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刘宗勇 • 正文

刘宗勇:最后的告白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谢文婷

最后的告白

 

 

病房里有三个人,一个是躺在床上的老男人,一个是坐在床边的老女人,一个是站着的小女人。空气中飘着沉默与死寂,像是病人临终前的预兆。

老男人是个局长。有权有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奔驰沙场几十年,贪污受贿从不犯,却受不了美色的诱惑,到头留下千古骂名。

老女人是老男人的妻子。未结婚前和老男人一起下过乡做过知青。那时候的她貌美如花,身后跟了很多仰慕者,但她只看得上他。一个风和日丽的夜晚,她把一切给了他。过后他说,我一辈子保护着你。

小女人是老男人的情人。她是个大学生,在一家公司里做公关,在未认识老男人前曾经有二十几个小伙子给她送过玫瑰。一次应酬中,她认识了他,一个半截入土的男人,一个冰清玉洁的青春女子,相见恨晚。

老女人一直不知道他有一个情人,算打死她也不信,因为别人她可以不信,但她信得过与自己山盟海誓的丈夫。直到后来他生病了,小女人来找她。

老男人不想回家,他怕妻子知道事实后伤心,所以当他拿到晚期肝癌通知书时他决定瞒着妻子。

小女人不图钱也不图权,也不叫他对她负责。她从他口袋里摸出那张通知书时,没有高兴也没有悲伤。她让他住在她的房子里,每天给他做饭,买药。直到得知他的妻子要登寻人启事时,她才找上了门。

老女人一下变得像个十天没睡觉的老太婆,但她还是问,他好吗?

小女人也很木讷,像做了小偷被当场抓住。她尴尬地说,医生说他只能过完这个礼拜天,他表面不想见你,梦里却在叫你的名字。

老女人做了下深呼吸,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小女人一声叹息,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电闪雷鸣的夜里,老男人快不行了,他用最后一丝气说,我想见见她。

小女人下了床,先给他喂了几片药,然后给医院打电话,随后又给他的妻子打电话。做完这些,小女人如释重担般坐在沙发上,欣赏着窗外的狂风暴雨。

老男人抓着老女人的手说,我对不起你。

老女人只是哭,一切事物对她而言都不重要,她只要他能好。

但老男人却走了,白白的房间里仿佛只剩下两个女人。

老女人说,他的一切你都可以拿走。

小女人笑笑,面无表情地说,我和他只是为了报恩,他把我爸从牢里救了出来,我爸死时说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报答他,并要我嫁给他,但他已经结了婚。过了一会她又说,我该走了。

老男人的脸上仿佛有羞愧的表情,也许他觉得对不起妻子,更对不起朋友。

小女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女人望着丈夫的脸,露出了少女般的微笑。

过了一夜,雨已经停了下来,天空一片晴朗。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