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栏目
首页王彦明 • 正文

王彦明:那些从身体里溢出的静穆

发布时间:  浏览: 次  作者:苏旭

那些从身体里溢出的静穆

——我读郁颜的诗

郁颜的诗歌里藏有一层明亮的底色,让人对他有一阅读的期待。这明亮的写作来自作者内心的健康与阳光。当周遭的环境日渐浮躁,自己还能够保持一颗单纯的心灵,是极其可贵的,也是不那么容易的。我在郁颜的诗里,读到了这趋势。他写青春、恋爱、记忆、瓯江……,生活的点滴,都从骨子里透出他的安静。他把目光聚集在生活细小的环节中,默默地挖掘着属于自己的空间,然后小心翼翼的渗透进去,不紧不慢的接触本质。在这个环节上,他是优雅的、内敛的。当然这也还不是他的全部,他还有许多的变化,在丰富自己。

在诗歌的写作上,我一直赞成减法的写作。从生活中快节奏中,轻巧地捕捉极其有力的一点,用足气力进行完美的呈现。当然完美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我们在文字上应该尽可能的简省,做到不蔓不枝,只留下粗壮的枝条,呈现在读者面前。最早接触郁颜的诗的时候,我认为我们在写作上是有相同的地方的。不轻易放纵自己的感情,是郁颜的本事,这让他的诗歌显得沉静而内敛。例如他的《空旷》、《无题》和《逼近》等,几行文字便将人的孤寂,展现得淋漓。在这里他是惜墨的,他把本质留在了诗歌之中,去追求一近乎于“核”的表现方式。这文字的出现让我欣喜若狂。当然这写作,也是有把柄而为人所诟病的。曾经有位诗人认为,四行以内的诗歌是不可信赖的。我们都应该明白,不是说诗越长越好,有时候文字少些会更好了。郁颜的部分短诗,也还是有些随意了,让我们对他有更多的期待。

很多写作者,也都在追问写作的意义。其实这个话题,对于不同的写作会有不同的解释。在郁颜的诗歌写作中,呈现的是一自由,表达的自由,呈现的自由。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文字完全束缚。当然我们可以感觉到,他的部分作品还是有些牵绊的,诸如复制自我和重复别人。这不是一个年轻的写作者,一下子可以完全解决的了的。我最为看重的是,他在写作初期已经为自己找准了方向。他有自己的方式,并且很好的利用了自己的点,为自己打开了一扇诗歌的窗子,他为自己放进了活力、青春和阳光等外界因素,这多么幸福。我注意到郁颜把呈现作为了他诗歌的第一要义,他笔下的瓯江出现的次数最多,也最有魅力。对于瓯江的呈现,他是非常成功的。如以瓯江为题的《欧江》,为我们展现了宁静中的瓯江的动态一面,使画面鲜活起来,有了生气。这首诗作为他诗集的主打诗歌,我认为选择得非常好,因为它呈现了郁颜写作的全部秘密。

在郁颜近期的写作中,我还看到一美好的品质:平实。摒弃了华丽、时尚的词语,郁颜离生活越来越近,他的《玉岩》和《回信》也是我极其喜欢的,语言实在了许多,在表达上,却有了更大的力量。粗粝的感觉,是更大的力量,我希望郁颜可以认识到。在《回信》中,郁颜写道:“我是否已经把信件准确无误地/交给了绿色的邮筒/我总怕,写错了地址/写错了某个字,某个词语/总怕时光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踩住我白色的信件/我总怕,一封信要穿过/太多街道和路口,经过太多双手/不能毫发无损地/递交给对方。”这不是我们最为真实的感受吗?生活的写作,实在的写作,是的写作。花拳绣腿只能蒙骗小孩儿。

“我想伸手抚摸它,也想抚摸/岸边,那些从身体里溢出的静穆/带着我的体温和气味/像一条河一样流向另一条河”(摘自《岸边》)郁颜对诗歌是有想法的,他在努力向别人传递自己的“体温和气味”。而这“体温和气味”,我认为是他诗歌中的“静穆”,他的内敛和沉静。拥有这些,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无疑是幸福的。

(王彦明,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

80后最新新闻News

80后本地新闻Local

80后新闻排行Rank

返回栏目>>

80后之窗 © 版权所有 XML地图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9-2018 80后之窗版权所有80End.cn

80end既80后之窗于2006年9月12日由一群有责任感的80后青年共同发起建立,引导80后健康的成长,同时也改变80后现象在社会上的不良形象。