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为什么有那么多诗人非正常死亡?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林立

中国当代非正常死亡诗人名单

惊悉诗人吾同树于家中自缢身亡,我不免黯然神伤,又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如流星一闪而没,随着被遗忘。世界依旧滚滚向前,诗人之死如石沉大海,不会有半点回响。然而,自1987年至今,21年时间,却已有21位诗人非正常死亡,这个绝望的名单,有些长。

诗人蝌蚪(1954-1987),女,原名陈洋,1987年3月的一天,在寓所用刀割断了大腿静脉,结束了人生。

诗人海子(1964-1989),原名查海生,1964年5月生于安徽怀宁查湾,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

诗人骆一禾(1961-1989),1961年2月6日出生,1989 年5月31日因突发性脑血管破裂大面积出血而死。

诗人方向(1962-1990),1962年10月出生于浙江淳安县,1990年10月19日服毒自杀。

诗人三毛(1943-1991),女,本名陈平,1943年3月26日生于四川重庆。1991年1月4日清晨自缢而亡。

诗人戈麦(1967-1991),原名褚福军,1967年生于黑龙江省萝北县。1991年9月24日自沉于北京万泉河。

诗人顾城(1956-1993),1956年9月24日出生于北京。1993年10月8日在激流岛自缢身亡。

诗人谢烨(1958-1993),女,原名张红。1958年7月4日生于北京。1993年10月8日被顾城误伤致死。

诗人林耀德(1962-1995),台湾诗人,1962年生于福建省同安县,1995年病逝。

诗人胡宽(1952-1996),1952年生于西安,1995年因哮喘病去世。

诗人麦可(1971-1996),本名刘永权,生于1971年,1996年12月6日因病在哈尔滨去世。

诗人阿橹(?-1997),1997年因杀人罪被判死刑。

诗人昌耀(1936-2000),原名王昌耀,湖南省桃源县人,2000年3月23日,在肺癌的折磨中跳楼自杀。

诗人宇龙(1965-2002),原名杨垠祖,祖籍湖北天门。2002年1月20日晚,在广州,被歹徒暴打致死。

诗人崔澍(1980-2003),1980年生,祖籍河南商丘。2003年9月6日早上8点29分在郑州因病去世。

诗人谌烟(1984-2004),女,原名陈璐,1984年生于湖南衡阳,2004年6月3日晚23时左右服毒自杀。

诗人马骅(1972-2004),1972年生于天津,2004年6月20日因搭乘的吉普车落入悬崖下的澜沧江而遇难。

诗人杨春光(1956-2005),1956年出生于辽宁省盘山县,2005年9月因病去世。

诗人周建歧(1971-2005),1971年生于河北省滦南县,2005年11月11日下午6点,在家中自缢身亡。

诗人余地(1977-2007),本名余新进,1977年生于湖北宜都。2007年10月4日在家中割喉自杀。

诗人吾同树(1979-2008),本名曾桓开,1979年12月生,广东梅州人。2008年8月1日在家中自缢身亡。

(自扬子鳄诗歌论坛,作者:芦哲峰)

为什么有那么多诗人非正常死亡?

[这是一组整理的资料,使我从扬子鳄论坛上看到的。本来我是想上网看看体育新闻、插手邮件,本来我只是顺道到扬子鳄看看的,可是一切却突如其来。我本以为这是一条虚假的消息,人为伪造的,可惜不是。这是人命,不是什么无聊的行为艺术(至今我仍对某人自称“行为艺术”装死而颇为恼怒),不是虚假的造谣,而是我的一个朋友离开了人世,从此天任永隔。我和吾同树是很好的朋友,在“植物园”创办之初,他是参与者。他偏执,又富裕激情;他狂放,又不乏温情……我和他本也是有吵架到彼此惺惺相吸,再到后来我还和他做了一个不完整的访谈。我想那个访谈随着他的离开,也此停止吧!我只是希望他一切安好。]

这是谈及生命,不是嘲弄,或者哗众取宠。

写下这些文字,希望活着的人珍惜!

我想先引用自己关于死亡的一首诗歌:

一个人死了

一个人死了

让我赶不上他的速度

仿佛从水面上

擦过的石子

或者瓦砾

留下一些不大不小的波动

匆匆地

沉了下去

那么的轻

仿佛一片叶子的

沉沦

用不了多久

水面平静如初

我想死亡真得并不可怕,否则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诗人毫无畏惧的死去?这首诗也是写于一位诗人死去之后,我对这位诗人没有丝毫不敬的意思。只是面对死亡,我想追问关于死亡的意义。我知道这追问是毫无意义的。“用不了多久/水面平静如初”,我迟早是麻木起来的。

我曾认真地思考过诗人死亡的原因,我开始认为是敏感。诗人敏感的神经、不羁的灵魂让他们在世俗的压力下无所适从。海子是这样,周建岐是这样,余地是这样……但是我想这依然也仅是说辞。真正的诗人首先是热爱生活,他们应该贴近生活,在芜杂的生活里,他们才能展现他们自己金子般的质地。

加缪认为死亡是对荒谬的认识而造成的。同时他也认为,认识到荒谬的人(如他)藐视神明,仇恨死亡,对生活充满激情,这必然使他受到难以用言语尽述的非人折磨:他以自己的整个身心致力于一没有效果的事业。可是一部分诗人却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真是我们无法理解的。

当然非正常死亡的形式很多:犯罪被判刑,这应该是正常的,诗人也是人,千万不要把诗人妖魔化;出意外死亡,如宇龙,我想这和诗人的身份也是无法挂钩的;病史,已经有疾病引发的相关的死亡,类似的死亡,其他人群也大大存在啊;最为属于非正常死亡的是自杀了,从蝌蚪、海子、方向、三毛到今天的周建岐、余地、我的朋友吾同树,他们的死亡不是诗意,而是诗意。我只是希望一切很快过去,活着的人继续热爱生活。生活里没有什么不可解决的事情。如我在《荒谬之诗歌臆想》一文中所想到的:“荒谬的另一个极端是不是鲜活的生活?鲜活。我欣赏每一个时刻,只是因为都有我所爱。我对生活充满激情。”我们应该对生活满怀感激之情。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