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刘宗勇 • 正文

刘宗勇:我在虹桥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谢剑萍

我在虹桥

 

 

腊月的寒风盘旋在,我又到了虹桥。正如我在赞叹虹桥悠久文化历史的文字,川流不息的高速工路、眼花缭乱的大街小巷、酥软浓香的雪白年糕……繁华的韵味寄在眼前的什物什景上,只是这个季节的气色绞拌着凛烈的蒙蒙细雨,有点像一个年轻人在短暂的岁月里变得迟钝衰退。是这叛逆而激奋的感觉,让我又覆彻在虹桥的小石桥上,徘徊着、思索着。

这里的一切都是诱人的,庞大的新华书店,百类超市,朝奉的林荫小道——我的朋友却要离开了,原本我也应该分享他与家人团圆的幸福气焰,却被暗然的寒风吹走了,只剩下孤独的问候在空旷的四野荡漾。因为这位朋友又是恩人,我的很多都是出自他的细琢,他还把我从大山里激了出来替代他的位置。友情和感激应该在风里化成了怡人的芳香,伴随着我们健康的生活,彼此都在小憩中沉默想念。然而,我只能是在心中默默下一粒祝福的子,在嫩芽成长的岁月里祈求我们都得到快乐。

从河淇到文化站,穿过密集的住宅区小道、宽阔的田野、厂区,再走过一短夹着高速的街市,几经曲折才能抵达。我是在每天冰冷的晨曦中骑着破旧的自行车走过这样一截路,气喘吁吁的打开办公室那把漆黑的大锁。这时的虹桥早已拉开疯狂的嗓门,在寒风中喧哗开来;汽车破涩的喇叭声、冲床沉重的冲击声、早点房洪亮的吆喝声、校园里整齐的朗读声、电话急促的节奏声……鸟瞰过这一切带着冷气的热闹,冲上一杯热茶,便开始了一天繁锁的工作。

背着照像机在社会中捕捉人间万象形的材料,本是我在企业工作多年来的梦想,而今这一热切却在血液中长驻了,反而渗和着想念孩子的思绪一股脑儿的涌现在每个思索的角落。我不禁在举起像机时有了沉重的负感,也许源自领导严肃的表情,也许朋友的期望时时的呈现在那张铺着玻璃的办公桌上,透明而真切,夹着人们各式各样的语言和笑声,等待着寒冬腊月即来的剌骨绵绵细雨或厚厚的积雪。

习惯了这忙碌的声音,便不觉得虹桥的繁华不是寄予在大型机器的喧哗声中了,倒是这挤攘的市集和多姿的街巷更为舒畅迷人。来回奔驰的大巴载着的不再是牵肠挂肚的愁肠,而是外乡人逗留在虹桥美好的梦想,只要相隔千山万水的亲人相互牵连,理解,奋斗的精神会像春天正在发芽的小草那样,茂盛地崛起,迎来刮目相看,迎来几代人相诵的坎坷历史。

我好笑自己过于多心,对朋友的祝愿自然会在他坐在团圆桌时如蜡光般欣然升起,清馨的意识随时都在把我的肺腹清得一干二净,虹桥的上空飘荡着新鲜的气息,走过这片寒风,漾出内心广阔的世界,和着临来的春风,一片盎然。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