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时苒 • 正文

时苒:清秋圆明园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李雅文

清秋圆明园

文/时苒

(一)前言

北京的晚秋颇有些凉意了,让人觉得冬天要来,不想走的太远,但还认为如此天日又不适宜总在家里。

一个实在难得的悠闲午后,他忽然说要带我去圆明园。

出门打车,一会工夫,便到圆明园大门口了。剪票进入后,本是要相伴而行,但我忽然想换个方式,分头各自去游,提前约好时间、地点,然后我们再会合。这样一来,两个人也好各自静心,或感悟,或书写。于是,他先行,我而后,分头行动。

(二)绮春园

步入园林,始为绮春园。

绕过映入眼帘的古像雕塑,左手转弯便是层莲叠水处———槛碧亭。湖心上置一古亭,亭内摆放的字画还隐约可见,因是国庆期间,湖面上设有一搜多色混搭的龙舟,自是多出了不少喜庆,也挡不住多出了几分喧闹。湖内睡莲只是点点残红了,冷风吹来更是清萧满怀,不觉凉意顿起,而湖畔的垂柳仍是千娇百媚,上人心目,真个是,晚秋时,绿肥红瘦!午后阳光随风泻在我的身上,抚动我发丝,竟也撷去了几缕清香送往水上莲芯。鸟语虫鸣,远处柔柳轻偎拱桥,依稀有细碎流水声传来,周围一切越发安静了。

离开槛碧亭,踏过前方石拱桥,走往园林深处。陡然更觉清幽袭面,路旁的各姿垂柳郁郁葱葱,绿的肆意昂然,垂柳下有一石砌莲台,莲台处巧立一水缸,流水纵生似山泉,自缸内穿引至台池内,不得不暗叹造物者的别巨匠心。沿着石道一直往前,忽见满地荷叶,折而复叠,层层遮盖,不见池水。比起刚刚见过的几池柔弱睡莲,别有一翻景致了!

绕道而行,景色又转。只见有横竖土峦出现,峦坡上植有不知明的小树和成长整齐的小草,与路旁峦脚下的洋槐树相应成趣。脚下细径夹于这青峦间,通往远处,更显幽深了。想起古人诗里有“曲径通幽”的境界,便是如此了吧!继续前往,越过几峦,眼前又忽亮,几湾湖水盈绿,有老者于湖边垂钓,怡然自得,百卓不羡。此情此景,我几乎忘了自己是置身圆明园的一角,谁又会想到这静美安然深处,埋藏着怎样的痛苦劫难?这清朝几世修建的皇家园林又有多少过往的游客踏揽?果如佛家所云:“雁过寒潭而不留影,风过疏竹而不留声”吗?也许能留下来的,是人们对历史旧事的记忆,是国人世代的寒心和惋惜吧!

(三)西洋楼遗址 大水法

出了绮春园,正一路观光各处风景,他忽然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到了大水法会合地,我便急急往西洋楼遗址赶去。

进入西洋楼遗址园,所看到的,果然是传说中的废墟,所不同的是,这些废墟是被保护起来的。残埂断壁,零零星星,似乎能听到这美丽宫殿在烈火中哀鸣,在烈火中呼啸!乱石中,立起了一座座石碑,碑上文字记载着这些废墟的原貌和毁灭,让人心生寒冷和苍凉。身边一批批慕名而来的黄皮肤游客,纷纷涌上废墟为自己拍照留念,我的心底开始难受的纠结起来。正如他后来所说:“让人更加寒心的不是这满地废墟,而是那些踩到废墟上为自己无知拍照的人。”

小踱几步,终于走到大水法的遗址了。

大水法是清朝圆明园的代表性建筑,也是今天圆明园的殊标志。仰头望去,只见大水法正门的拱形柱,孤独的立在那里,似乎对自己伤残的躯体早已痛到麻木,四周如它一样,全是断裂的汉白玉大理石,足见昔日建筑的西洋风格,可以想象,它旧时的面貌该是何等辉煌、何等壮丽!

此时,夕阳渗透西方的天空,落日的余辉洒在这片片断石上,好象要将它们一并染上血红。小园尽头,挺拔高大的松树林随风传来涛涛不绝之声,这声音浩然而刚强,正如立誓要做百年千年的园林卫士。转身,回头,看到身旁一位法国男士,正对着大水法的石柱极度虔诚的弯腰鞠躬,我心头莫名的温暖和感动起来!好想给这位法国绅士一个深深的拥抱。

(四)暮色之园

后来,我在大水法附近的博物馆找到他,看到他时,他正认真看圆明园从繁盛到衰落的壁画。可惜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只好准备回家。

即将离开西洋楼遗址园时,发现大门口右侧有一处西洋建筑,只见建筑群中间有一个高大的汉白玉大理石亭子,亭子周围紧紧环绕着一道道一米多高的围墙,它们完好无损的挺立在园内,这是我们来游圆明园所见到的唯一一处完好建筑了。走近去看,透过黯淡的光线,隐约可见石碑上对于此处建筑的简介。原来,此处的道道低墙和中间高亭是清朝皇帝为观赏而建的西式小迷宫,名为“黄花阵”。每逢节日的晚上,会有很多宫娥手执莲灯,一起来竟向入迷宫破黄花阵,皇帝将在原处观赏此景,第一个破阵进入亭子的人能看到亭内盛开的莲花,而皇帝则有可能将莲花赐于入迷宫破阵的宫娥。

如此动人的故事,让我们都忍不住尝试一下这传说里的“黄花阵”。我们两个人素来对彼此都是不甘示弱,这等较量的机会,断不会错过。口令喊出,我们各自一角,同时进入了迷宫阵中。其实,迷宫里寻路,并不觉艰难,反倒心生惬意,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宫女嫔妃处处楚拥的帝王时代,月色里,我的步子竟格外轻盈起来,若此刻有风可乘,我想我一定会飞起来的!无须顾忌,我一路快乐欢笑。

不知是他故意输给我,还是我真的幸运,我先他很多步走出迷道,破阵进入道心石亭。对于和他下棋十局至少要输上八局的我,这次破阵能赢,心里着实高兴了一把。

我们带着破阵的小心情,彻底离开西洋小园。

回家的路上,园林处的地灯已经一一闪亮起来,抬头处,树上挂满了红灯笼,让晚色柔和了许多。园内的背景音乐也优雅轻起,熟悉的旋律让人听得出是一首西洋名曲,平日里听多了世界名曲,竟一时想不起这西洋曲的名字来,只觉得心底无限的柔软妩媚,蔓延开来。一对对恋人紧紧相牵,轻轻漫步。此时,我们姑且欢笑;此时,没有人会将园林的历史旧事和苦痛与自身联系在一起了。

(五)后记

走出圆明园大门,徜徉于北京繁华的夜晚街道,我们仍在讨论关于圆明园的话题。

他说过的一句话,至今让我记忆深刻,时时犹在耳边萦绕:“圆明园走到今天,也许废墟才是它最适合的生存方式。”

体验新版博客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