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荒谬之诗歌臆想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王琳

最近着了加谬的道,眼前的世界俨然是一幅“荒谬”的模样。西西弗每天将石头推向山顶,是基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的。那个胡子拉碴、满身灰尘的老头,是否也满心疑惑?我想千万别让他有那么多想法,否则想多了,他会停下脚步,向山下跑来,冲向我们。那么随之而来的应该是他头上的那块巨石吧?让简单的人继续他简单的快乐吧,苦涩的继续他的思考。

加谬认为,认识到荒谬的人(如他)藐视神明,仇恨死亡,对生活充满激情,这必然使他受到难以用言语尽述的非人折磨:他以自己的整个身心致力于一没有效果的事业。你看加谬在自己年纪轻轻的时候,已经把荒谬在自己的书中被作为起点而提出的。他注定要遭受非人的折磨,因为他的努力做的也是类似于西西弗式的工作,无法谈及效果和意义。似乎诗歌写作业呈现这样一倾向。

诗人在自己的制造的壁垒里面壁,写出属于自己的言语,然后以为可以撼动世界。然而没有招来风、地震、海啸,甚至是稍微强烈一点的日光,还是要坚守。他浸淫在自己的臆想世界里,塑造女人、爱情、情人、孤独……当然属于思考的人还会摆出一幅高深的面孔,一幅阴郁的神色,好像自己真地致力于人世间最伟大的事业一般。我要承认,诗歌写作却是人世间最为伟大的事业之一。

还是继续回到荒谬吧?我们为什么不回去,我为什么要回去?回不回去都是为了解开这层迷雾。诗人是最为敏感的艺术家,胜过一切艺术家。从语言倒是形式,再到内容和生活,没有任何艺术可以和它攀比。敏感的人可以从这么多的方面去看待世界,世界的秘密也一点点悲捅破了。形成文字里的荒谬,世界的荒谬。所以我说诗是世界眼睛,东西一切。那么诗歌是否能拯救一切。恰恰相反,我说过“让简单的人继续他简单的快乐吧”,那么诗是去给这个世界添麻烦的。没事找事。诗人是截住西西弗,告诉他关于意义的一切内涵的人,然后让大石头砸死他的人.

诗人是截住西西弗的人,也是西西弗本身,因为砸死的是他自己。诗人“致力于一没有效果的事业”,独自怀揣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身边忘记了一切。尽管诗人看着生活,描写生活,却注定无法尽数生活。不过一批很善于伪装的人,批着羊皮站在诗人堆儿里,愤愤不平、看一切都不顺眼,还像谁都欠他钱一样,他离生活是遥远的。他不如去做简单的西西弗,因为他快乐,热爱自己的事业(推石头上山算吗?姑且这么说吧)。诗人对于荒谬的世界应该是更加爱惜,没有一块石头愿意让你在它的身上写满诅咒。荒谬的除了赠与诗人困苦,还赋予了诗人灵感。越是不平,才越应该走。荒谬的另一个极端是不是鲜活的生活?鲜活。我欣赏每一个时刻,只是因为都有我所爱。我对生活充满激情。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