机枪连作掩护其余沿路冲上虎头寨。一阵震天动地的炮火后,鬼子先锋冲上了虎头寨。王麻子开始带着众人躲进了山洞,最后山洞崩溃了,还压死了十几个人,他便带着众人又出来,准备用石灰故计重演。这时鬼子的先锋已经冲了上来,两方人马在虎子崖顶部交上了手。乡下人力气大,一个人顶城里人两个,但这次鬼子的军队成千上万,并且用的都是明晃晃的剌刀,王麻子一伙很快被鬼子一个一个的剌倒,王麻子最后倒时还咬着鬼子的耳朵,他的马刀镶在鬼子的肚皮上。

当本田一郎随着队伍到虎头寨时,不禁为王麻子一伙的垂死挣扎而敬佩,他脱下军帽说:中国人的意志很坚强,让人很敬仰,是他们不懂得怎样利用这份坚强的意志。榆山沟随后遭到鬼子小分队的血洗,男的被汽油烧死还被剌刀捅死,女的被关起来供他们的兽欲。李长枪在鬼子进沟那天带着几个汉子和鬼子拼了,他打倒俩个,最后背后被开了一枪,子弹直穿胸膛。

王麻子没死,只是力气用尽了晕了过去,他醒过来时鬼子的队伍已经撤离,一听沟子里的枪声,他知道乡亲们也完了。但王麻子没死心,他把地上的手榴弹子弹都用筐子捡了起来,并放虎子崖颈部的路上,在沟子里边一阵枪声过后,他点燃了重达几百斤的炸药,手榴弹沿着炸药爆了起来,虎子崖从上崩塌了下来,直没谷底。

王麻子最后在喊:桂花——我来了!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