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诗歌反思一:好诗的标准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彭铮

好诗的标准

标准是个很牵强的东西。列成清单,有了束缚的意味儿。

想谈这个问题,来源于一次阅读《诗选刊》第一期卷首和“诗屋论坛”对于“好诗主义”的讨论。好诗还好,主义我还是避而远之。86诗歌大展之后,主义的风潮曾经沉寂很久。之后网络出现,很多邪气又开始滋生。在今天,主义已经很难成为一个群体的共同的试验方向,毕竟写作已经进入到一个很个人的时期。何况86大展中又有那么多的“李鬼式”临时演员出现在了舞台上。而把“好诗”定为主义,进而作为一近乎宗教式的崇拜。有其合理一面,但却大而无当。

关于好诗,关于标准,我们还是应该从自身出发。认知的不同,自然标准也不同。站得越高,自然看得更远。所以标准只能是自个儿的事情,这样说来,我又将“标准”进一步窄化了,让标准多少类似于“诗观”了。徐江在《我的反诗观》中提出:“已经很讨厌写所谓的‘诗观’了。因为每个阶段写的,似乎都不一样。而每个阶段的‘不一样’,似乎又始终围绕着一个不变的原点。这样,说出‘诗观’,变成了一个复杂的事:第一句说完,马上会跟出第二、三句,说出的句子越多,离写作的真理会越发渺茫。”

标准不也如此,阶段、层级的不同,认知也随之更新。认识会上升,正如你不会永远站在一个战壕里阻击敌人。你要前进,你还要面对无限江山,广阔空间。可是你占据的,也许明天你会远离。

当然诗人大多都是有原则的,都有各自承认的一个取向。

我的认识很简单:

保持汉语之美。诗歌不应该承载太多,但是不是确定不再承载。作为汉语一个重要的组成成分,诗歌的语言必然是要保持人们对他的敬重。所以谢冕老先生说不是谁都可以写诗歌是有道理的。

追求汉语的内在韵致。似乎着这和第一条有些重复,实则两者是近于形式要求与内在要求的关系。口语抑或其他,都要挖掘汉语的内在潜质。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民族的,是骨子里的,来自母体的,是与生俱来的,是你无法割舍。北岛、杨炼漂泊多年,还是从自身的语言上去寻求路径。

表达。这不用废话的内容,让很多人丧失了自己。

要有力,让人哭笑,苦痛,爱恨,情仇。深入骨髓。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